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爱给爸爸】(1-50章)




               第001章
  邹家村。没落的村子四周都是成片的大山,因为只有几户人家,开发的土地
相对不多,住在这里的人生活简朴,在外打工的有钱人也陆续搬出邹家村,剩下
的都是些老年人不愿意搬走。
  邹丰就是一个例子,因为家里有个老母亲,在邹家生活了几十年的陈秀芝不
愿意搬出邹家村,因而导致邹丰在二十岁的时候媳妇生下一个女儿就跑出了大山,
跟别人好上了!
  可怜的邹丰上有老下有下,没想到老母亲却在女儿生下来不到两个月也撒手
人间,独自一人抚养女儿没再续弦。
  日子普普通通的过,女儿却不是按照邹丰的想法在长。从小就不能离开半步
的女儿黏自己跟牛皮糖一样,因为地里有活。
  邹丰也只能把女儿放背篓里跟著自己上坡,每天邹丰在旁边忙活的时候,看
看可爱的女儿被自己用背篓靠在石头上,眼底心酸不已。
  因为当初跟大伯们分家的时候为了多那麽几分地,搬出了大院子,现在住的
地方也是请三亲六戚盖的土房子,当然也是独门独户,邹丰也不愿意再帮女儿找
个後妈,就一个人过,看看天色,快黑了,农村的习俗天黑是不会背小孩出门的,
拿起锄头把石头上的衣服抱手里向女儿走去。
  女儿取名叫邹贝,邹丰也没读多少书,听老母亲讲两块多的学费都交不起,
就在村子里的学堂上了六年级。
  後来学堂也垮了,村里有的孩子也被年轻人接了出去,邹爸爸想到女儿是自
己的宝贝,这宝宝就小名,『贝』就当名字!
  邹丰本就是比较沈默的人,因为有了女儿,也经常逐笑颜开,功劳全是咱家
邹贝的,常常被请到大院子帮帮老年人修这修那,每次回来都是大包小包的提,
邹丰推迟著不要,可想到有些东西自家女儿能用上,也就不罗嗦的拿上了。
  到了家,邹丰放下东西打了盆水把女儿放下来,自己把手洗干净就帮女儿擦
脸,因为跟著上坡,女儿被蚊子咬的包到不是少。
  心疼爬满心窝子,媳妇生了女儿连月子都没坐满就跟人走了,乖巧的女儿也
没人照看,老母亲身体本就不好两个月不到也走了。
  累了一天的邹丰给女儿擦擦身子,抹了上药草的女儿『哇哇哇』直哭。肉嘟
嘟的脸上拼命挤眼泪。
  「宝宝不疼,吹吹!」呼呼,高大的男人把女儿抱怀里,边整理衣服边吹吹,
本来严肃的脸上做这动作看上去有点滑稽。
  邹贝看老爹在『呼呼』举著手就往男人嘴边送,黑黝黝的眼珠子盯著面前的
人,眼眶还挂著泪看著别提多可爱。
  身高有181的邹丰看看张著大眼睛的女儿,抱起来放在背篓里,起身做饭
去,身影无形中盖住邹贝,刚准备转身走。
  「呜哇…哇…」小肉墩张嘴就嚎。
  「………」
  再次把女儿背在背上,心里算著要是宝宝离了我会是什麽个样子?突然冒出
的想法立马被否认!离开?为什麽离开?
  自己为了女儿,都不再找媳妇了,坚决否认!!!
  邹丰的眉毛揪成了一字型,刚硬的脸庞垮下来威严无比,浑身有冒烟的前兆。
  邹贝可不管那麽多,回到家还没东西吃又开始嚎了「哇哇哇!」抗议啊,老
爹咋能不给吃的呢?
  口水顺著下巴就滴到衣服上,邹爸爸还在想著女儿离开的问题,一下被从梦
中拉出来。背著女儿左转转右转转。赶忙烧火,先给女儿把米羹热热,这小人儿
可不比自己,一天不吃都没问题!
  「宝宝,马上,马上哦!」邹丰被著女儿边抖边忙活,那还有时间想那麽多,
女儿还小,除了自己身边?还能去那里?看来自己是忙神经了!
  家里米还是有的,自己从十四岁就跟大伯去工地上盖房子,到十八岁岁才回
来讨媳妇,老母亲一个人在家用不上多少,除开给媳妇娘家的钱,老母亲去世用
了些。现在剩余也不多了,喂的猪一年也卖不上几个钱。
  「啊!」用嘴吹了吹勺子里的米羹,睇到女儿嘴前,邹丰眼底喜悦胜过忧愁。
  邹贝还小,才三个多月,虽然不像刚开始那样,满身都是红红皱皱的,但是
现在骨头还不算硬,抱在胸口邹丰很是有无措的感觉!
  好不容易把怀里的人儿喂饱哄睡著了,因为是夏天,蚊虫比较多,把女儿放
床上顺手放下床帐。自己才开始去吃饭,猪还没喂,一天又这麽过去了。
               第002章
  时间嗖嗖的过,邹贝在老爹的宠爱下已经快三岁了,胖乎乎的脸蛋咩著嘴就
会出现两个小酒窝。长了牙齿,扎了辫子,穿上老爹买的小棉袄,欢欢喜喜蹦到
邹爸爸裤腿边。
  「爸爸,抱抱!」张开双手就要抱抱的小儿人仰著头看看自己的老爹。
  正在淘洗红苕来喂猪的人干净的脸上满是笑意,转过来看著女儿,眼底高兴
兼无奈,洗洗手在衣服上擦了擦水,把女儿抱起来:「贝贝,爸爸抱一会好不好?」
等会要忙的事多!
