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的哥养狗记(非兽交)】(1-2)




  一直想养一条狗。
  我家平房。三间三十年前盖的大瓦房,面积很大。农村的地也不值钱。再说
三十年前盖房子房产局也不大管事。想盖多大都行。院子比房子面子还要大。后
来城市变大了。农村变成了城郊。虽然如此,我家仍地处偏僻。郊区最北头山脚
下。平时也没什么人来。
  大姐在上海闯出一片天地后就把爸妈接过去养老了。她想把我也带去。我回
绝了。到了上海不知道要干什么。我这个人没什么手艺。也没有好学历。去大城
市只能是干体力活。这还得看老板眼色。家里二十亩田够养活我了。我把地租给
了陈家。每年给我几千块钱。我再进城里开个出租车赚点。生活即悠闲又轻松。
  家里一直想给我说媒。相过几个姑娘都不合适。我喜欢的人家不喜欢我。女
方同意呢,我又觉得太难看。人生短短数十载。我可不想娶个黄脸婆了此一生。
  有需要了可以去叫鸡。虽然我从来没叫过。
  我想养条狗。纯种的德国黑背。价格太贵了。上次我经朋友介绍去了趟本地
武警。刚生出来的小仔要我五万六。还不许还价。我跟姐谈过。被她一口拒绝了。
  她倒是同意我养一条。但她的意见是买一条几百块的土狗。反正狗都一样。
  养大了能守家就成。
  这事儿成了我的一大心愿。朋友们都在谈女朋友,我心里却想狗。所有人都
笑话我。当然这不关我的事。我只想养狗。德国黑背。连狗链都买好了。等我攒
够钱就买。这些年省吃俭用的,也存了两万多。存到三万后我再去武警队看看。
  能不能砍价。
  开出租车这行业,什么人都能碰上。各种素质低下的很常见。这练就了我一
身打架的本事。面对无理取闹的,你得比人家更无理取闹。而且干的哥的都比较
团结。遇到人多的就用对讲机一喊,立马就有几十个兄弟拿铁棍赶过来。
  我白天开正规出租车公司的车。赚不了多少钱。到了晚上就开兄弟的黑出租。
  这个赚钱比较多。给朋友两百块钱就可以了。剩下都归我。车是破了点。但
顾客一般不在意。晚上有些地段拦车比较难。我就专门跑这些地方。
  那天刚跑完一对情侣,就遇到一个十七八岁的小姑娘上车。我通过后视镜一
看,长得很像日本人。话说这挺奇怪的。虽然都是东亚人种,但有些人一看就能
看出哪国的人。韩国的,日本的,中国的。当然这也分人。大部分人是不能凭外
貌分辨的。
  这个姑娘真的很漂亮。大眼睛小嘴,就是那种AV里常见的典型日本少女。
  秋天天气冷。小姑娘身上穿得比较多。但从手和大腿上看很细。身材应该不
错。
  我心里面想着,如果我有这样的女朋友,情愿不买狗。当然只是想想而已。
  这种极品女友哪里轮得到我这个黑的哥?
  「美女去哪儿啊?」
  「富——鬼——Hotel。」
  后面一句说的是蹩脚的英语。说的应该是富贵大酒店。本地唯一的四星级宾
馆。
  「外国人?」我一边启动车子问道。
  小姑娘没反应。
  「霓虹淫?」我试着问。小姑娘突然露出笑容拼命点头。从综艺节目中我早
就知道了。日本人表达情感时很夸张。让人不适应。
  还真是日本人。真是少见。我们这城市外国人很少。偶尔能看见韩国人。他
们在开发区有工厂。日本人真的是第一次见。富贵大酒店比较远。大概二十分钟
的路程。而且送完后可以直接回家。挺好。到了文明路的时候发现前面排了好长
一队车。我用对讲机问兄弟怎么回事。兄弟告诉我说前面水管爆了。他困在那里
过不去也出不来。听到这个我趁交警没空管我立马倒车。如果再等一会儿,我就
会被后面的堵上。到时候也会跟那兄弟一样困在这里。
  我回过头去指了指前面,再指地面,然后用手势告诉她水管爆了。小姑娘点
头。然后我再指着另一条路指了指,给她比划说我要绕过去。最后一指大酒店方
向说:「去HOTEL。」小姑娘用白嫩的小手比出OK手势。小姑娘挺伶俐的。
  看样子听懂了。
  这样的话只能从人民路过去再插进民生路。这样绕的路多点。但这两条主干
道很少堵车。只是红绿灯多些。车子开了七八分钟,发现前面又是一排长龙。
  「今天到底怎么回事,怎么到处都堵车?」兄弟们听了我的话也跟着报怨。
  没办法了。绕快环吧。虽然绕得太大,至少那里绝对不堵车。我回过头去给
了小姑娘抱歉的微笑。小姑娘立刻露出可爱的虎牙笑着说:「大伊交布。」
  这个我懂。就是没关系的意思。这么多的步兵骑兵片看过无数。也有了一定
的日语功底。上了快环后就好多了。我以110迈的速度奔跑。想快干完这趟活
好回家看于妈的神雕侠侣。包子脸小龙女我可稀罕得很。让我意外的事情发生了。
  当我想出快环时,发现前面正在施工。
  「WHATF……」我差点出口成脏。然后无奈地回头看了一眼小姑娘。
  那小姑娘已经乐了。用手捂着半边脸笑个不停。我很遗憾地看了一眼迎春北
路。本来从这里把她送回酒店,然后原路返回,就直接回家了。这回可得绕一段
才能回家。这个时候我突然有了一种邪恶的想法。这个想法一跳出来,我就再也
忍不住了。
  美女犬!
