【私立女子学院】(1-8)




  颍川市,被一条落樱川分为南北两岸,在市郊有两个私立的女子学校隔岸相
对,在北岸的叫私立公平女子学院,坐落南岸的是私立热血女子高等学校。这里
周边非常荒芜,但是经济发展却使这两所女子贵族学校异常繁华,富人们无法教
育好的掌上明珠来到这里就会变成乖乖女,但贵族学校收费不菲,正因如此两所
学校每年对生源的争夺激烈异常,为此各施毒计互相暗算,表面安宁的校园里面
也暗藏许多不可告人的秘密。
               一、绑架案
  已经夜深,公平女子学院的宿舍,绫子的手机突然响起,里面传出了一个陌
生女子的声音:「你是绫子吗?嗯,听好了,你的情人小茜今天出来玩耍的时候
跑得有点远,晚上还独自一人在我们的地盘,我怕她有危险,所以现在请了回来
在我这里。你放心,她现在很安全。你现在带一万块现金过来我们学校外面的树
林,接她回去吧,千万要一个人来,如果我知道有其他人来或是你告诉条子了,
那我可不敢保证她的安全。」
  绫子的脑袋忽然轰的一声响,第一反应:她的室友小茜被绑架了,公平女子
学院的宿舍是两人一间的,绫子跟小茜住一个房间,两人是很好的朋友,今天晚
上小茜出去了就一直没有回来,开始她还以为小茜是回家了,现在看来是落入了
对面热血高校的帮派手上。
  绫子回答到:「你先让我听听她的声音。」
  对方冷笑:「好!把这个贱人抓紧点,让她尝尝我的绝户撩阴顶!」
  绫子刚想说:「你们不要!」电话里面传来一阵撕心裂肺的惨叫声,没错是
小茜的声音。
  绫子马上说:「妈的,你们不要打她,我马上拿钱过来。」
  绫子没多想,马上换上一件黑色衬衣,一条黑色紧身牛仔裤,再套上她专门
用于打架的长筒高跟皮靴,直奔学校的ATM取款机。取了款,绫子驾驶着她的
公主摩托车,独自一人驶向热血高校外的树林,绫子暗自发誓,要让对方付出代
价。
  来到热血高校外的树林,绫子与对方再次通了电话,原来树林边有一处废弃
的房屋,小茜就是被关在那里的楼上,绫子快步进了房子,冲上二楼,看到小茜
被绑住手脚,缩在一个角落里,她旁边站着两名女子。
  这两名女子,为首一名穿灰色针织衬衫,蓝色牛仔短裤,黑丝袜,三寸高白
色高跟鞋,高跟鞋有条带子绑住脚踝,手上还带着一副手套,她叫曾敏;另外一
名是她妹妹,叫曾慧,穿得极其性感,一件皮质艳红色吊带抹胸,下身穿一条短
得不能再短的蕾丝裙子,脚穿一双红色凉鞋,正坐在椅上抽着烟。
  绫子拿出一万块交给曾敏,说:「钱给你,马上放人。」
  曾敏不理会绫子,只顾自个数钱,绫子一看机会来了,突然飞起一脚,高跟
皮靴重重地踢在了曾敏裆部,曾敏马上睁大了眼睛,双手马上捂着裆部,手上的
钱撒了一地,这时她已经痛得说不出话来,绫子抓着曾敏的头发,再一个膝盖撞
在她脸上,把她撞得仰面倒地。
  绫子一击得手,余光扫到妹妹曾慧仍坐在椅子上,马上一个箭步冲过去,想
打她一个措手不及,但是曾慧忽然从椅子上一跃而起,唰的踹出一脚,绫子还没
来得及攻击,已经被曾慧的鞋跟重重踹了小腹一下,向后倒退了几步,腹部一阵
绞痛,让绫子无力的跪在地上,绫子抬头一看,曾慧已如幽灵般来到面前,抬脚
又是一脚踢在绫子两腿中间,绫子马上惨叫一声,在地上打滚。朦胧中她看到曾
慧的高跟凉鞋,鞋跟和鞋尖都泛着金色,这两下够绫子受的。曾慧一阵坏笑,接
着抓住绫子的一只皮靴拉起来,打算再往她裆部踩上一脚,但是她低估了绫子,
绫子还没失去战斗力,正当曾慧俯身还没站稳,绫子一脚踹在了曾慧的胸部,四
寸的鞋跟在曾慧的左胸咬了一口,曾慧痛得放开绫子的皮靴,捂着受伤的胸部,
绫子把脚收回,再次踹出,这次正中曾慧的胯下,曾慧那条蕾丝裙根本一点保护
作用都没有,被绫子的鞋跟长驱直入,与她的阴部来了个亲密接触,曾慧尖叫一
声,像堆烂泥一样摔倒在地上,痛得晕了过去。
  绫子解决了两姐妹,立刻过去解开小茜,扶她站起来,小茜今天穿一件粉红
色小西服,下面穿一条宝蓝色的刷白牛仔裤,白色露趾高跟鞋,被两姐妹折磨过,
衣服有点凌乱,绫子心疼地帮她整理衣服,忽然小茜尖叫一声,绫子还没弄清什
么事,忽然下身一阵剧痛,接着听到自己下面噗的一声闷响,再看到自己两腿中
间有一只白色的高跟鞋。原来是姐姐曾敏偷偷爬起来,从后面一脚偷袭。绫子痛
得差点站不稳,但是头发被曾敏拉住,头皮吃痛,绫子只好抓着曾敏的手,只听
曾敏喊了一句:绝户撩阴顶!绫子闭上眼,等待曾敏的膝盖向自己胯下招呼过来,
但听到曾敏哀嚎一声,被抓的头发也松开了。原来小茜看绫子被打,从绫子身后
唰的伸出一脚,鞋跟不偏不倚踹在了曾敏的裆部,曾敏吃痛后退,但是这一脚准
度不足,曾敏再次上前攻击,这时绫子在地上喘气,曾敏一巴掌刮向小茜,小茜
灵活地低头避过,然后一拳打中了曾敏的胸部,曾敏吃痛后退,小茜冲上前,连
续几拳击中了曾敏的胸部和腹部,打得曾敏大呼小叫,小茜再次一拳打向曾敏胸
部,但这次被曾敏一下子夹在腋下,然后一扭,小茜感觉手腕差点被扭断,大叫
起来,曾敏抓住小茜的头发,把她的后脑往墙上一撞,小茜被撞得眼冒金星,曾
敏嘴角狞笑,接着用鞋跟踩住小茜牛仔裤的裆部,往墙上用力碾动,小茜马上痛
得惨叫连连。
  听到小茜凄厉的惨叫声,绫子心如刀割,她挣扎爬起来,用尽力气一脚踢在
曾敏胯下,胯下被绫子的皮靴踢了一脚,曾敏马上放开了小茜,痛得跳来跳去。
  绫子从后面紧紧抱住曾敏,让她动惮不得,这时曾慧仍然昏迷不醒,小茜则
仍有战斗力,绫子叫小茜来教训一下曾敏。
  小茜看到这个状况,裆部的痛楚马上消除了一大半,她恨恨地说:「我操你
妈!小样,绝户撩阴顶?我也会!」说罢她扶着曾敏的双肩,用膝盖重重顶了她
的阴部一下,这一下威力强大,把曾敏整个人顶得离开地面,曾敏发出一阵阵嗷
嗷的叫声,低下了头。小茜仍不满足,她说:「贱人,我留点纪念给你,让你记
住以后不要惹我!」她退后两步,然后冲过来飞起一脚,高跟鞋的鞋面重重踢在
曾敏牛仔短裤的胯下位置,发出了噗的一声沉闷的巨响,绫子放开曾敏,让她跪
在地上,曾敏抱着胯下,跪在地上抽搐着。小茜抓住曾敏的头发,又是一膝盖撞
在她脸上,把曾敏撞得晕过去。
  此地不宜久留,她们立刻离开了那里,临走的时候,绫子用她那刀子般的高
跟皮靴,在两姐妹的阴部再次用力碾了几下,让她们从噩梦中醒来,惨叫之后又
再睡去。
              二、风纪主任
  私立公平女子学院教学楼的校长办公室,三名女子正在秘密商议。坐在办公
桌后面,大波浪枣红色头发,身材丰满的中年美妇人是现任公平学院的校长若兰,
三十三四岁的她腰上有了些赘肉但奶子却还坚挺,挤着她乳黄色的蕾丝衬衣。
  那条紧身黑色弹力西服裙紧裹着她丰满的臀部和略微隆起的小腹,裹着网眼
长袜的美腿跷着二郎腿。
  身材高挑,苗条而凸凹有致的教导主任雪华正在窗前踱来踱去。二十七八岁
年纪的她是若兰的军师和智囊,几乎所有的坏点子都是她的杰作。她双手架在纤
腰上,上身的黑色紧身西服敞开着,里面一对丰乳将雪白的丝绸衬衣挣得紧紧地,