  「不,要抱抱!」小人瘪瘪嘴拽著老爸的衣领就不下来。生怕老爹忙活其他
的,又把自己一个人放那里!每次看著老爹转身都要哭的邹贝又开始打嗝了!
  男人知道自家女儿又要嚎了,拍拍小棉袄「那贝贝跟爸爸一起?」每次都是
这样,女儿动不动就干嚎,说是哭,其实就是装。
  当初给孩子洗澡的时候,开始还不愿意,揪著自己就不放手,现在可不一样
了,就怕抓不住自己的女儿稍微不满意,扯开嗓子就嚎!
  听到一起那还得了,怀里的女儿露出几个小小牙齿『嘻嘻』就乐呵上了。
  胸膛里的乐呵声很是感染人,邹丰听到女儿开心,嘴角拉开了一个弧度,女
儿长牙齿的时候自己真是没一天好日子,开始流口水,冒牙齿那段时间宝贝女儿
疼得饭都不吃,闹腾厉害的时候邹丰一天到晚抱著女儿到处晃悠。
  帮女儿拍拍屁股的灰,走到门槛边坐下「贝贝,晚上还要吃面条不?」让女
儿站在自己腿上笑就问。
  「吃蛋,蛋。蛋蛋!」每次吃面条都有蛋蛋吃,今天中午就是吃的面条,邹
贝可是吃了小小的一碗啊!站在邹丰腿上伸手就抓老爸的嘴。
  「嘶!」别开头把女儿放大腿上坐著,怎麽还跟以前一样?只要自己的脸在
女儿触手可抓的地方,都别想逃开魔爪!
  知道干了坏事的人张开嘴就『呼呼』嫩嫩的小脸闪上了泪花,其实小人自己
手也疼,爸爸脸上有些许的点点胡渣,每次自己抓的时候手都被刺红,只是邹丰
的脸常年被太阳晒的原因,看上去很阳光,只要有余光照在脸上,好似会闪一样,
邹贝觉得很温暖。
  邹贝的记忆中,只有爸爸和大院子的老奶奶们,大院子离自己家还要走上一
会,每次去都要穿山过水沟的,天天都是跟爸爸在一起,也没有多余的人可与玩
乐,所以在邹贝的心里,也许是没有其他小孩的,自己从来没跟爸爸以外的人呆
过。
  爸爸的怀抱是烫的,笑起来的脸孔是暖暖的!只有自己做让爸爸不高兴的事
时候爸爸身上是冷的!并且爸爸好像会冒烟???
  如果让邹爸爸知道自己不高兴的时候,女儿的形容是冒烟?做何感想呢?
  想然,邹贝在老爹生气的时候是不敢说话的,唯一的做的只能是瘪嘴!
  邹丰用下巴抵著女儿的头顶,视线顺著外边的天气眼眶紧了紧,现在是冬天,
地里只有红苕要挖,其他就是喂的两头猪,大山里天气冷,女儿每年手脚都被冻
得通红,今年趁卖猪的时候给女儿多买两件棉袄回来。
  「好了,贝贝,咱们煮红苕喂猪去!」邹丰站起来看抱在手上的女儿盯著自
己连眼珠都不转一下,看撒呢?摸摸脸,邹丰『吧唧』一声亲在女儿额头上,看
著女儿摸著被自己胡渣刺的地方,胸膛的震动更大了。
  「爸爸…」
  「嗯?」
  「怎麽了?」揉揉女儿扎的小辫子,轻声问。
  「还要…」
  「额,什麽?」满头问号的男人看著女儿。
  看看老爹没反映,邹贝撅著嘴直接嘟在邹丰脸上,刺!小脸蛋都快打结了,
就是没想通老爸刚才在笑什麽。歪著头看看老爹是什麽反映!
  这下把邹丰乐得,女儿表情太丰富,假装淡定的问:「还要不要了?」
  把脑袋摇成拨浪鼓的人死劲把脸埋到邹丰脖子里,声都不吭了。
  「哈哈哈…」女儿就是宝,每天上演的戏码何止这点,阳光英俊的脸上挂著
的是朗朗笑声。透明的眼神中除了宠溺再无其他。
  笑归笑,该做的还是得去做,把女儿放在洗槽边上,邹丰用木棍搓搓红苕,
泥土洗净再盛起来放锅煮,煮熟了就喂猪吃,这些都是被挖成几半截的,好的,
大的,有些用来做种子,甜一点的平时父女俩也有煮来吃,只是女儿好像不大爱。
  提著桶走向猪圈,後面是女儿屁颠屁颠的脚步声「贝贝,慢点。」灶屋离猪
圈只有十几米的距离全都是泥土,摔了到不是至於疼,只是那时干嚎的声音会震
聋欲耳。
  邹丰放下桶,等著女儿追上来,大手牵起女儿提著猪食走向猪圈,到了门口
就不让女儿进去了,里面地方小,自己到不怕脏,可是现在是冬天,给贝贝洗澡
太冷了,感冒了可不好办。
  「不,爸爸,进去,进去!」说完死劲往里拱,皱皱眉刚毅的脸上出现裂缝,
这小家夥,哎,手里提著东西不好拦,一是怕摔著了,二是闹腾起来真不好收拾。
  「哎,哎,慢点,抓著爸爸,别摔了。」天没黑,也没开灯,只有门口的余
光照进来,邹丰高大的身体都快挡完了,打开猪圈的门,一脚跨进去提著桶就往
里倒,一只腿还被邹贝抓著呢。伸长脑袋往里看的邹贝呢?自己一个没站稳『!