  干嘛养狗呢?干脆养个美女犬不是很好吗?因为日本AV太有名的关系,我
一看到日本女人就往这方面想。这是思维惯性。这个女孩很乖巧。如果我把她抓
回家里,把她驯养成一条美女犬会怎么样?说干就干。一看了看周围,然后若无
其事地直接调头,往回家的路上跑。
  女孩很安静,悠闲地看着窗外的风景。她的头发不太长,刚长到肩膀上面。
  这种发型是我最喜欢的。上初中的时候我暗恋的对象变是这种发型。只是很
快她就发现不对劲了。周围的高楼越来越少。景色变得荒凉。再傻的人也看得出
我在出城。小姑娘忐忑地拍了我肩膀轻声问:「斯密马森……叽哩咕噜……」我
指了指耳朵,表示听不懂。
  女孩明显感觉不对劲了。脸色变得惊恐。不安地左看右看。呵呵。车速这么
快,你有种跳下去我也认了。可惜这女孩没有这样的勇气。这也可以理解。对于
日本女人来讲,贞操什么的哪里比性命重要?最差的结局也不过是被强奸。如果
跳下去就生死未知了。看她这年纪不知道被干过多少次。日本女人比美国女人还
开放。我一个在美国的同学说,美国女孩一般十三岁以前就破了处。很少过十五
岁的。
  我家周围没有路灯。去年刚修的水泥路。村村通工程挺给力。国家水泥大概
没处扔了。这么远的地方就我家一户还给修。进了院子后我下车关了大铁门。整
个院子就成了密闭的环境。墙修得高主要是为了防贼。郊区治安不太好。我家房
子修得又大。遭贼也不是一次两次了。当然大部分贼都是失望而归。
  家当少归少,时不时地丢个电视机什么的也挺烦人。所以自己买了砖头。没
事儿的时候砌一点。现在就成这个样子了。上面插一些玻璃碎块,这就是非常有
效的防盗墙。
  关上大门后我往车子里一瞅,见女孩缩在另一边,眼睛里充满了恐惧。这也
难怪。人生地不熟的。她一小姑娘被我拉到这黑咕隆咚的乡下。如果这都不害怕,
我得怀疑这货是不是贞子缠身。我一拉车门,发现她从里面锁了。我心里一乐,
掏出钥匙把门开了。
  「来,听话。」我招了招手,让她下来。小姑娘没动。「嗯?」我带着威胁
的口音瞪着她。她竟然哭了。眼眶里已经浸满了泪水,顺着婴儿胖的脸颊向下流。
  我感觉挺好玩的。小姑娘人长得俏,哭起来就更显楚楚可怜了。让人忍不住
狠狠欺负一下。
  我也不着急。就靠在车门上一直瞪着她。过了一会儿,她竟然真的爬了出来。
  「这么听话?」老实说我有些意外。难道她已经认命了?这么快就进入了角
色?听说日本女人都很听话,看来所言非虚。
  女孩低着头不敢看我。胸前抱着背包。我粗暴地拉着她的手腕进了厨房。女
孩基本上没有反抗。很顺从。我预期的哭闹都没发生。不过看得出来女孩非常害
怕。只是不停地哭。眼泪都流到了脖子里面。本来就是一逼惹人爱的模样,再这
么一哭就更激起了我的兽欲。恨不得立刻扒光她的衣服就地正法。但我没有那么
做。
  这是我的宠物。我得慢慢培养她。把她养成我的狗。我指着她的鼻子说:
「YourName。」女孩说了个名字。没听懂。我跟她说:「Yourna
meis旺财!旺!财!」女孩很聪明。一字一句地重复道:「wang,ca
i。」然后点头,表示听懂了。