下身紧身黑西裤衬出她健美的双腿,黑亮的高跟鞋在木地板上留下了「咔咔」
  的声响,披肩直长发衬着她的鹅蛋脸越发迷人。
  一袭红色长旗袍的是风纪主任高红,她是校长专门请回来治理校风纪律的,
直接向校长汇报。高红身材不是很高,但穿上高跟鞋也有一米七,此人不但身手
了得,而且心狠手辣,对待学生毫不留情,学生稍有不服即会召来她一阵拳脚。
  三人正在讨论最近学校的帮派情况,雪华说最近发现学校里面学生帮派现象
很明显,对其他学生造成了一定的威胁,这样下去会对学校的声誉造成不良影响。
  若兰问知道谁是领头人吗。
  雪华说,二年级的徐艳梅肯定知道,抓她来问一下就知道了。风纪主任高红
也点点头说,嗯,这个学生最近有点异常。高红接着说,这件事简单,包在我身
上。
  雪华有点不高兴,说:「现在的学生不好对付,你一个人应付得来吗?」
  高红不屑的说:「这点小事,办不好我立马走人。」
  高红独自来到徐艳梅的宿舍,首先看到徐艳梅的室友李晶晶,一个水灵灵的
女孩子,穿着一条粉红色的棉质短裤,一件薄薄的T恤,穿一双拖鞋。看到风纪
主任来,李晶晶吓得马上不敢吭声,房间里的徐艳梅好像要出去的样子,穿着一
件栗子色的单衫,一条浅蓝色紧身牛仔裤,一双露趾高跟鞋。高红对徐艳梅说:
「徐艳梅,你跟我到办公室来一下。」
  徐艳梅说:「有什么事在这里说吧,我有急事要出去。」
  高红冷冷地说:「叫你来就来,不要敬酒不喝喝罚酒!」
  徐艳梅面无表情地应道:「好吧。」
  等高红背过身去,徐艳梅忽然抡起晾衣服的衣叉向着高红的后脑勺挥过去,
但还没挥到一半,就被高红一个后踢踢中腹部,痛得扔掉了衣叉,捂着肚子。高
红欺身上来抓徐艳梅的头发,徐艳梅马上一招双龙出海,双拳打向高红,高红一
低头就避开了,顺势一个重拳击中徐艳梅的腹部,徐艳梅噗的吐出一口痰,立刻
蹲在地上,腹部的胃酸强烈涌向喉咙,整个喉咙好像火烧一样。高红冷笑着说:
「小妹妹你就这点功夫?」然后抓着徐艳梅的头发把她的头拉起来,又是一拳打
在她太阳穴,把徐艳梅打得眼冒金星。
  这时,一旁的李晶晶从后面抱住高红往后拉,哭着说:「高老师,别打了…
  …「
  徐艳梅虽然被凑得满地找牙,但是这一下她看到了反击的好机会,趁高红被
室友抱着,她猛抬膝盖,一记冲膝重重撞在了高红两腿中间的要害位置,高红的
旗袍下摆根本不能提供任何保护,立刻发出噢的一声惨叫,双手紧紧捂着要害位
置,痛得弯下腰。高红的这声惨叫把后面的李晶晶吓了一跳,吓得她马上放开了
高红。这时,徐艳梅又是一拳打在高红的腹部,高红再次闷哼一声,再次弯腰,
但这次她顺势一记后撩踢,高跟鞋不偏不倚地踢在了后面李晶晶的裆部,李晶晶
只穿了一条棉质短裤,那里受得住这一下重击,连叫都没叫一声就跪在地上蜷曲
成一团了。
  徐艳梅见室友被打,愤怒地一脚踢向高红胯下,距离太近,高红无法躲避,
硬吃了徐艳梅这一脚,幸好不是高跟鞋踢中,但是下身也痛得一阵阵麻痹,她马
上疾退几步,徐艳梅发了疯一样追过来,高跟鞋向着高红的要害飞踢而来。高红
毕竟是身经百战,看到徐艳梅破绽百出的攻击,毫不留情一记旋风腿,高跟鞋狠
狠扫中了徐艳梅的头部,徐艳梅立刻眼冒金星,噔噔倒退几步一屁股坐在一张椅
子上。高红一个箭步上来,高高抬起穿高跟鞋的脚就往徐艳梅两腿中间猛踩下去,
徐艳梅这时双脚叉开坐在椅上,哪里来得及闪躲,被高红的高跟鞋重重地踩中胯
下,痛得她啊的一声张大嘴巴,喉咙发出一阵阵哦哦的声音,恶毒的高红看到徐
艳梅被自己的高跟鞋紧紧地钉住了要害,她的脚稍稍收回一点,再次用力向前一
送,徐艳梅连人带椅被高红踹翻在地,徐艳梅马上捂着胯下,整个人缩成一团,
满地打滚,喉咙里发出的一阵阵惨叫声中夹杂着一些抽泣的哭声。
  高红得意地笑着说:「小妹妹,你不是很能打吗?站起来继续打啊!」
  徐艳梅这时双手仍紧紧按在裤裆里,痛得脸容扭曲,只是不断地摇头,嘴里
不断重复着:「不要打了,我去我去……」。
  高红收拾了徐艳梅之后,看了眼仍躺在地上的李晶晶,过去用高跟鞋也在她
的裤裆踩了一脚,李晶晶马上惨叫起来,高红冷冷地说:「这一下是教育你,以
后千万别多管闲事!」
  再说徐艳梅被带到校长办公室,一看到还有两个凶神恶煞的女人等着自己,
徐艳梅的后背直冒冷汗,大叫到:「喂,你们这是非法禁锢,我告诉你,体罚学
生是犯法的,我要告你们……」
  校长若兰眉头一皱,冲上来狠狠一脚踢在徐艳梅的胯下,徐艳梅被踢得整个
人飞了起来,像烂泥一样瘫倒在地上,立刻说不出话,痛得脸都白了。若兰很生
气:「你这个小飞女,告诉你,这是我的地盘,我说了算。」
  教导主任雪华连忙说:「校长,不用对这些人发火,免得伤了身体。这事交
给我行了。」
  然后她对着徐艳梅说:「你们的帮派叫什么?带头的是谁?」
  徐艳梅心里明白自己为何被抓来了,但是她表面还是装傻:「什么帮派?我
不知道你说什么?」
  话音刚落,雪华就用她那钉子般的高跟鞋猛跺在徐艳梅的阴部,用力碾着。
  徐艳梅毕竟是一个学生,哪里受得住这样的折磨,被雪华踩得一阵强烈咳嗽
干呕,痛得几乎要晕过去。但是雪华根本没有半点怜悯,抬起脚又踩了一下,徐
艳梅痛得全身僵直,当雪华第三次高高抬起高跟鞋的时候,徐艳梅彻底崩溃了,
马上一五一十地全部招出。
  「原来是她!我看也像!」雪华逼出了口供后,这次她主动请缨去抓拿这个
帮派带头人。
               三、凤凰社
  徐艳梅所说的这个人是三年级的学生林佩雯,但是在公平女子学院里,没哪
个学生敢直呼其名,大家都叫她雯子。据传闻她是市内一个黑帮凤凰社在公平女
子学院里面的负责人,这个社团名气不大,平常干得最多的就是收收保护费之类
的。
  循着徐艳梅提供的线索,雪华在体育馆后面的花园里找到了雯子。雯子今天
穿一件黑色针织上衣,包裹着她丰满的胸部,下面穿一条灰色的紧身牛仔长裙,
此时正倚靠在花园的栏杆上抽烟。雯子不算矮,一米六多的身材,但即使穿上一
双厚底的高跟皮靴,在雪华面前还是矮了一个头。
  雪华来到雯子面前,她知道附近可能还有对方的人,于是她一脸堆笑,柔声
说:「佩雯同学,校长有点事,想请您去商量一下。」心想,去到校长办公室再
慢慢炮制你。
  雯子也不是傻瓜,只是冷冷地说:「校长有事?那让校长来找我,我在这里
等她。」
  雪华的脸色立刻变得铁青,马上好像变了另一个人,唰的迅速一脚踹出,雪
华身高脚长,这一脚是快如闪电,而雯子被自己的紧身牛仔长裙影响了行动,看
到的时候已经躲闪不及,被雪华一脚命中要害位置,连身后的栏杆也被这一下的
力量撞得砰的一下巨响,受此重创,雯子痛得捂着裆部要害,半蹲靠在栏杆上。
  雪华冷笑几声,说:「怎么了,很痛吗?刚才还挺得瑟的嘛……」还没说完,
雪华发现有个人快速逼近,她知道九成是雯子的帮手,雪华马上摆出一副防御的
姿势,才看清来人是一个高挑的女生,穿着白T恤,浅蓝色牛仔长裤,脚蹬一双