当』坐下去,直接仰过去了!!!
  「额……5555555555……」翻个滚还没爬起来就嚎上了。
  「没事,没事,爸爸晚上洗澡澡。」扣上猪圈门立马就把人抱了起来。
  「叫你别进来别进来,安逸了?」男人说著帮女儿拍拍灰,提著桶就出来,
看女儿没什麽事开始教育上了。
  「下次再一起进来,直接把你锁在猪圈里。」恐吓的语气从老爸嘴里冒出来,
邹贝不嚎了,眯著眼睛看看脸黑下来的老爸,不说话。
  女儿一不闹腾自己也不多说,走到灶屋烧火煮面条,在旁边的小锅里掺上水,
晚上洗澡该是好冷的,多掺点水「贝贝,下来,爸拿面条去。」说著就放下女儿。
邹贝傻兮兮的站在旁边扭著衣边也不吭声,泪水在眼眶打转,看上去有点像被丢
下的小狗。
  邹丰更是无奈,女儿在做无声的抗议,看著那可怜的样子抱起女儿上楼拿面
条去。
  「爸爸没吼你,现在天洗澡冷,没事别乱跑。」做著解释的模样,喷出的热
气直接打在邹贝的脸上,瞬间收回眼泪贴著老爸的肩膀「唔」了一声。
  晚上吃过面条,邹丰收了碗筷就把水盛到木盆里,牵著女儿的手到隔壁的小
屋「贝贝,自己脱。」孩子得学著自己来,三岁的人了,该自己动手的还是要教
教孩子。
  是不是该考虑给女儿做个小木床放旁边,女儿不太会睡觉,乱说蹭得厉害,
自己也睡不好,都没有多余的时间解决自己的欲望,以前孩子小忙的事也多没考
虑到这些问题,现在生活上轨道了,该是年轻人的冲动也冒了出来。
  低著头想事的人没注意到孩子已经脱得光溜溜的了,邹贝看老爸还不给自己
洗,打个了摆子「爸爸,冷。」抬起头看女儿身上起了满身的鸡皮疙瘩「嗷,贝
贝,到木盆里去。」进去是进去了,可是……邹贝抓著老爸的衣领不放手了,直
接被女儿抓著衣领的邹丰身体向前倾斜。
  再拉,人都要栽进去了,带著茧子的手掰开女儿死死抓住的领口。
  「贝贝,放手,爸爸给你洗澡!」看著女儿眼珠子转了一圈也没放手的意思,
自己又不能用劲,女儿手指小,再掰,又要开始嚎了。
  「好了,好了,不放就不放。」邹丰没办法,一手拦著女儿的腰,一手拿著
布巾就往小身子上擦,手里的触感有种丝绸的感觉,邹丰眯了眯眼睛「咳,咳。」
想多了,想多了,摇摇头,把乱七八糟的想法甩掉。
  折腾了十几分锺才洗好澡,给女儿穿上衣服抱到床里边去,自己也脱了外衣
躺下,开关就在床头,家里的开关接头是条绳子,照的也是灯泡,只有五瓦,比
煤油灯到是亮了很多。
  刚拉了开关躺下的男人,黑暗中就感觉女儿往自己胸口爬来。
  「贝贝,睡床,别睡爸爸身上!」双手提起女儿顺手就放到腋下。
  「5555555555555555……睡,睡……爸爸!」小短腿再次
爬上硬梆梆的胸口,蹭蹭脑袋,忽忽!!!
  父女的行为反复了不下数次,邹丰被打败了,没办法,谁叫是自己的女儿。
  四肢成大字形的男人眯上眼,心里各种滋味!
               第003章
  四面环山的邹家村因为寒冬显得更冷,早晨的雾气让人睁不开眼睛,冷风从
屋缝『呼呼』吹进邹丰家门,搓搓手,哈出一口冷气,瞄了眼外边的天气顺手提
上领子,该是去给闺女弄饭去了。
  大院子汪奶奶昨天说过年上她家吃饭,麻雀都有三十夜,这大过年的怎麽好
意思去别人家里吃饭,汪奶奶家里也有个儿子,名叫邹勤,也是和自己一样在工
地上盖房子的,只是人家在外面多年,已经带著孩子搬出了,现在就剩下一对老
年人在家,汪奶奶人好,平时邹丰也没少帮忙,毕竟年轻力壮的在这个大山还真
呆不住。
  打开门,风吹得更凶狠,一眼望不出去的视线全是白雾,邹丰抖抖肩,再不
忙活女儿都要醒了。等那个调皮蛋起来,要做点事都不方便,想起女儿,因为天
气冷而紧绷的脸也柔和了不少。
  这边刚烧上火,楼上:「爸爸。爸爸。5555555555」的哭叫声传
到邹丰耳里,立马把柴火放下就往楼上跑,小祖宗醒了!