  我试着叫她:「旺财!」女孩立刻点头:「嗨!」我立刻不满地摇了摇头:
「不是嗨!NO嗨!是汪汪!汪!汪!You,伊奴!汪汪!」我看了犬夜叉,
知道狗的日语是伊奴。「女孩立刻变色,拼命摇头,表示不能接受。而且很愤怒
的样子。
  我才懒得理她高不高兴。从柜子里取出狗链,想要给她带上。这个时候女孩
终于懂得反抗了。她突然将手里的背包往我头上一扔,就夺路而逃。她估计已经
明白我的意思了。美女犬这玩意儿日本人比我懂。这么重口味的东西明显不能让
她接受。可惜就她那小身板,力量对我来讲几近于零。
  我很轻松地就将她抓住按在地上。我坐在她的肚子上作势欲打。女孩抱着头
开始惨叫。不停地叫「打梅,打梅得库打塞伊!」
  我当然不舍得打。这么可爱的姑娘哪个禽兽真下得去手?不过我也发现了。
  这女孩胆子不是一般地小。根本不懂得反抗。刚才我跨坐在她身上的时候,
她完全可以踢中我的要害,然后再伺机逃跑。但是她没有。可能是太害怕了。不
敢惹怒我。
  我咬牙切齿地瞪着她的眼睛,不停地挥舞着拳头,再把狗链送到她面前。女
孩说了好一会儿鸟语。我实在无法忍受,就狠狠掐了下她的脸蛋。这下可用了些
力气。女孩直接哭开了。刚才只是无声地哭泣。现在却是放声哭了出来。
  我正觉得心疼,女孩竟然用颤抖的双手接过了狗链。我又一次被她震惊了。
  这女孩真是好欺负。是不是以前日本也经常被同学欺负呢?这样侮辱人的方
式都轻易接受。我不禁开始瞧不起日本女人。就这种性格,他们全民族都应该给
人当奴隶。不过话又说回来。这女孩还真是适合当美女犬。狗么,不就是无条件
听从主人的命令么?
  女孩自己戴好了狗项圈。我从她的身上爬起来。坐到了墙角的椅子上。然后
向她招手。女孩犹豫片刻,慢慢向我走近。我立刻装作愤怒的样子站起来。女孩
惊慌失措。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事。我指着地下,然后给她做了跪着爬的姿势,
指着她的鼻子说:「伊奴!YOU伊奴!」
  女孩坚决地摇头。表示死也不从。我装出愤怒的样子给她一个飞脚。没有真
踢。然后再作势欲打。她还是摇头。我想了想,从灶台下面拉出了烧得通红的火
钳。女孩的脸色变了。我用威胁的眼神看她。向她靠近。女孩终于屈服了。慢慢
地曲身弯腰。跪在了地上。眼睛一滴滴打到地面上。整个身子也颤抖个不停。我
的注意力完全被她纤细的腰和又圆又大的屁股吸引住了。胯下支起了高高的帐篷。
  「不急,不急。不能像猪八戒吃人参果一样。这女孩得慢慢品尝。」
  我已经完全沉浸在调教女孩的乐趣当中。而且这女孩太好玩了。太听话了。
  根本不需要暴力。我已经决定了。以后不管发生什么事,也绝不会放她出去。
  我要让她当一辈子的旺财。就算以后她老了,我也要把她调教成我的奴隶,
我的帮凶。我以后还要抓更多的美女犬。然后让她帮我调教她们。
  看着这么漂亮的日本女孩跪在地上,我居高临下地看着,感觉有种君王般的
成就感。我可以完全主宰她的命运。我拥有了一个人类做宠物。我也是人,她也
是人。能把同类当宠物,这是怎样的成就?