高跟鞋,鞋跟足有10厘米。此女一言不发,上来就是一脚踹向雪华的下阴,雪
华一眼看出此女脚步浮浮,但看着尖锐的鞋跟照着自己阴部飞来,雪华丝毫不敢
怠慢,看准对方的来势,她稍稍退后一步,趁对方招式已老,双手紧紧抓住了踢
来的高跟鞋,紧接着,她转身就是一记后踢,重重踹在对方的大腿根部,「哇…
  …「对方马上痛得惨叫一声,单膝跪在地上。雪华明白这时不能有半点仁慈,
仍旧抓着对方的脚,又是一脚狠狠踢在对方的裆部,发出噗的一声闷响,她这才
放开对方的脚,任由她在地上惨叫打滚。
  忽然,雪华感觉裆部被人从身后狠狠踢了一脚,一阵剧痛从下身传来,痛得
弯腰下蹲,她估算着对方的位置,使出一记扫堂腿,身后的人应声倒地,双手摸
着被撞痛的脑袋呻吟着。此人是一个清秀的女生,穿黑衣服格子裙,脚穿一双长
筒的高跟皮靴,刚才雪华就是被这双皮靴踢中裆部。雪华迅速站起来,一记绝户
踏阴脚,高跟鞋直接奔对方的裆部下去,穿皮靴的女子被雪华结实地踩中裆部,
马上痛晕过去。
  解决了这两名帮手,雪华赶紧向四周环视,发现再没有雯子的帮手了,才放
心向雯子走去。雯子突然大叫一声向雪华扑了过来,抬起膝盖撞向雪华裆部,雪
华连忙用手一挡,向后退去,雯子迅速逼近,一拳打向雪华,雪华轻松避开,顺
势抓住雯子的手臂向她身后一扭,雯子痛得直叫唤,雪华放开雯子的手,一手勒
住她颈部,另一只手握拳,猛击在雯子的肾部,雯子被打得浑身疼痛,但是她也
是身经百战的,被雪华勒住,她抬起脚,用皮靴的鞋跟重重地踩在雪华的鞋面上,
雪华立刻痛得松开她,雯子接着脑袋向后一撞,刚好撞在比她高一头的雪华的喉
咙位置,雪华闷哼一声,双手捂着喉咙,一阵呼吸困难,雯子这时挣脱了雪华的
钳制,转身过来,用两只手指狠狠戳入了雪华的双眼,雪华连遭重击,捂着疼痛
的双眼弯腰低头,雯子双手按着雪华的双肩,牛仔裙裹着的膝盖就狠狠顶在了雪
华的裆部。
  「噢……」雪华终于知道雯子的厉害了,被雯子的膝盖顶中的裆部好像捱了
一下槌子一样,一阵让人窒息的痛楚迅速从下身传来,让雪华完全没了力气,但
雪华嘴上还是勉强挤出一句:「你好大胆子……居然敢打老师……」话声未落,
后面有人说了句「打的就是你」,原来穿浅蓝色牛仔裤的女子已经从地上爬了起
来,这时雯子立刻从后面紧紧抱住雪华,让穿牛仔裤的女子来招呼她,雪华只能
眼睁睁看着那只尖锐的高跟鞋向着自己的裆部飞来,一点反抗能力也没有,噗的
一声,又是一阵剧烈的痛楚,雪华挣开雯子,双手紧紧按着胯下,呜呜地哀嚎着,
牛仔裤女子并没有停下来,她拉开雪华捂裆的手,猛地把雪华拽过来,提膝猛顶
雪华下阴一下,雪华已经痛得不会说话,双手捂裆几乎要向前跌倒,牛仔裤女子
抓住她的头发,又是一膝盖撞在她脸上,雪华仰面倒地。这位平时作威作福的教
导主任,什么时候受过这样的痛楚,这时她也顾不上面子,连忙求饶:「大姐们,
我错了,求你们别打了,我保证以后再也不会来惹你们了。」
  雯子哈哈笑道:「这么快求饶了?你真是只母狗!」
  雪华怒道:「你!」
  雯子说:「我怎么了?」说罢抓着雪华的双脚抬起分开,接着用膝盖猛地跪
在雪华的裤裆里,「唔……」,雪华立刻痛得整个上身像弹弓一样弹了起来,双
手抓住雯子的牛仔裙想把雯子的膝盖挪开,一旁的牛仔裤女子冷不防一脚踹过来,
鞋跟踹在雪华脸上,雪华马上仰面倒地,但是裆部的痛楚仍然剧烈蔓延,她不断
摇着头说:「我是!我是!」雯子放开她,说:「回去跟校长说,有什么尽管来
找我,我在这等着她!」
              四、警花出更
  傍晚,一辆警车从市区飞驰而来,一个急刹车停在了公平学院的广场上,车
门打开,下来一个高挑美女,穿一条紧身长西裤,一件黑色西装,西装里面是一
件白色衬衣,衬衣的胸部位置高高凸起,掩盖不住丰满的身材,脚上穿着一双又
高又尖的黑色高跟鞋。她就是本市警局有名的美女警花王明丽,是校长若兰的同
学兼死党,若兰在这里只手遮天,全靠王明丽的保护伞。
  王明丽接到若兰的电话,听说学校出事了,赶忙连夜赶过来。一进校长办公
室,见到了郁闷的若兰,就问:「发生什么事了?」
  「闹大了,学校里有个帮派的头领,把我们的教导主任打伤了,人进了医院。」
  「具体谁干的知道吗?」
  「我们的教导主任被人救回来的时候,人已经昏迷过去了,当时发生了什么
事不太清楚,但我知道是谁干的。」
  王明丽眉头一皱,问:「伤势很严重吗?」
  「据医生说,大部分都是软组织受伤,基本集中在阴部。这些学生实在太凶
残了。」
  王明丽听到这里,很生气的说:「这些孩子实在无法无天,校长你放心,我
会把人带回来给你处理的。」
  其实,若兰在学校里到处都是眼线,又怎么会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呢,但是表
面上她要瞒着王明丽,此时她早已收到情报,雯子刚刚出了校门,此时在校外的
空地那边。
  王明丽得到了雯子的位置,就马上去空地那边找雯子了。王明丽独自来到公
平学院门外,在东面有一块空地,上面是一些残旧的健身设施,看样子早已荒废
多年。王明丽周围看了一下,没发现有女学生的踪影,正纳闷时,突然听到后面
有脚步声。
  王明丽警惕地回头一看,后面来了两名黄毛阿飞,明显是冲着自己而来的。
  为首一名黄毛嬉皮笑脸的说:「美女,这么晚了还不回家?不如陪两位帅哥
去玩玩,保证你说刺激又好玩。」
  王明丽知道碰到了两个流氓,这些场面她不是第一次遇到了,这些角色她当
然也不会放在眼内。她故作害怕,一边向后退,一边盯着前面的黄毛,估算着两
人之间的距离。后面的黄毛嬉皮笑脸的准备看戏,前面的黄毛则加快了速度追上
来,伸手要拉王明丽。王明丽一看,正是时候,黄毛的手还没碰到王明丽,就已
经被她那尖刀似的高跟鞋踢中了裆部。噢,黄毛凄厉的惨叫一声,捂着裆部跪在
地上,王明丽右脚高高抬起,脚后跟往下狠狠地砸在黄毛的脑袋上,这个黄毛立
刻口吐白沫,两眼翻白,倒在地上。
  后面的黄毛见同伴被面前这个女人踢中了男人最重要的地方,怒从中来,冲
上来对着王明丽就是一拳,王明丽一晃闪开了这一拳,顺势拉着他的手臂往前一
带,黄毛整个人就向着王明丽冲过来,等待着他的将是狠狠顶在裤裆里的膝盖。
  「呜呜……」黄毛乙也尝到了男人的最痛,这时也只能紧紧捂着裆部,浑身
没劲。王明丽再次唰的一脚,用尖锐的鞋跟踢中了黄毛另一个要害……喉咙,黄
毛被踢飞出去,摔在地上滑行了几米,他感到呼吸困难,双手捂着喉咙,已顾不
得裤裆的疼痛了。王明丽没有再折磨他,走上去,一个踏阴脚蹬在黄毛的裤裆里,
黄毛在惨烈的叫声中痛晕过去。
  王明丽轻松解决了两个黄毛,正想四处看看,忽然觉得颈部一紧,一条细线
勒住了自己的颈部,后面的人猛地收紧细线,王明丽马上感到一阵强烈的窒息感,
无法呼吸。后面的人力气很大,强行把王明丽往后拖,王明丽脚不着地,无法发
力反抗,直到被拉到一个铁马栏杆上,后面的人就躲在了栏杆下面,王明丽心想,
这次惨了,难道今天要栽在这里?