  床上……某女扭著难看的姿势等著爸爸抱,屁股翘得老高,头还闷在被窝里,
邹丰看到女儿的姿势,真是哭笑不得,听到上楼的脚步声邹贝猛抬起头,那里有
眼泪?看到是爸爸伸过来修长的手,的喝的喝踹掉被子爬起来。
  「天冷,贝贝再睡会,好不好?」哑哑的声音从上方传来,把被子再次披到
身上,小人儿窝到老爸胸口不吭声,只要爸爸抱著,怎麽睡都行。
  邹丰坐到床边抱著女儿拍拍背,摇了几下,刀削的侧脸看不出什麽表情,只
是动作却相当的温柔。看看宝贝呼呼的睡了过去,轻手轻脚的放进被窝里,继续
弄早饭去。
  过完年孩子都四岁了,什麽时候才能送孩子去上学?这是大山,离镇上实在
是太远,单是自己走都得花上半天的时间,也快过年了,改明儿把孩子给汪奶奶
照看下,自己得去办货。唰唰唰的把锅洗干净,邹丰还是想著早上还给孩子煮鸡
蛋吃,家里前几天猪也杀了,肉也有现成的,现在猪圈空了出来,还是再去买一
头小猪。今年是有了,还得为明年考虑。
  烧上水,把鸡蛋放锅里盖上盖子,自己早上就随便弄点吃。盯著灶里的火光,
邹丰心里百转千回,女儿离不开自己半步,以後读书的事怎麽办?
  总不可能自己每天都陪著,现在镇上还是可以寄读的,不晓得那个调皮蛋能
不能适应外面的生活。从来都没和小朋友打过交道,会不会内向?会不会害怕?
想一下剑眉皱一下,想一下紧绷的脸冷几分。拳头被邹丰捏得『咯咯』直响。
  女儿会和自己在大山呆一辈子吗?显然是不可能的,不能吗?真的不能吗?
  锅里的水被煮得沸腾,跟邹丰现在的心情是一样,想到女儿真要陪自己在大
山一辈子,就觉得自己是异想天开,邹丰沈默了。
  邹丰冷冽著脸叫女儿起床的时候把邹贝吓得瞪著一双大眼睛不知所措。
  水灵灵的双眼透露著胆怯,双手环抱著邹丰的脖子开始瘪嘴,而抱著女儿慢
悠悠下楼的邹丰还在纠结刚才所想之事,蔑著厚厚的双唇感觉到力不从心,女儿
是自己的宝贝,搁放在那里都不放心。
  胸口传来湿湿的黏糊,邹丰这才放松身体看看女儿怎麽了,不看还好,一看
这小模样,心都揪一块了。红通通的鼻尖被蹂躏得有点发肿了,圆溜溜的眼睛里
泪水跟著边缘就流下,瘪著嘴无声的哭诉,小身板还一抖一抖的。
  「贝贝?」男人擦擦女儿的眼泪,连声音都有点控住不住了,离上次哭得这
麽惨的还是长牙齿,现在这是怎麽了?
  「555555555555。爸爸,爸爸!」喏喏的声音从女儿嘴巴里传
来。
  「嗯?怎麽了?贝贝不哭!」边哄边拍女儿,邹丰焦急的检查女儿是怎麽了,
等著看又是那里惹到这个小祖宗了。
  「贝贝不睡懒觉了,爸爸不要生气!」
  「额!!!!!!」某男出现崩溃的表情,甚至於有点哭笑不得,深得不见
水的眼眸闪了闪。女儿看出我不高兴?嘴角的笑掩都掩不住,小家夥都会看脸色
行事了,没白疼。
  「爸爸没不高兴,贝贝不给哭了,爸爸给贝贝剥鸡蛋好不好?」邹丰忍下想
猛亲女儿的冲动。
  邹贝眨巴眨巴大眼睛,看著老爸暖暖的脸,声音小小的说:「爸爸,也吃。」
  「呵呵,贝贝吃,贝贝吃了才能长高,贝贝要多吃点。」揉揉女儿的小脑袋,
低声对女儿说。看著女儿水嫩嫩的小脸,邹丰刚平静下来的心又猛往上窜。身体
又紧绷起来,掐掐大腿,赶紧让自己痛醒过来:「该死的!」咒骂声低沈的顺口
而出。
  「赫!」才平复下来的泪人这下表情直接惊住了!
  「哇……」愣了几秒的孩子才知道张嘴大嚎。许是邹丰的脸色太吓人,孩子
开始还不知道要嚎呢。现在才反映过来。
  反映过来的邹丰再次崩溃,自己都干了些什麽事?这是自己女儿,还只有几
岁,我这是干嘛?焦躁的男人只得放松身体用低低的声音哄女儿:「贝贝,没有,
爸爸没说你,爸爸说偷咱家米的耗子!」
  耗子?耗子白天也要出来吗?听见不是骂自己的娃娃有点楞。
  看到女儿发愣的表情,邹丰用下巴抵著女儿小脑袋上,心底的满足感油然而
生。被女儿闹腾半天鸡蛋都凉了,把剥好的鸡蛋递给女儿顺手就把女儿放到板凳
上坐好,上楼给女儿拿鞋子去,头发也还是乱糟糟的,女儿扎头发那会邹丰很悲
催,从不会扎辫子莽汉只得用以前家里的毛线给女儿扎头发,还好头发不长,要
不这跟『一文钱憋死一个好汉』有什麽区别?