  那些有钱人养十几万的藏獒又怎么样?能跟我比么?我养的是人。还是日本
来的女人。这个女孩非常漂亮。想到这里,我差点放声大笑。怪不得全世界有那
么多变态以囚禁女性为乐。这种乐趣真的是难以用语言形容。但凡试过一次,就
会深陷其中。世间再也没有比这更让我陶醉的了。
  想想该干什么呢?得专门做一个房间。把她关起来。买点材料过来就行了。
  自己动手丰衣足食。然后去情趣店买些玩具。要不淘宝也行。然后去下载S
IS的小说。里面有很多调教女奴的文章。以后还可以发些打码的照片赚些分数。
  脸是一定要打码的。
  虽然不知道这女孩来中国是为了什么,但他的家人肯定会报警。虽然警察上
SIS找人的可能性不大,但我不会冒险。这种险冒得毫无意义。到时候那些狼
友们都会羡慕我吧?女朋友算个屁!
  女孩还保持着下跪的姿势趴在地上哭。我走到她后面一把拉下了长裙,露出
白得像馒头的屁股蛋儿。女孩惊声尖叫。我立刻抓住她的脖子作势欲打。女孩马
上就老实了。我拿起火钳在她面前晃了晃,跟她说:「不许动,要不然烧你!」
  女孩拼命点头。看样子明白我要表达的意思了。
  凑进去闻了闻。确实有传说中的香味儿。但那好像是衣服上的。我用舌头使
劲一舔,女孩的全身狠狠抖了一下。吸吮了一会儿屁股蛋儿,我把整个脸埋进了
股间。屁眼儿是臭的。屎臭。但不是很浓。看得出洗过。我有点接受不了。这么
漂亮的女孩,屁眼儿竟然是臭的。但我并不是很反感。相反,这种臭味儿居然让
我隐隐有些兴奋。再往下闻就是尿骚味儿和汗味了。不是很重。内裤是白色的。
  很干净。看来这女孩很爱干净。
  「妈的,不要弓着腰。把屁股抬起来,腰部下压!」我用手按住女孩的后腰,
同时另一只手伸入两腿间往上提。女孩刚开始不动。我不耐烦地拍了拍后腿,同
时向上提了提她的胯间,她终于明白了。慢慢地挺起了臀部。
  完美的臀部曲线。我已经忍无可忍了。我急不可待地将她的上衣往上拉。这
下子她胸部以下小腿以上全部暴露在空气中。白得令人窒息,细得让人心疼,我
感觉脑子晕晕的。一下子就扑到她的身子上。双手插进上衣里使劲揉搓她不算太
大的乳房,同时脱下自己的裤子,提起涨得发紫的阴茎,想要往里面送。
  还好在最后一刻终于忍住了。但这股邪火必须发泄。于是我急不可待地走到
她的面前,当着她的面打起了手枪。女孩似乎早就料到了这个结局。只是无声地
哭泣。完全没有反抗。
  我的龟头不敢离她的嘴太近。我怕她咬我。但龟头还是能感觉她鼻子喷出来
的热气。打过飞机很多次,但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刺激。不到一分钟就射出来了。
  女孩看到我套弄速度加快,也知道我快射了。想躲开。被我粗暴地抓住头发,
并用凶狠的眼神看着她。她不敢乱动,就闭着眼睛等待精液的洗礼。
  「呃………」
  终于,黄色的精液分作几股,射在了女孩的头发上,脸上,还有衣领处。有
几道还落在了后背上。好久没打手枪,存货比较多。而且颜色都黄得跟浓痰一样。
  这颜色我看着都恶心。想了想,也就没逼着她吃我的精液了。射精后我感觉
浑身舒爽,还有无尽的疲惫。我的左手沾满了精液。晃晃悠悠地走到她旁边,全
数涂在了她纤细的后背和饱满的屁股上。短时间内我还不想让她怀孕。这也是我
不愿插入的原因之一。
  女孩满脸都是黄色的精液。恶心得她不停干呕。用袖子不停擦拭脸上的精液。
  很快她身上全都是黏性极强的精液了。气味像消毒水。她好像没吃东西。干
呕了好久也只是吐出了一点清水。我带着恶作剧般的念头欣赏了一会儿女孩的窘
态,突然发现她后背又弓起来了。破坏了臀部的曲线。
  我非常生气地使劲拍打了女孩的屁股,大声喝骂道:「抬屁股!」说着又拍
打了女孩的腰部。女孩很聪明,立刻恢复了诱人的曲线。生在日本的女孩,这方
面的知识比别的地方多。社会环境使然。心理接受能力也比较强。没吃过猪肉也
见过猪跑。我想如果换成比较纯洁的女孩可能早就崩溃了。
  女孩怎么擦也擦不干净。因为她穿的针织上衣并不吸水。向我投来求助的眼
神。我想了想。她现在这样子确实够恶心的。给她洗个澡吧。给自己的宠物洗澡
是主人应尽的义务。于是将她拉到墙边拴好。然后开始生火,烧水。前些天热水
器坏了。我也只好用这种原始的方法给她烧洗澡水。
  铁锅里水很多。要烧很久。屋子里全是我精液的气味。虽说是自己的,但我
还是很难受。精液都干了。女孩皱着眉头把白色的针织外衣脱了下来。但脖子上
系着项圈,衣服只能挂在狗链上。女孩看了看我,再看看挂在墙上的狗链。终究
不敢自己动手将链子解下。只能跪在地上无声地哭泣。我本来感觉挺好笑,忽然
发觉她的膝盖全红了。这才让她站起来。女孩的膝盖肘部要细心维护。这地方很
容易变黑。变黑以后就难看了。
  女孩站了起来,揉了揉膝盖。我心疼地用湿毛巾擦拭她的膝盖。然后用手指
摸了摸变粗糙的部分。女孩看到这个轻声跟我说:「阿里卡到高咋伊玛斯。」
  我有点意外。她居然向我道谢?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斯德哥尔摩综合症?