  本来这种情况,她也有办法反抗或者逃脱,但是对方很聪明的躲在了栏杆后
面去勒她,她就没有办法了。正当被勒得面红耳赤之际,王明丽看到前面又出现
了一个人,这是一名高挑的女子,她穿着一条浅蓝色牛仔裤,脚穿一双黑色高跟
鞋。王明丽看没看清对方的相貌,对方突然狠狠一脚踹在自己的裆部。砰!这一
脚势大力沉,身后的铁马栏杆也发出一声巨响,王明丽只觉得裆部一阵剧痛炸开,
虽然颈部被勒住,王明丽还是忍不住发出了一声惨叫:「啊……」。
  原来,从后面勒住王明丽的不是别人,正是雯子,她看到王明丽如此厉害,
趁她痛击黄毛的时候,偷偷从身后偷袭她。前面穿蓝色牛仔裤高跟鞋的就是上次
有份殴打教导主任雪华的女生,名叫柳蓉,此人虽然没学过什么功夫,但是胜在
身高腿长,而且出手非常狠辣,是雯子手下的头号打手。
  此时雯子松开了勒在王明丽颈上的细绳,王明丽才捂着喉咙,猛烈咳嗽着,
这时柳蓉再次上前,双手抓住王明丽的衣领,狠狠来了一个「绝户撩阴顶」。
  「呜呼……」王明丽再次哀嚎一声,刚刚吸入的空气又全部呼出体外,整个
人向前弯腰半蹲。剧痛中,她勉强地从牙缝挤出了几个字:「你们……好大胆!
  我……是警察。「
  雯子这时来到王明丽身后,今天她穿了一条两边开叉的及膝牛仔裙,一双白
色高跟凉鞋,她忽然说了一句:「给我乖乖躺下」,接着拦腰抱起王明丽,伸出
右脚的膝盖,让王明丽的女阴重重落在自己的膝盖上。
  「噢……呜呜……」连续几下攻击下阴要害,让这位训练有素的女警官,这
时也只有抱着下阴,在地上滚来滚去的份,完全失去了战斗力。
  就在女警官王明丽支持不住的时候,有个人飞快跑向空地这边。来人一袭红
色旗袍,正是风纪主任高红。原来校长不放心王明丽一个人出来,转念又叫了高
红来看看,可是已经来晚了。
  雯子和柳蓉都发现了高红,两人互相使了个眼色,准备左右夹击高红,这时
地上的王明丽忽然抓住柳蓉的双脚用力一扯,柳蓉冷不防被她拉得失去平衡,差
点摔个狗抢屎,但她双手一撑地,顺势一屁股坐在地上。恼羞成怒的柳蓉用她的
高跟鞋向仍旧躺在地上的王明丽的头部雨点般的踹下去,王明丽连忙用手抱着头
部,以免头部变成蜜蜂窝,手上则没少挨踹。柳蓉马上站起来,趁王明丽仍然抱
着头部,整个人骑在王明丽身上,左右开弓,巴掌向她脸上招呼。王明丽这几下
虽然仍处下风,但是为高红争取了宝贵的时间,雯子这时只能独自面对高红。
  再说雯子见高红迅速逼近,裙下踢出一脚,直取高红的旗袍裙里,可是高红
忽然飞起一脚,长腿笔直踹在雯子牛仔裙的裆部,雯子闷哼一声,捂着裆部无力
地跪下。高红上来就是一个双风灌耳,双掌拍在雯子耳朵上,雯子耳朵马上嗡嗡
直叫,非常痛苦地捂着头,高红右脚向后抬起,然后重重一脚踢在雯子的胯下。
  「噢!」雯子痛苦地倒在地上,紧紧捂着裆部,缩成一团。高红轻蔑地说:
「像你这样的三脚猫功夫,我一个打十个。」
  柳蓉刚站起来,看到雯子已经蜷成一个虾米倒在地上,大叫一声:「臭三八,
敢动我姐妹?」说着就向高红冲过去,高红看准柳蓉的来势,一个旋风腿扫向柳
蓉的脸,柳蓉其实并不是冲昏了头脑,身经百战的她感到面前一阵劲风袭来,急
忙蹲下,险啊!差点就被高红的高跟鞋在脸上划上一笔!在柳蓉蹲下的同时,她
一个勾拳,狠狠打在高红的旗袍下摆里!「啊……」高红发出了一声凄厉的惨叫,
异常痛苦的样子。原来柳蓉的中指上戴着一枚戒指,戒指上面镶嵌了一块坚硬的
宝石,这一拳击中的又是脆弱的下阴,造成的伤害可想而知。
  痛苦的高红张大嘴弯下腰,痛得无法言语。柳蓉抓着高红的衣领,一把把她
推到墙边,用膝盖向着高红的胯下疯狂地猛顶,一下又一下,高红想用手挡住,
但是根本无法完全阻挡柳蓉发了疯似的膝撞,阴部结实地捱了几下重击。高红痛
得只想蹲下,但是被柳蓉死死按住,结果下面又中了一个膝撞,痛得高红全身发
抖,她死命地推开柳蓉,把她推离一点,柳蓉顺势扣住高红的双手,伸脚猛踹,
可怜的高红又被柳蓉尖锐的鞋跟三次踹中了裆部要害,才整个人瘫在地上,剧烈
地干呕起来。
  柳蓉打倒了高红,一看警花王明丽刚刚从地上爬起来,她立刻上前飞起一脚。
  王明丽还没站稳,就被柳蓉尖刀一样的高跟鞋踢在胯下要害,马上捂着胯下,
低头弯腰。柳蓉抓住王明丽的头发,又用膝盖猛磕王明丽的脸,王明丽被她顶得
七荤八素的,她不顾脸上的痛楚,右拳一招灵蛇吐信,一拳就打在了柳蓉的腹部,
这一拳王明丽用足了力气,柳蓉被打得狂吐了一口血沫,马上放开王明丽,捂着
小腹,半蹲下去。王明丽上去,右手夹住柳蓉的颈,把她固定,然后猛抬膝盖,
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重重撞在柳蓉的胯下,这一下比柳蓉刚才的力度还要
大得多,柳蓉惨叫一声,捂着裆部满地打滚。王明丽刚才只是一时大意,这时出
手一点都不留情,柳蓉一个学生怎么吃得消女警的重击,这时斗志已经完全涣散
了。王明丽过去抓住柳蓉的双脚往上抬起分开,接着用她那改锥般的鞋跟,在柳
蓉的裆部猛跺了好几脚,柳蓉马上发出骇人的惨叫,然后就两眼一翻晕死过去了。
  王明丽这时看到雯子正偷偷向着学校的方向蹒跚逃跑,她马上追上去,一脚
踢在她裙底,雯子马上抱着胯下满地打滚。之后,她才叫了增援,把倒地不起的
两个黄毛抓回警察局,而雯子和柳蓉则被押到学校的风纪室。
  风纪室就是学校专门对付问题学生的刑房,雯子和柳蓉被关到里面,四肢分
开紧紧绑在柱子上面。很快,校长若兰就赶到了,她知道雯子被抓到的消息,自
然非常高兴。今天若兰穿着一套紫色的行政套装,显得很优雅,但是脚上却穿着
一双不太合称的黑亮高跟鞋,鞋跟足有四寸高。雯子看到若兰,知道这次惨了。
  若兰呸了一声:「林佩雯,居然敢在我的学校里面捣乱?今天就让我亲自来
教教你!」说完,抬脚对着雯子的牛仔裙裆部猛踹了几脚,每一脚都发出一声闷
响,相应的,雯子嘴里一次次发出惨烈的嚎叫。到最后,雯子叫到嘶哑了,只是