  几步跨上楼把要用的东西拿下来,看见女儿满嘴都是鸡蛋黄,手上也是,邹
丰憋住笑。慢悠悠的走过去擦掉女儿嘴边的鸡蛋:「贝贝,这算不算浪费粮食啊?」
带著宠溺的声腔把手上的鸡蛋伸到女儿面前询问到。
  浪费?浪费不好!脑袋里第一想法就是不能浪费粮食,看著老爹笑呵呵的脸,
邹家姑娘一嘴咬上邹爸爸的手指!!!
  「嘶!」 小牙齿咬上的劲到是不小,只是某男被後来热热的口腔,软软的
舌头添上手指的感觉而代替。邹丰楞了,小女儿散著即肩的头发,歪著小脑,用
水汪汪的眼神看著自己,小小的嘴唇只能含住1个手指的时候,就彻底懵了。
  邹丰站著不动,女儿咬著手指也不动,你看看我,我瞅瞅你,某爸爸脸上首
次出现了红潮!抽出手指擦擦女儿的嘴巴,不自然的邹丰眯了眯眼睛张嘴到:
「贝贝?从现在开始你自己睡!」现在女儿听该可以自己睡了,在床边做个小床
也好,晚上睡觉也不老实,又蹦又跳,还乱蹭,自己再不发泄的欲望快炸了,稀
奇古怪的想法也要把这个大男人逼疯。
  额!自己睡是什麽概念?NONONO邹爸爸,不能这样,这是养成,拒绝
您老的提议!!!
  圆滚滚的身体以特快的速度飞奔到邹老爹的裤腿边,可怜兮兮娃儿抗议「爸
爸,冷,冷!」说完还吸吸鼻子,这是开什麽国际玩笑?才三岁就自己睡?
  咬咬牙,把人抱了起来,看一眼小不溜秋的女儿。哎……明年夏天再说吧!!!
               第004章
  「爸爸,刚才在汪奶奶家,说要送我上学是真的吗?」趴在老爹身上的人儿,
脆脆的嗓音从背上喏喏的传达到颈窝处,高大的个子背著刚到自己脚腕处的女儿,
长长的斜影拉在满是泥坑的小路上。这样的的画面很温馨,也很有美感。
  等著回答的邹贝,看著爸爸的後脑勺,吹口气,打算把正在沈默的爸爸拉到
自己的问话中。说什麽上学,上学做什麽?小朋友又要做什麽?镇上又是那里?
自己去上学爸爸会一起吗?
  「贝贝,上学可以和很多小朋友玩,也可以学好多东西。」後脑勺被女儿吹
了些许风进来,偏偏脑袋很是宠溺的回答著女儿的问题。
  「那……爸爸要跟贝贝一起吗?」自己去镇上爸爸会陪著吗?从没接触过大
院子以外的小人这下可有点著急,小朋友能做什麽?有爸爸好?爸爸可是会背著
自己到处转悠,会煮好好吃的东西喂贝贝,晚上更会让贝贝睡在胸口上,每天早
上都有爸爸的梳头洗脸,各种伺候。
  「贝贝想跟爸爸一起?」女儿要自己一起?邹丰刚毅的脸上柔和了很多,从
贝贝出生到现在,都是自己把屎把尿的拉扯,现在贝贝要上学了,得把这麽个可
人儿送到学校,心里烦躁不安。
  「嗯!爸爸一起,一起上学!」
  怎麽能一起?孩子上学读寄校,得花好多钱,自己不去打工女儿用什麽?说
不出骗女儿的话,邹丰紧皱的眉头就没松过,说多无益,只能选择沈默。
  「爸爸,你说,一起,一起上学!」带著哭腔的声音再次传来,女儿这会跟
自己杠上了?要怎麽跟女儿说?小家夥小气得狠,得罪不起。
  「贝贝想跟爸爸一起?」慢悠悠问话也只是想扯开话题而已。
  「嗯!一直跟爸爸一起,不要上学!」邹贝很认真很认真的回答老爸的话,
自己绝不离开老爸。没爸爸的邹贝是活不下去的。
  宝贝的话,让背著女儿的男人身躯震了震,一直吗?是……一直?现在孩子
还差几个月才四岁,是不是可以等到稍微大一点再送去上学?再次考虑到女儿能
接受外面的世界吗?和同学合得来吗?要不也可以等到六七岁再去。这样还能和
女儿多呆上三两年。这个办法可行!
  「贝贝?」
  「嗯?爸爸?」
  「那贝贝现在可以不去,但是以後等贝贝再大点就要去上学好不好?」刚说
完邹丰就有点後悔,自己这样是不是太过宠溺女儿?到底是女儿离不开自己还是
自己舍不得女儿,邹丰没能分清。
  「嗯,嗯,嗯,爸爸最好,最喜欢爸爸。」小短腿又开始蹦,上下乱蹭,瞧
这高兴的劲,嘴角弧度拉开,邹丰喜欢女儿笑,只要女儿开心,什麽都不重要,
反手把邹贝抱到胸口来,亲亲红通通的小脸蛋,邹丰内心是满足的,喜悦爬上眉
梢,淡淡的余光照在黝黑的脸上,看上去很温暖。
  「爸爸,真好看。」抱著老爸的脖子,仰著小脑袋瞪大了眼,漂亮的眼瞳像
大葡萄,闪著满满的崇拜。
  好看?泯回嘴角,细长的眼睛眯了又眯,常年被太阳照晒的皮肤跟炭灰有得
一拼,因为要做的事太多,不方便打理自己,连头发都是自己剪成的板寸样子,
在女儿眼中这样的自己是好看???