  说起来家里有了女人——应该是母狗,确实有很多东西需要备齐。首先她的
狗链就不太好。没有锁,她自己就可以随便解开。这太不安全了。今天是来不及
了。明天就得进城买好些东西。对了。女孩还有生理期神马的。我也不懂牌子。
  算了随便买一些吧。用哪个不是用?
               (待续)
  大锅里的水开始冒白烟了。女孩还在努力擦拭身上的精液。很多地方的精液
已经干了。白白的一层皮。看了都恶心。脸上,衣服上,到处都是。但还有很多
凝成团的没干。没想到这次的存货这么多。一精抵十血,这得吃多少鸡蛋才能补
回来?
  女孩蹲在地上,用手指沾住精液团往地上和墙上擦,我很快用严厉的眼神制
止了。小丫头片子涂得满屋子都是,以后我还怎么进厨房吃东西?我强迫她把涂
在地上和墙的精液重新放回自己的身上。女孩的泪水像开了水龙头一样往下掉。
  泪水和精液混在一起,她整个脸都变成了小花猫。
  我特别讨厌精液的气味。即使是自己的也完全无法接受。我本来想过用精液
涂满她的全身。但因为受不了那股味道而放弃了。女孩不停地吐着口水。有时候
感觉舌尖碰到了带有精液的嘴唇时更是疯了似的狂呕。难道她不知道随地吐痰是
非常不文明的行为吗?
  我站起来走到她的面前。女孩停止了动作看着我。我做出吐口水的动作,然
后伸出一根指头摇了摇。女孩看懂了。变得更加沮丧了。上下左右看了看,突然
放声大哭起来。嘴里还说些我听不懂的话。看她那副凄惨的模样,我感觉自己罪
孽深重。
  恶心归恶心。看到如此清纯可爱的女孩满脸都是我的精液,我心里面还是非
常兴奋的。有一种说不出的成就感。
  我往灶子里扔进很多煤块。现在火力旺得很。我从墙上取下最大的塑料澡盆。
  大概有麻将桌那么大。然后将水一桶桶倒了进去。用手试了几次水温,然后
朝女孩点了点头。女孩已经不乱动了。眼睛直盯着冒着热气的澡盆。我看着女孩
再指了指自己的脖子,让她把项圈解开。
  女孩很听话。迫不急待地解开项圈走到了澡盆前。
  「脱掉衣服。」我拉了拉自己的上衣,做出要脱的姿势。女孩有些犹豫。但
还是听话地脱掉了。想来涂满精液的衣服让她很难受。直到这个时候我才第一次
仔细观察到女孩的身体。不得不说我捡到宝了。
  听说大部分日本女人都是小短腿外加罗圈。尤其小腿就好像又大又粗的萝卜
一样。女人一但有了这种缺陷,基本上与「美女」二字无缘。脸蛋儿再漂亮也没
用。而这女孩显然是属于极少数的例外。小时候看女人我只看脸蛋。身材要求不
是很高。后来长大了。关注的焦点渐渐向下移。
  刚开始我最关注的是屁股。觉得屁股太大不好看。那时候的我审美观很奇葩。
  居然喜欢小屁股。现在回想起来都觉得不可思议。高中辍学后进入社会。那
个时候已经十七八岁了。突然喜欢上了大屁股女孩。转变过程几乎是一夜间。审
美观的改变居然连个拐弯的过程都没有。
  从那时候起,我就疯狂喜欢上了骨盆大的女孩。特别是那种腰细、骨盆大的
纤细女孩,我在大街上只要见到一个就走不动道了。每次看到打扮时尚的姐姐们
扭着性感的屁股走路的样子,不管是什么环境下,我的阴茎都会不知廉耻地勃起,
在裤裆支起高高的帐篷。害我丢了好几次脸。
  现在我的裤裆又支起了帐篷。女孩的骨盆已经完全长开了。两边宽宽的。两
条雪白的大腿虽然极力并扰,但大腿根那里还是有一点空隙。有人说这种情况说
明女孩不是处女。因为处女并扰双腿时绝对不会有空隙。当时我还傻傻地信了。