不住的重复着:「别打了,别打了,我知错了……」
  王明丽连忙劝开若兰,但是几下让雯子如此痛苦,她也觉得有点纳闷,可能
是雯子的阴部早已受伤,此时已不能再承受更多了。只有后面的高红最清楚,被
若兰的高跟鞋踢中那可不是开玩笑的,特别是她的鞋跟,那是全钢打造的。记得
应聘的时候,校长要求高红与她切磋比试一场,高红开始虽然不落下风,但是打
斗中一时大意被若兰的鞋跟踹了一下阴部,马上痛得认输,还足足痛了几天才恢
复。刚才这几下,一个女学生又怎么能承受得住,所以雯子马上求饶,只能答应
校长的要求。
  若兰的诡计就是让雯子回去,不论用什么方法,都要想办法把对面热血女子
高校的招生目标名单拿到,若兰还告诉雯子,最直接的方法,就是向热血女子高
校负责招生的老师艾莉拿,或者让她自己乖乖交出来。当然,雯子的悍将柳蓉则
只能留在风纪室多几天了。
              五、强夺名册
  上回说到雯子被校长要挟,必须到对面的热血女子高校拿到今年的招生名册,
雯子决定,在晚上潜入热血女子高校直接向负责招生的老师拿,为了确保对方
「愿意」交出来,她决定去请柳蓉的好姐妹佩仪帮忙。佩仪是学校健身队的队长,
力量和速度都一流,功夫不在柳蓉之下。雯子于是找到了佩仪,虽然佩仪不是凤
凰会成员,但为了救出柳蓉,佩仪很爽快地答应帮雯子的忙。
  夜幕降临,雯子和佩仪悄悄潜入了热血女子高校,为了尽量不引人注目,雯
子今天穿了一件白色T恤,一条浅蓝色的牛仔短裙,脚上穿着一双丝袜,丝袜拉
到膝盖处,下面是黑色的高跟鞋。佩仪则穿着黑色紧身背心,黑色紧身牛仔裤和
黑色的圆头高跟皮鞋,再戴上一顶帽子遮住脸部,夜色下旁人还看不清她的样子。
  由于两人都是学生模样,并没有引起旁人的注意,顺利潜入了学校的办公楼。
  根据校长若兰提供的情报,此时这个仍亮着灯光的房间就是热血女子高校的
招生办公室,负责招生的老师叫艾莉,她们要的招生名册自然就在她手里。
  办公室的铁门并没有锁上,只是木门关着,但这并没有难倒雯子,只花了几
秒钟,雯子就顺利弄开了木门,她们俩蹑手蹑脚地闪了进去,悄悄把门关上。房
间里面很宽敞,办公桌上背对大门坐着一名女子,身穿白色旗袍,旗袍长及脚踝,
开叉高至腰部,脚穿一双白色高跟鞋,尽显她的成熟和风骚,不用说她就是艾莉,
而这时她正专心研究着的极有可能就是她们所要的招生名册。
  雯子打算从后面突然偷袭,但是她的高跟鞋暴露了她,艾莉是何等的警觉,
即使雯子已经尽量控制鞋跟的响声,但是依然被艾莉发现了她。艾莉陡然站起来,
发现两个学生站在自己办公室里面,她喝问:「你们是哪个班的?这里是禁地,
你们俩好大胆子!」
  雯子和佩仪互相交换了一个眼色,一起往艾莉冲过去。佩仪叫道:「废话少
说,把招生名册交出来!」说着就作势要抢桌上的册子,艾莉连忙伸手去拿,佩
仪也不是省油的灯,忽然一脚踢向艾莉下身要害,眼看要踢中了,艾莉突然腾身
原地跳起,横着扫出一脚,避开佩仪的撩阴腿同时高跟鞋啪的踢在了佩仪的脸上,
佩仪噗的吐出一口血痰,捂着脸连忙退后。可是,艾莉落地的同时,雯子的脚也
阴险地奔她下身而来,艾莉刚一落地,雯子的高跟鞋也紧接着踢入她旗袍的下摆
里,艾莉娇喘了一声,捂着腹部靠在桌子上。雯子第二脚紧接着踹到,这次鞋跟
直取艾莉下身,艾莉低声喊了句「雕虫小技」,然后屁股一扭就避开了雯子的攻
击,雯子的鞋跟直接踹到桌子上,发出了砰的一声,此时雯子已是中门大开,被
艾莉一脚踢在小腹上,让雯子痛得低头弯腰,艾莉拉着雯子头发,顺势一个后踹
踢在雯子牛仔裙里,把雯子踹得整个人飞了出去,在地上打了几个滚,雯子的头
发被艾莉扯断了好一撮,一手捂着头皮一手捂着裆部,痛得直叫。
  在雯子和艾莉扭打的时候,佩仪迅速逼近,还没等艾莉反应过来,她一下子
扑上去,抱着艾莉的脖子,下面狠狠一个膝顶,正中艾莉下阴。艾莉「哎哟」叫
了一声,伸出尖锐的指甲,往佩仪的脸上直抓,把佩仪的头往后掰。佩仪忍着脸
上火辣辣的痛楚,紧紧抱着艾莉,再次猛顶其下阴几下,艾莉吃痛,猛力推开佩
仪,自己则捂着受伤的下阴,颓然地蹲在地上。佩仪把艾莉从地上拉起,从后面
紧紧抱住她,叫雯子来教训她。
  雯子仍旧捂着受伤的裆部,蹒跚着过来,首先狠狠赏了艾莉一巴掌,然后她
恶狠狠的说:「你这个风骚的臭婊子,我踢死你。」说着右脚往后抬起,用尽全
力踢向艾莉的下阴,刚踢到一半的时候,艾莉的脚已闪电般的踢出,鞋尖踢入了
雯子的裙子里。雯子马上哀嚎一声,捂着受伤的裆部,后退几步,痛楚难忍地在
原地跳来跳去。
  艾莉收回脚同时重重地用鞋跟踏在了佩仪的鞋头上,还用力地扭动几下,佩
仪突然感到脚趾上传来钻心的痛楚,痛得她脸容都扭曲了,眼泪直流,立刻扶着
桌子抱着脚尖直叫喊。艾莉头也不回就向前趴下,双手撑地,同时右脚从后向上
顺势一撩,一记凌厉的后撩踢正中了佩仪牛仔裤的下裆。佩仪整个人被踢得离开
地面几寸,然后重重摔在地上,抱着裆部缩成一团,惨叫连连。
  艾莉连看也没看她一眼,踏步向前一脚踢向雯子裆部,雯子才刚站稳,眼看
一脚踢来,连忙双手一挡,手指马上传来一阵剧痛,差点骨折。艾莉的连环脚再
次踢向同样的部位,雯子的手已经麻了,只好绷紧裙子,希望能挡一下,蓬的一
声,艾莉的脚面还是深深嵌入进去,雯子的裙子太短,对裆部没什么保护,强力
的冲击造成了剧烈的痛楚,雯子感觉一阵胸闷,几欲呕吐,然而还没等雯子可以
用手捂,艾莉第三脚已到,这次她用鞋尖踢在牛仔裙上面,接着鞋跟一送,从裙
底插了进去,蓬的一声,把雯子踹到墙上,这还没完,艾莉看雯子动惮不得,恶
毒地用鞋跟在裙底猛搅几下,雯子裙子里没有穿内裤,这几下让她发出哭天抢地
的惨叫!艾莉这才放开雯子,让她向烂泥一般倒在地上抽搐。
  艾莉回到佩仪身边,抓着她的双脚往上分开,一脚重重跺在她两腿中间,佩
仪马上发出一声惨叫,然而艾莉鞋跟的继续扭动才是噩梦的开始,艾莉一边扭动