  「贝贝喜欢爸爸吗?」低沈的声音因为问这样的话而颤抖,刚说完就收紧抱
住女儿的手臂,身体紧绷得像块铁石。
  「喜欢,贝贝喜欢爸爸,爸爸也喜欢贝贝!」说完就扭扭被老爹楼疼的PP,
嫩嫩的童声想象不出可以说出这麽肯定的话语。生怕爸爸说不喜欢自己,邹贝可
没忘记补充一句,爸爸也是喜欢贝贝的。女儿扭屁股的行径让不自然的男人放松
了身体,肯定的喜欢让邹丰心里很是满足,张开一嘴整齐的白牙,爽朗的笑声传
遍了满是泥坑的乡间小路。
  摸摸老爹黑黝黝的下巴,狠刺,小手被戳得好疼,可是爸爸喜欢用下巴扎人,
每次都咧嘴笑,为了能让爸爸多多笑,邹贝用自己的小脸蛋磨蹭了上去……吼吼
吼……疼,扭开头。不蹭了。
  女儿可爱行为,逼得邹丰掩不住嘴角的笑,邹爸爸高兴了。邹爸爸一高兴的
结果就是继续用下巴扎女儿,而可爱的女儿小脸无疑是被扎的份,小小人儿那里
逃得开老爹的魔嘴?承受吧!
  笑笑闹闹间回到了家,放下玩累了的女儿,邹丰还得收拾收拾屋子,明天是
过年,上次卖猪的时候自己买的年货还没整理,本来汪奶奶是喊在大院子过年的,
可是邹丰觉得年三十自己跟女儿过很温馨,所以今天先去大院子提前在汪奶奶家
过了年,吃了饭就回来了。
  女儿坐门边忙活自己的小布花衣服,邹丰楼上楼下的收拾屋子,床铺换上了
干净的毯子,帷帐也换上洗净的白色。家里狠有种焕然一新的感觉。
  一手提壶,一手拿著碗,倒上小半碗准备尝尝在镇上打的散酒,邹丰就感觉
对面传来了强烈的视线,视线里有的是强大的不满。扯扯嘴角,很无奈的抬起头
看看女儿。
  女儿那表情……说有多可怜就有多可怜,邹贝一个人坐门边,转过头看著老
爸端著的碗,红红的鼻子因为憋哭吸了又吸,小嘴直接把瘪了下去,润润的眼眶
泪水直打转。眼珠子瞪著碗,无声的抗议,每次有什麽好的东西爸爸都是第一筷
子!到自己嘴里,今天爸爸连叫我看看是什麽都没有,瞅著碗的眼神满满的渴望
都溺了出来。
  呵呵,这丫头,邹丰也不说话,起身大步跨过去,伟岸的英姿直接蹲下把碗
睇到女儿面前,给宝贝闻闻。
  呼呼……好辣,冲鼻子,本来为了憋住哭声的孩子,闻到冲人的酒味,脑袋
直接埋到老爸脖子里:「哢哢哢……」嚎上了。
  「呜,爸爸,这是什麽?臭!」闷著声音颤颤抖抖的讲,爸爸吃什麽呢?好
臭!
  「呵呵,不给哢,这是吃了能让爸爸睡觉的东西。」唉……邹丰还真不喝酒,
和女儿在一起的每一天都很满足,也没什麽要表达的,买了点酒乐呵乐呵。只是。
这都要给女儿解释,不免有点难堪。
  「额!」爸爸每天都不睡觉吗?歪著脑袋。惨兮兮的脸上还挂著泪花。满脸
表示的都是问号!
  「爸爸吃了这个睡得更好!」语无伦次中!