  后来我一个上医科大的表弟告诉我那全都是瞎扯蛋。如果光凭这个就能判断
处女,那医院还搞什么处女膜检查?直接看一眼不就完了么?犯得着脱光了衣服
躺在手术台上给医生看么?女孩两腿间有空隙,那说明这女孩的骨盆已经长开了,
适合生育了。他还特猥琐地跟我讲,上女人别看年龄。只要骨盆长开了,那就是
适合生育的。所以大着胆子上吧。千万不要有什么心理负担。后来才知道这货是
萝莉控。找个女朋友也是个娃娃脸。
  我没有太多处女情结。如果这女孩是处女当然高兴。但我并不是特别期待。
  她这么漂亮。身材又劲爆。年纪也算不小了。至少是个高中生。那些猥琐的
日本狼崽子会放过这样的美肉?真是该死。也不知道哪个王八蛋破了她的瓜。
  我指了指澡盆,女孩看了我一眼。知道我不会离开。只好委曲地踏了进去。
  我想脱下她的内裤。她流着眼泪拼命抵抗。用非常可怜的眼神祈求。嘴里面
说着一大堆鬼话。偶尔还说点「PLEASE,NO,THANKYOU。」之
类蹩脚英语。看样子当着陌生人的面洗澡超出了她的底线。我当然不会让她如愿。
  这妞都到这地步了。
  还没有当狗的觉悟吗?身为主人我有义务教育她。
  「别动!」我突如其来的大声吼叫吓坏了女孩。她一动也不敢动。我装出凶
狠的模样粗暴地用手臂夹住她的腰。女孩不敢用力挣扎。只是不停地向我求饶。
  「雅灭蝶,雅灭蝶……」
  我用尽最大的力气狠狠扇了她屁股一巴掌。
  啪!
  啊!
  手感真好!
  啪啪啪啪!
  狠狠打了几吓。女孩拼命挣扎。胳膊脚乱动。她越动,我打得越狠。空旷的
屋子里交织着女孩的哭闹声和打屁股的啪啪声。她挣扎得越厉害,我打得也越厉
害。到最后,她终于不敢动了。任由我一下下打在她屁股上,发出清脆的响声。
  我越打越起劲。根本停不下来。女孩大概也疼得厉害。她本以为自己听话我
就不打她了。但看到我没有停下的迹象,又开始大声哭泣乱叫。两条腿乱蹬。可
惜她的力气太小,骨头太软,根本挣不脱我的胳膊。我终于明白了。女孩的屁股
天生就是给男人打的。这是上帝给女孩丰满屁股的原因。我的胳膊紧紧箍住女孩
的腰,像拍打架子股一样有节奏地拍打女孩雪白水嫩的屁股蛋。有时候打左边,
有时候打右边。有时候左右换着打。
  女孩无助地尖叫着。「打梅,打梅得!」说个不停。我已经兴奋地乐开了花。
  都已经笑出声了。这啪啪啪的打屁股声竟然是世间最美的仙乐。我还没打过
瘾。
  但扒开内裤一看,女孩的屁股已经红了。她的全身都要颤抖。像一只受惊的
小猫咪。我很想接着打下去。但是再打下去我怕屁股会变青。这就完全没有了美
感,也不是我愿意看到的。
  以前看过不少SPANKING。那里面打女人屁股那叫一个狠。女孩的屁
股皮肤下层都凝结了黑色的血块。看得出影片里的女孩很痛苦。没有半点享受。
  我觉得这就太过分了。调教女奴时体罚应该适可而止。
  接受过体罚后女孩变得很老实。任由我脱去她的内裤和胸罩。我也第一次有
机会看到女孩最宝贵的三角地带。我的心有些发紧。竟然感觉到一丝紧张。她的
阴毛覆盖面积不是很大。也不浓密。这方面我没什么特殊的爱好。白虎也好,浓
毛也罢。我觉得各有各的美。
  我强迫她站立,然后跪在她面前仔细观察。以前通过日本小片看过不少女性
的生殖器官。因此对那里的结构还算熟悉。这个女孩的阴毛从耻丘一直延伸到了
屁股处。毛虽然不多,但整个外阴部全都覆盖了。大阴唇很肥厚。我有种将她整