高跟鞋,无情地践踏着佩仪的裤裆,一边问:「是谁派你们来的?有何目的?」
  佩仪这辈子都没尝过这样的痛楚,哪里忍受得住这样的折磨,马上招供:
「是…
  …公平学院的校长,她……她想要你们的招生手册~噢,不要踩我的妹妹了,
求你。「艾莉没想到是她,恨恨地说:」这个卑劣小人!「佩仪悲惨地成了她发
泄怒气的对象,艾莉用坚硬的鞋跟又在佩仪的裤裆上重重踩了几脚,佩仪尖叫着
蜷成一个虾米状。
  艾莉马上拿起电话准备叫人,却听到身后响起了高跟鞋的声音。她吓了一跳,
回头一看,屋子里多了一个女子,此女一身紧身黑色西服西裤,黑色尖头高跟鞋,
来者不是别人,正是王明丽。王明丽知道热血女子高校里面是藏龙卧虎,于是她
暗中跟着雯子两人来到热血女子高校,躲在暗处,当王明丽听到了佩仪和雯子的
惨叫声,她知道二人遇到了强劲的对手,于是马上跟着潜入了招生办公室。
  当看到办公室里面只有艾莉一人,王明丽也吃了一惊,两个心狠手辣的小太
妹,居然会栽在面前这个温顺驯良的老师手上。艾莉看到王明丽一身打扮,误以
为她是公平学院的老师,她咬牙切齿的说:「好啊,你们够大胆的,居然敢找上
门来!」说着就要打电话求援了,王明丽哪里容她有机会找帮手,马上一个箭步
上去,使出擒拿手,但艾莉打电话是假,引王明丽上钩才是真。王明丽一靠近,
艾莉唰唰踢出几记连环腿,直取王明丽的头胸腹部几大要害,王明丽一看已是躲
闪不及,连忙用手护着头部和胸部,勉强地挡住了踢向头部和胸部的两脚,可是
艾莉最后一脚已重重踹在了王明丽的腹部,王明丽噔噔后退两步,捂着小腹,一
阵干呕。艾莉攻势凌厉,长腿像鞭子一样,啪的又是一脚踢在王明丽脸上,王明
丽噗的吐出一口血沫,踉跄靠在墙上,眼看艾莉的高跟鞋就要往自己脸上戳过来,
王明丽连忙双手架在面前格挡,但艾莉这招是虚招,面对毫无招架的王明丽,艾
莉使出致命杀招——抬腿狠狠一脚踢向王明丽两腿中间,高跟鞋的尖头正中目标,
只听「当」的一声,艾莉感觉踢中了一块硬物。被踢中裆部要害的王明丽不但没
事,反而趁艾莉还没反应过来马上发起反击,说时迟那时快,王明丽把自己高跟
鞋的尖头送入了艾莉的下身,艾莉马上娇哼一声,双手紧紧捂着裆部跪倒在地,
痛得脸容扭曲。
  王明丽看着痛苦的艾莉,得意的说:「哈哈,幸好我今天戴上了护裆,艾老
师,我看你也是跆拳道的高手,怎么也使这些阴招?那我也只好奉陪咯,哈哈。」
  说罢,把艾莉拖起来,一拳打在她腹部,接着一个手刀劈在她颈上,艾莉此
时仍然双手紧紧捂着裆部,对王明丽的攻击毫无反抗能力,王明丽紧接着飞起一
脚,踢中了艾莉的肚子,艾莉向只断线的风筝飞了出去,重重摔在地上,嘴角渗
出鲜血,这一脚差点踢断了她的肠子,艾莉紧紧捂着肚子缩成一团。
  王明丽坐在艾莉旁边,掀起她的旗袍下摆,用尖锐的鞋跟对准了艾莉的下阴,
接着问:「艾老师,你应该知道我这次来的目的吧?」
  艾莉虚弱的回答道:「休想!」
  王明丽很可惜的发出啧啧的声音,忽然鞋跟一送,10厘米的鞋跟就深深陷
入了艾莉的内裤里,伴随着的是艾莉的尖声嚎叫,王明丽不断的用鞋跟在艾莉的
私处来来回回地抽插着,艾莉痛得快晕死过去,最后用微弱的几乎听不清的声音
颤抖着说:「你们拿去……就在桌子上……咳咳」
  王明丽这才拿起了桌子上的名册,收好,对艾莉说:「东西我早看到了,我
就是要你这个风骚的母狗跪地求饶,哈哈。」说着一脚踩在艾莉后脑上,艾莉马
上晕了过去。
              六、神秘转校生
  事情过去了一个星期,公平女子学院这天忽然来了一名转校生,据说她是一
名韩国学生,由于父母在这边各地到处做生意,所以转校也成了家常便饭。她叫
金美娜,被安排到二年级5班,当她出现在同学面前时,大家都立刻张大了嘴合
不拢,台下像炸开了锅,议论纷纷,只见站在台上自我介绍的是一名身材高挑的
女生,穿着一件白色小西服,一条蓝色紧身牛仔裤,尽显她的长腿曲线,肩上还
挎着一个爱马仕的包包,看上去简直就像韩剧里面的女明星,哪像是学生呀。
  「我叫金美娜,来自韩国,请大家多多指教。」金美娜居然会讲一口流利的
国语,大家更是哗声一片。
  女校里面八卦是传的最快的,金美娜的名声马上在学校里面传开了。一天,
金美娜刚刚下课正要回宿舍,经过比较偏僻的学校花园,忽然被两名女生截住了
去路。为首一名女子穿件白衬衣,外面套件皮夹克,穿着一条牛仔短裤,脚穿一
双板鞋,一看就不是好学生。她眼珠子狡黠地盯着金美娜,说:「嘿,新来的,
你知道这里的规矩吗?」
  金美娜冷冷的回到:「什么规矩?」
  飞女A回答:「这个学校里面很危险的,你乖乖交上保护费,我们保证你没
事。知道吗?」
  金美娜仍旧是冷冷地说:「死开一边!」
  飞女A被金美娜气的两眼通红:「臭三八,不给点颜色你看看不知道死活!」
  说罢一巴掌打向金美娜的脸上。只听一声清脆的啪声,紧接着是一声惨叫,
金美娜脸上多了一个巴掌印,而惨叫声则是从飞女A的嘴里发出的,原来飞女A
给了金美娜一个嘴巴子的同时,金美娜的长腿也踢中了飞女A的裤裆。金美娜今
天仍旧穿着白色小西服和蓝色牛仔裤,脚上穿一双高跟凉鞋,飞女A冷不防被她
的胫骨踢中了裆部要害,马上捂着裆部缓缓跪在地上,头也埋在地上,痛得直冒
冷汗。
  金美娜已经发现后面叉着腰看戏的飞女才是狠角色,所以一脚解决了前面的
飞女。后面飞女B看金美娜出脚如此狠毒,马上上来攻击她。飞女B穿着红色宽
松衬衣,一条白色牛仔裤,一双黑色高跟皮鞋,上来就是几记重拳,往金美娜脸
上招呼过来,金美娜一一用手挡开,飞女B盛怒中不顾一切,伸手要抓金美娜的
头发,金美娜一看,机会来了,横着扫出一记鞭腿,踢在飞女B的腰部,飞女B
被踢中了腰部,马上半边身麻痹,按着腰部一时动不了,被金美娜一把抓住头发,
几拳就往脸上招呼,飞女B一阵剧痛,立刻变了黑眼圈,原来金美娜食指上戴着
一只戒指,这几拳打得飞女B晕头转向,两眼发黑,捂着受伤的脸部。金美娜揪