  「???」问号增多……
  「……」
  「宝宝,爸爸吃了这个咱们就睡了,明天可不许睡懒觉!」三两口喝完倒在
碗里的白酒,擦擦嘴,酒烈得很邹丰有点受不住。把碗放桌子上,给女儿擦把脸
就上楼。
  邹丰家有两间屋子,楼上楼下就四间,楼下一间是灶屋,一间就搁放东西和
吃饭,楼上以前自己一间,老母亲一间,现在那屋子也给空出来堆放东西了。自
己睡的屋子唯有能看的只是一张大床和一个抽屉柜,这还是当初娶邹贝娘请木工
来做的,现在就俩父女,大多东西都是女儿的,看上去也比较宽敞,只是冬天屋
顶缝还是会有冷风吹进来,不放下床帐风呼呼直接打人脸上,别提有多刺骨。
  给女儿脱下外衣放进被窝里,自己也跟著脱下外衣睡了下去,邹贝是团火,
小人儿身上暖和,这是邹爸爸的感觉。邹贝觉得老爸胸膛震动有力,宽阔而平坦,
睡著也很暖和,在这个几个冬天,俩父女真有点相依为命的感觉。
  邹丰一躺下还没来得及关灯,女儿就直接爬上来了,因为喝了酒,身上更是
烫得吓人。女儿这团小火,就差没把邹丰给烧起来,收回拉开关的手,抱著自己
可爱的女儿,邹丰心里是满满的爱。
  给女儿自己能给的一切,这就是邹丰的想法和做法。打在女儿背上的节拍跟
自己心跳的频率是一样的。
               第005章
  「宝贝,起床了。」宽大的红木床边,站著一个身材庞大的男人,用著比对
媳妇还温柔的声音喊自家女儿起床。说是不睡懒觉,这小丫头不睡懒觉太阳要打
西边出来。
  昨晚上的折磨,跟以往的任何一次相较堪比惨烈,晚上睡觉时喝了点酒的邹
爸爸抱著一团小火,这团小火把把邹爸爸烧晕了,被女儿各种折腾的邹爸爸无奈
天没亮就起床了。
  起来把今天需要的食材,一应俱全弄好,天都大亮了,说了不给女儿睡懒觉
的邹丰用行动证明自己说话是算数的,直接把肉呼呼的女儿从被窝里抱起来。
  「555555555555555……爸爸,睡!」知道是爸爸来抱自己
了,邹贝也想撒娇再睡会,揉揉睁不开的眼睛,头一歪,接著呼呼……
  「贝贝,昨天爸爸怎麽说的?」冰冷带著威严的叫声迫使邹贝不情不愿睁开
双眼,爸爸不高兴了,爸爸不高兴,自己的日子肯定不好过。
  邹贝抹掉嘴角的口水,既无奈又得瑟的爬上老爸胸膛。这是习惯,每天邹贝
都是被爸爸抱著起床的,今天也不例外。
  看看女儿揉著嘴角的口水,半眯著眼的懒散样子,邹丰喉管咽了一下口水,
宝贝女儿昨晚睡觉又不老实,本身就喝了酒的邹丰差点被女儿蹭到走火入魔,苦
无宣泄的男人只有半夜起身到猪圈解决自己的欲望。这是媳妇走了带著孩子快四
岁的第一次,第一次被迫跑进猪圈解决……想到自己干的戳事,邹丰刚毅的脸上
出现了裂缝。
  邹贝对自己的老爹是狠上心的,老爹高不高兴一眼就能看出来,就这会老爹
身上冒出的冷气也直接把邹贝给冻清醒了。赶忙用脸蹭蹭老爹的下巴……讨好式
的咧了咧嘴。
  鼓起勇气对著黑脸爸爸说:「爸爸……起床。贝贝起床……」说完就把头低
下了,老爹头顶有冒烟的前兆。最好还是躲避躲避风头。
  女儿的滑稽让邹丰稍稍开怀了一点,想想问题都出来自己身上,怪什麽女儿,
作为父亲,怎麽能对自己的孩子有这样的想法?何况女儿还不到四岁?真是该死!
  爸爸没反应???某女不仅害怕起来,偷偷的往上瞄了瞄……咿……老爸看
著我做什麽?
  「爸爸……抱抱。」蹭掉被子,张开手就要抱……棉毛衫已经被女儿晚上睡
觉的时候蹭落了两颗扣子,现在这模样,真有点想入非非了。
  看著女儿伸过来的手,邹丰摇头,细长的眼眸布满无奈,拿过晚上给女儿脱
下的棉袄从新穿上,邹丰有点造孽的感觉,现在这些事都是自己折腾出来的。还
好女儿比较乖巧,操的心也不多,每时每刻都和自己在一起,足够满足自己的私
心。
  「贝贝,起来吃早饭,爸爸今天要忙,你自己一个人玩,但是不给出门去。」
下达最後通牒穿好衣服就抱著女儿下楼,冬天雾气大,外面都是湿湿的,而且外
面吹风,比较冷。
  「我跟爸爸一起。」邹贝那里愿意一个人,从来都是老爹的尾巴。
  「可以一起,但不给捣蛋!」邹丰做事的时候什麽时间做完,女儿那喋喋不
休的小嘴到哪会才会闭上。为什麽的东西太多,有的连邹丰自己都不知道,怎麽
回答?
  「嗯,不捣蛋,不捣蛋,贝贝是爸爸的宝贝,最最听话!」邹贝羞羞的扭扭
小身板。自个先不好意思上了。爸爸不夸,自己夸,反正都是爸爸的宝贝,精致
的小脸洋溢著满满的自豪。
  年三十,中国人最注重的节日,也是家家户户团圆的日子,搬离大院子来过
独门独户的邹丰家,也没有显得那麽冷清,女儿闹闹腾腾的欢语声抵消了孤寂的
邹丰,没有了老母亲,没有了媳妇,自己有个可爱漂亮的女儿,再烦的心事也会
被闹腾不见,高大威武的男人忙忙碌碌弄好了一桌子的菜,给女儿换上了新衣裳,
看著女儿喜气洋洋憨样,邹丰脸上的抿笑没有停过。
  饭菜弄好後,女儿已经爬上桌子看著老爹烧了一桌子的菜,惊叹!这……白
白嫩嫩的是什麽???这……飘著红红一块一块的又是什麽???见都没见过东
西,邹贝不敢下筷子了。
  夹块豆腐放女儿碗里,看著女儿调皮的大眼睛盯著自己,邹丰心里乐开了花。
  「贝贝,这是豆腐,爸爸没放辣椒,你吃。」爸爸发话,吃……
  「贝贝,这是鱼,没有刺的,爸爸已经给你弄干净了,吃吧。」爸爸发话,
继续吃……
  「贝贝,这是番茄炒鸡蛋。」埋头苦干……
  「咿!」吧哒吧哒嘴……酸……秀气的小脸已经揪到一块去了。
  「哈哈哈哈……」看著女儿还在吧嗒著小嘴,坏老爹忍不住的狂笑。
  把碗里的番茄转站到老爹碗里,邹贝继续跟碗里其他的食物奋战,不好吃的,
不喜欢吃的统统扔到老爸碗里,邹丰叹息,难道女儿还挑食不成?瞧著女儿与食
物奋战的猛劲,邹丰心情巨好!吃过饭,把家里收拾收拾准备带著女儿出门溜达
溜达。
  下午的天气相对要好点,山里的雾气已经散开,视线也能望出去,抱著女儿
出来走走的邹丰,看著盛茂的大山,绿油油的一片,呼吸这天然清新的空气,精
神倍爽。这时候山里也没什麽动物出没,也没什麽野花,草地有些已经枯萎,只
有山林的树叶还是绿油油的,邹丰靠著树杆坐,女儿靠著老爸的胸膛,看上去很
是狭隘,生活过得也是有滋有味。
  在外面晃荡半天的父女俩也起身准备回去了,寒冬,天黑得早,每天收拾女
儿就够邹丰忙得。
  「贝贝,醒醒,咱们回去了,晚上要洗澡吗?」女儿已经好多天都没洗澡了,
小孩子身上汗得快,自己一大男人随便用水桶冲洗就可以了,可是女儿得伺候好,
伺候不好,最後倒霉的还是自己。早上被自己强迫挖起来的人现在算是补瞌睡吗?