个鲍鱼含在嘴里吸吮的冲动。可惜那里尿骚味让我望无却步了。还是等洗干净了
再吃吧。
  女孩的下半身已经赤裸了。除了两片被打肿的屁股蛋,其余部分像雪一样白。
  我眼睛里除了两条白晃晃的大腿什么都看不见。这屁股像是熟透了的苹果,
让我口干舌燥。修长的大腿没有半点瑕疵,像是用凝脂做成。滴上一滴水就要融
化的样子。一股骚味飘进我的鼻子里。那一刻我的脑子空了。
  相比她雪白的大腿,大阴唇的颜色深了许多。但这只是对比出的结果。其实
她的阴唇还不算太黑。我心中再次小小地失望。看来她真的不是处女。颜色深了,
说明被某个大鸡巴摩擦过。我忍住升腾的欲望用手指扒开肥厚的大阴唇。看到了
边角有一点点褐色的小阴唇和鲜红的肉壁。阴道口从前面看不大清楚。
  从后面扒了一会儿,终于找到了一个洞口,这就是阴道了。看了这么多年步
兵,直到现在才知道阴道口这么靠后。我一直以为在前面呢。怪不得女人站着的
时候男人可以直接从后面插进去。
  我有点忍不住了。一把扯开了女孩的胸罩。她的胸不是很大。但也不小了。
  像个小馒头。我不太喜欢巨乳。因为下垂的样子很难看。她的大小正好。胸
部小也有小的好处。她的乳房像竹笋一样高高挺立。非常可爱。我一手伸进她的
大腿间,轻轻抚摸柔软的阴唇,另一只手快速套弄阴茎。女孩皱着眉头看我打飞
机的丑态。神情中充满了厌恶和恐惧。
  再也不用意淫,有了真人做助力,这次打飞机也很快。我哼哼着把枪口准门
口的方向射出了几股精液。避免溅到她身上。这次的精液仍然是黄色的。但比前
一次浅了许多。量很多。连续两次射出大量精液,我感觉自己有点发虚。
  女孩一直紧绷的身体终于松弛下来了。她可能是在害怕我又射到她身上。
  我小心翼翼地捡起她脱下的衣物,主要是怕碰到自己的精液,走到灶台前,
然后回头看了一眼。女孩不知道我想干什么。双臂抱紧自己的胳膊,一会儿又遮
挡阴部,一会儿看看澡盆,一会儿看看我。好像是问我什么时候可以洗。我没理
她。随手捡起一根木棍,一件件挑起女孩的衣物往灶子里扔。女孩急了。从澡盆
里冲了出来,被我一个凶狠的眼神瞪了回去。
  秋天的衣物比较大。烧起来比较费时间。而且我这个时候才发现她的裙子和
裤子是连在一起的。不仔细看还以为两件衣服呢。这种裙子里面再穿细裤的打扮
刚流行的那会儿我感觉非常难看。感觉很别扭。后来看久了,也觉得挺漂亮的。
  本来我想一件衣服都不给她留。但回头一想总光着身子也太不像话。而且听
说女孩不穿胸罩的话乳房会走形下垂。这才决定给她留下内衣。女孩内裤也是挺
麻烦的。我一大老爷们去买女性内裤,丢不起这个人。
  看得出她很想要一盆水好好洗一洗。一会儿看看澡盆,一会儿用哀求的眼神
看着我。但是我觉得她站在凉风里瑟瑟发抖的样子很美丽。而且她求我的眼神像
一条可爱的小狗。所以一直用眼神制止她进入澡盆。刚开始我想过直接用凉水给
她洗。看着冷得发抖的样子取乐。但很快就否决了这个诱人的想法。凉水会伤到
女孩的皮肤。尤其秋天空气干燥的时候要特别注意。这些都是跟我姐学的。她说
在大城市男人也要用化妆品。我听了直想吐。我宁可死了也不愿意变成娘炮。
  我的性经验停留在理论上。实践经验仅限于打飞机。面对毫无反抗能力的女
孩,按说我应该立刻提枪上马。先干她一炮再说。但我有个顾虑。就是怕她怀孕。
  这个问题非常严重。想干她,至少先要买个安全套。问题是这么晚了上哪儿
去买?