着飞女B 的衣领,狠狠一记膝撞顶在她裤裆里,飞女B马上痛得满地打滚。
  金美娜回头一看,飞女A仍旧跪在地上没有恢复,她上去揪着头发把她的头
拉起来,接着高跟鞋往她裆部狠狠又踢了几脚,飞女A惨叫着痛晕过去。
  接下来的一周,金美娜过得平安无事,没遇到什么麻烦,但是她不知道,危
险已经悄悄逼近。两名被打的飞女,在外面找了一名高手,要找金美娜算账。趁
着一天晚上,金美娜在学校树林边走动的时候,这名高手出现了在她面前。只见
来人化着浓重的烟熏妆,金发披肩,穿一件皮外套,一条牛仔短裙下面两条长腿,
长腿套着黑色的渔网丝袜,脚上穿着一双及膝的高跟长靴。此女叫莎菲,是练女
子泰国拳的高手。
  金美娜一看到莎菲,就知道她绝对不是一个好惹的角色,所以还没等莎菲出
手,她的长腿已经挥动,一记撩阴腿偷袭莎菲。莎菲不退反进,一跃而起,金美
娜的撩阴腿踢到了空气,然而莎菲一记肘击,狠狠砸在金美娜的天灵盖上,好霸
道的泰拳招式!金美娜感觉头部好像捱了一锤子,痛得要爆炸一样,一阵天旋地
转。莎菲上前双手紧紧抱着金美娜的头,金美娜知道泰拳的膝顶非常霸道,所以
她迅速提膝,抢先顶中莎菲的下身,莎菲吃痛,退后一步,可是还没等金美娜使
出第二招,莎菲已经狠狠一记脚踹,鞋跟重重踹中了金美娜的小腹。
  「哦……」金美娜惨叫出声,小肚子一阵强烈的痉挛。她忍痛反踹出一脚,
鞋跟直取莎菲下身要害,被莎菲轻易抓住,接着用膝盖猛撞在她的膝盖关节上,
钻心的剧痛让金美娜再次惨叫起来。仍旧抓着金美娜的脚,莎菲又一记凶猛的前
踹,正中金美娜的胸部!
  「嗷噢……」金美娜吐出一口血痰。蹒跚退后,无力地靠在墙壁上。
  莎菲再次上前紧紧锁住金美娜的颈部,这时金美娜连遭痛击,已经无力再作
出反击了。莎菲在金美娜耳边细声说道:「遇到我,你就认命吧。」接着,莎菲
的膝盖犹如活塞一样,向着金美娜牛仔裤的裆部猛撞几下,金美娜痛得两腿紧紧
夹在一起,缓缓地跪在地上,已经说不出话来。她摸摸口袋里面,暗地按下一个
按钮,这是个通讯设备,通知她的保镖她有危险。
  莎菲继续对地上的金美娜拳打脚踢,金美娜只能勉强抵挡,直到一个穿着嫣
红长旗袍的女子出现在她们面前。莎菲马上放开金美娜,警惕地看着面前这个女
子,她穿一件长及脚踝的红旗袍,脚上一双红色高跟鞋,嘴唇泛着腥红的口红颜
色,她叫玫瑰,是金美娜的母亲请来保护她女儿的保镖。这时玫瑰也纹丝不动,
与莎菲就这样对峙着。
  地上的金美娜愤怒地叫嚷起来:「玫瑰,你在那发什么呆!快给我收拾这个
贱人!」
  玫瑰静静地说:「小姐,没有您的指令我是不会主动攻击的。您现在是要我
攻击她吗?」
  金美娜火大的说:「是,现在就去!」
  得到了金美娜的指令,玫瑰忽然飞起一脚,红色尖头高跟鞋直取莎菲的两腿
中间,莎菲还没反应过来,玫瑰的撩阴腿已经踢到,想躲是来不及了,只能伸手
去挡,可是玫瑰的脚实在来得太快,莎菲一犹豫,已经被玫瑰的鞋尖踢中了下阴
要害,痛得她惨叫一声,马上捂着裆部弯腰下蹲,玫瑰一抬脚,用鞋跟踢中莎菲
的下巴,莎菲又捂着下巴连连后退,可是玫瑰的速度实在太快,一闪身又到了莎
菲面前,莎菲这时空档尽露,玫瑰又是飞起一脚,从下面狠狠踢在莎菲裙子里。
  「啊……」莎菲发出嘶哑的惨叫声,再次痛苦地捂着裆部蹲下。玫瑰上前,
把莎菲的头紧紧环抱在腋下,然后几记凶狠的后撩阴,鞋跟狠狠地招呼了莎菲的
下身几下,莎菲立刻痛得连求饶的力气都没有了,捂着下身满地打滚起来。
  这时,金美娜过来抓住莎菲的两腿,然后狠狠用膝盖跪在她裙子里面,这下
重击的痛楚让莎菲马上晕了过去。
  金美娜仍然一瘸一拐,玫瑰只好送她到医院疗伤。
              七、社团战争
  上回讲到,金美娜虽然光荣负伤进了医院,但是校园里面关于金美娜单挑战
胜黑道泰拳高手的消息却不胫而走,一时间,大家对金美娜都另眼相看,这位家
境富裕、身材高挑、样子像明星同时又武功高强的女生到底是何方神圣?学校几
大武术社,包括柔道、空手道和跆拳道三大社团都抢着想让她加入,她们在学校
的论坛上吵得不可开交,互不相让,金美娜成了她们炙手可热的无价宝。后来,
一向强势的空手道社提出了一个解决办法,就是各个社团派出一名代表,在学校
的武道场比赛一场三向混战,最后胜出的社团就能拥有金美娜,其他两个社团自
己乖乖退出。柔道社和跆拳道社当然不甘示弱,双双答应了空手道社的提案,她
们还打算邀请金美娜到现场见证。金美娜接到了这个邀请真的是哭笑不得,让人
气愤的是这些社团居然把自己当做赌注抢来抢去的,还没问过自己的意见呢;好
笑的是,几大社团居然为了自己大打出手,金美娜虽然对这些社团兴趣不大,但
是她抱着凑热闹的心情,还是去了武道场,见识一下这些社团的实力。
  来到武道场,现场已经坐满了很多观众,都是来观看这场社团战争的。三个
社团的干部们早已安排了一个绝佳的位置给金美娜观赛。武道场上这时已经站着
两名选手,东北角有个大大的空手道社的横幅,由几个学生撑起,站着那个角落
的选手想必就是代表空手道社的吧。她是一名高挑的女生,穿着一件奇怪的服装,
那是一件皮质的类似旗袍的服装,两边的开叉一直高至腰部,露出修长的两条腿,
腿上穿着吊带的长筒丝袜,同时手上也戴着黑色的长筒手套,手腕处戴着两个钢
环,她的头发梳起两条辫子,目光非常锐利,最恐怖的是她居然穿着一双足有1
0厘米高的黑色漆皮高跟鞋,看上去极像是游戏里面的人物。旁边的人告诉金美
娜,这是空手道社的大师姐,除了社长之外的第一号人物,名字叫傲霜。
  东南角是跆拳道社的牌匾,站着的选手也是没有穿道服,只是穿着一件贴身
的红衣,下身穿一条超级短的牛仔热裤,两条细长的腿上穿着黑色的透明丝袜,
脚上穿一双尖头细跟的鲜红色高跟鞋!虽然她加入跆拳道社的时间不算最长的,
但是她却是跆拳道社的头号高手,名字叫博雅。
  西南角的柔道社的横幅很不起眼,这是选手走了出来,是一个比较细小的女
生,她穿一条牛仔裤,一件白色T恤,赤脚。这就是柔道社的小师妹芷珊,只是
观众们对她并不熟悉,所以对她的实力也是一无所知。这是芷珊看到了两名对手
的装束,她赶忙跑回更衣室,然后回来的时候,脚上穿上了一双黑色尖头高跟鞋。
  金美娜觉得很奇怪,为什么这些社团的选手都不穿自己社团的道服的?其他
人告诉她,因为这是拳脚到肉的实战,不是社团里面的练习。这时,一名主持人
宣布比赛规则,就是除了不能拿武器之外,没有其他规则。这也叫规则?金美娜
觉得很好笑,但转念一想,她们各自的规则都不一样,所以自然也就没有规则了。
  金美娜以前没看过这种三人赛,所以特别感兴趣。
  比赛开始,跆拳道社的博雅和柔道社的芷珊都同时警惕着空手道社的傲霜,
这也难怪,大家都知道,空手道社的实力是最强的,何况出场的是她们的大师姐。
  傲霜从容不迫,慢慢向着其他两人逼近,博雅和芷珊明显有点胆怯,围着傲
霜周旋,反而被傲霜逼得不自觉的往后退。最后,博雅和芷珊不期然走到了一起,
芷珊首先发现了旁边的博雅,她马上不再跟傲霜对峙,转而攻击博雅,她上前一
把搂住博雅,打算一个抱摔把博雅摔倒在地,博雅也不是吃素的,立刻压低重心
防止被芷珊摔倒在地。芷珊见没能摔倒她,迅速一转身照着博雅的裤裆就是一个
膝顶,博雅要害受创,啊的叫了一声,捂着裤裆蹲在地上,芷珊一击得手,又是
一抬膝盖撞在博雅脑袋上,把她撞飞出去。这时,芷珊感到一阵劲风从侧面袭至,
一只高跟鞋踢到,连忙伸手一格,原来是傲霜的长腿已经踢出,傲霜的旗袍开叉
极高,踢腿得心应手。刚才一脚攻击上段,接着一脚则是恶毒地往下身攻击,而
且来势凌厉,芷珊不慌不忙抬膝格挡,但傲霜比她更快,马上收起踢势,趁芷珊
来不及防范上面,她一记手刀劈中了芷珊的头部,坚硬的钢环重重砸在了芷珊的
脸上,当即砸得芷珊眼冒金星,捂着受创的头部蹒跚退后,这时傲霜才悠悠地上
前,狠狠抬脚踢中芷珊牛仔裤的裆部位置。「噢!」芷珊发出骇人的惨叫,立刻
捂着裆部要害,趴在地上缩成一团。傲霜丢下暂时站不起来的芷珊,转身看见博
雅刚刚从地上站起来,似乎仍旧有点痛。她慢慢想着博雅逼近,寻找进攻的机会,
博雅首先沉不住气,抬脚踢向傲霜两腿中间开叉处,傲霜轻蔑一笑,抬脚一挡,
博雅不幸踢中了傲霜的鞋跟,脚趾一阵剧痛,傲霜顺势用鞋跟向下一踩,鞋跟把
博雅的脚面钉在了地上,再用力一碾,「啊……」博雅痛得惨叫起来,被傲霜碾
过的脚面痛得让她直呼冷气。傲霜紧接着一脚踢入了博雅两腿中间,博雅立刻乖
乖跪下把头埋在两腿中间一动不动。
  这时,傲霜听到后面有声响,裙下一阵劲风,她急忙两脚一夹,刚好夹住了
芷珊从后偷袭的撩阴腿,她右手狠狠向后一甩,这次手腕上的钢环又是重重砸在
了芷珊脸上,芷珊马上仰面倒地,嘴角流出鲜血。傲霜冷笑道:「想偷袭我?你
太嫩了点!」接着一脚往芷珊两腿中间踩了下去,芷珊惨叫一声,咬着牙忽然一
脚往傲霜旗袍里反踹一脚,尖锐的鞋跟也不可小看。傲霜毫无防护的阴部受了这
一击,也痛得她眼前一黑,单手捂着裆部连连后退。这时她发现旁边的博雅也早
已站起,刚好自己退到了她身边,博雅早已等着她过来,高抬长腿一记砍踢往傲
霜后脑上砸下,傲霜躲闪不及结实捱了一脚,博雅的跆拳道练得炉火纯青,这一
脚是可以踢断木桩的,傲霜后脑受此重击,立刻一阵昏眩。博雅从后面紧紧扣住
傲霜的双手,招呼刚起来的芷珊二对一,先解决攻击力最强的傲霜。芷珊冲上去,
对着毫无反抗能力的傲霜,连续施展绝户撩阴顶,这简直就是街头小混混的干架,
哪是柔道的招式,但是这种攻击却异常有效,只消几下,已让傲霜痛得连连惨叫。
  正当芷珊再次作势准备最后给傲霜一下重击,这时博雅忽然从傲霜身后悄悄
踢出一脚,这一脚既非常隐蔽,又非常狠毒,刚好穿过了傲霜两腿中间,原来目
标直取芷珊的下阴要害。芷珊没想到这个短暂的联盟粉碎的如此之快,毫无防备
的被博雅坚硬的尖头高跟鞋踢中下阴,立刻痛得满地打滚,嘴里不住的哼哼着。
  博雅一击得手,转而对付傲霜。她放开傲霜的手,腾空而起,穿高跟鞋的脚
照着傲霜的头部连续踢出几脚,傲霜这时状态很不好,勉强用手挡住了一些,剩
下的通通往她头部招呼,傲霜已经有点神智迷糊了,这时博雅扯住了傲霜的辫子,
狠狠一个转身后踹,高跟鞋陷入了傲霜的阴部,傲霜马上一声不吭倒在地上,缩
成一团。
  博雅再一看,芷珊勉强从地上爬了起来,她看上去还是没能摆脱刚才被自己
尖头高跟鞋踢中要害的痛楚。于是博雅打算速战速决,上去继续攻击芷珊,没想
到芷珊也同时逼近,冷不防被芷珊拽住一个过肩摔摔了出去,幸好博雅平衡能力
特强,只见她双手一撑地,一个后空翻又站了起来,芷珊再次主动出击,上前伸
手想抓博雅施展她的枕技。博雅这次看准芷珊的来势,狠狠一个高踢腿,鞋底不
偏不倚踹在了芷珊脸上,芷珊惨叫一声,捂着脸,可以看到有血从指缝流出。博
雅毫不留情地再一脚踢在芷珊两腿中间,又是高跟鞋的尖头与下阴来了一个亲密
接触!「哦哦……」芷珊发出一阵哀嚎,跪在地上,马上认输:「不要打了,我
认输……」
  博雅看着躺在地上的傲霜,过去抓住她的双脚提起分开,问:「你们空手道
社认输了吗?」
  傲霜听到自己社团被羞辱,咬牙不吭声。
  博雅抬起高跟鞋,用那尖的像刀子般的鞋跟往傲霜下阴猛跺一阵,傲霜立刻
像疯了一样,浑身发抖,不断点头:「我认输,我认输……」
  就这样,博雅代表的跆拳道社赢得了比赛,也就赢得了奖品——金美娜。本
来金美娜对这些社团没什么兴趣,只是觉得不能让这些自己的粉丝失望。但是后
来在跆拳道社,金美娜却得到了一条她很感兴趣的情报,是什么呢?下集再讲。
              八、寻宝行动
  就这样,金美娜就糊里糊涂地加入了跆拳道社。第一次参加跆拳道社的新人
见面会,金美娜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