  而且我觉得在真正拥有她以前应该举行神圣的仪式。沐浴更衣是必须的。还
要进行正规的收奴仪式。给她一种隆重的感觉。
  在这之前我还得准备很多东西。毕竟家里多了个女孩。还不能让外人知道。
  问题是如果我进城的话,那女孩藏哪儿?她跑了怎么办?至少今晚是不行的。
  网上有说法是只要在射精的瞬间抽出来就不会怀孕。这纯属扯蛋。虽然这样
做的确可以降低受孕率,但仍然会有少量的精液留在阴道内。一个不小心就怀上
了。
  到时候怎么办?带她去医院?
  找死咩?
  还真是头疼啊。看那些鬼畜小说里的主角养个女奴也没有这么多烦恼事儿啊。
  我把女孩拉到了水盆旁边。然后把她按进了水里。女孩又开始拼命挣扎。他
妈的刚打了没多久又皮痒了?我正心烦呢,而且满肚子欲火没处发泄,耐心早就
用尽了。刚打完手枪,欲望是暂时变小了。但内心的燥火却变得愈发炽热。我扯
着嗓子吼道:「老实点!!!」
  女孩被我突如其来的喊叫声震住了。「他妈你还来劲了?」我捡起火钳子作
势欲打。女孩的吓得往后一退,终于放弃了无谓的抵抗。
  「真他妈的犯贱,我草!」说着火钳子就往她身上抽去。
  「啊!」女孩吓得尖叫,抱着头蹲了下去。过了好一会儿睁眼一看,才发现
我是在吓唬她。「斯密麻森!叽哩咕噜……」女孩吓坏了。跟我说了一大堆话。
  然后自己蹲到了澡盆子里。样子非常乖巧。
  「早这样不就完了?非得老子发威才听话!」
  女孩的头发说短也不短。得用橡皮筋绑上。我家哪有绑女孩头发的东西?我
正犯愁呢,女孩伸手指了指地上的背包。这个是她的。我走过去翻了翻。里面还
真找到了一个褐色的皮套。女孩接过皮套后非常熟悉地将头发往后一束,变成了
清爽的马尾辫。
  我仔细欣赏了一下她的新发型。妈蛋。美女就是美女。不管是什么发型,都
无法掩盖美丽的容颜。不行了。看着她光着屁股蹲在澡盆里的模样我又忍不住了。
  赶紧跑到门口打了一把飞机。
  妈蛋。这样下去我的鸡巴得脱皮!
  女孩可能会奇怪为什么我不干她。宁愿选择五姑娘打一只的方式来解决问题
呢?嘿嘿嘿,如果只是简单地干一炮,我至于费这么多精力绑架她么?随便花两
百块钱的话,城里有的是美女让我打。我要的可不是炮友,而是女奴!以后她就
明白了。
  我一边看着女孩的裸体,一边靠在门口辛苦地打飞机。女孩的眼睛一直盯着
我快速套弄的手。好像突然变乖了?看她表情仍然是一副不高兴的样子,但已经
没有了之前的恐惧。我猜她可能明白了我会不害她性命。因为我一直没有真正对
她使用暴力——呃,我觉得打屁股不算暴力。
  我咬着牙好不容易才射了出来。精液已经是奶白色了。量也少了许多。龟头
底部都有点疼。真是活受罪。我连手都顾不上洗,从窗台上拿一块舒肤佳和塑料
瓢回到女孩身边,顺手将手背上的精液擦到了女孩的头发上。女孩很不高兴的样
子。但什么也没说。
  给女孩洗澡还真是麻烦。比洗狗麻烦多了。这还没开始呢,我都已经累得半
死。两条腿有点发颤。以前连续好几次打飞机也没这么累过。可能是因为有真人
在身边,打起来更爽的关系。
  女孩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嘟着小嘴低头看澡盆里的水,小手在手里面划拉。
  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美国十次啦 唐人社导航 美国十次啦香港入口 色开心五月天 开心五月天最新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