  「洗,回去吃了豆腐就洗澡澡。」迷迷糊糊中念念不忘的还是豆腐!!!
  「呵呵。好,爸爸给咱家宝贝热豆腐吃。」听到爸爸答应热豆腐吃,心满意
足的邹贝趴在老爹胸口。听听声音,每次爸爸一高兴胸口震动得好厉害,跟打雷
似的。
  带著女儿回家吃了热的豆腐,洗了个香喷喷的澡,其实就一块肥皂。问问女
儿困不困,还是把人给抱到楼上去,今天女儿真没捣什麽蛋,乖乖的吃饭,乖乖
在一边看自己煮饭,出去转悠的时候女儿也在自己身上睡觉。
  邹贝这会是真睡不著,下午睡了个懒觉,这会兴奋劲正在头上,胖乎乎的小
短腿这会到是有劲,平时大多时间都赖在自己身上的女儿,在床上又蹦又跳,木
床被摇晃的『咯吱咯吱』响。
  「邹贝,你这是要造反吗?」假装微怒的男人轻声叱喝女儿。
  瘪了瘪嘴,抬眼看看说话的老爹,身上没冒冷气,继续蹦,「好了,好了,
贝贝,乖,躺下睡觉好不好?」温柔而宠溺的男人看著活蹦乱跳的女儿。
  抓著女儿的小手小脚,就开始脱棉袄棉裤,自己也赶忙躺倒床上,这要闹腾
起来,撒时候才能睡?虽说现在不忙,但是习惯早睡早起的男人那里容得下女儿
的闹腾,强制性压住女儿困在胸口。按著乱蹭的小脑袋拉上了开关,屋子里瞬间
黑了下来。
               第006章
  晚风徐徐,沿著细缝吹进小土房里,黑暗中,精神倍儿好的邹贝趴在邹爸爸
的胸口。摸摸宛如石头的胸膛,眨巴眨巴眼睛邹贝煞是无聊的蹭蹭脑袋:「爸爸,
贝贝睡不著。」
  昨天晚上的折磨某人可没忘记,今天晚上再来一遭可所谓要把自己憋疯,压
抑性的咳嗽一声,清清喉咙宠溺的问著女儿:「那……贝贝要做什麽?」
  邹贝一脸茫然,做什麽?黑漆漆的晚上能玩什麽?扭扭小身板嘟嚷道:「不
知道!」
  不知道就不知道,扭撒。痛苦的抱紧女儿,微仰著刚毅下巴,将脖子的曲线
拉到最长度,声线带著嘶哑道:「那贝贝给爸爸捏肩膀好不好?」
  「好!」腻歪腻歪爬起来,感觉到爸爸翻了个身,邹贝小手摸了上去。摸摸
脖子,再摸摸肩膀,顺著肩旁『揉』下来,一块一块都是硬梆梆的。
  额!带著肉呼呼的小爪子能按个什麽劲,说什麽捏?倒不如是一阵乱摸。趴
在枕头铺上的邹丰痛苦了,全身的感官都在哪双小手上,铭感的察觉到有什麽东
西苏醒了。侧侧修长的大腿,冷静!
  「爸爸,好硬,捏不动!」平时细嫩的童音,此刻听著更像催情剂般袭击著
邹丰的大脑,吸口气,放松身体,甩掉不堪的幻觉,邹丰趴著不吭声,挺尸!
  咿!爸爸睡著了吗?爸爸的背好硬,都是整块整块的,隔著棉毛衫的小手因
为用劲的『按摩』而通红,呼呼小手,爸爸睡著了?怎麽办?转过脑袋看著漆黑
的小窗口,扭回头小手继续跟石头块奋斗。
  从脖子揉到肩膀,顺著捏到腰侧,邹贝小嘴已经踹著粗气,爸爸的棉毛衫好
厚,捞上来?思想在转,小手跟著就行动,热呼呼的爪子直接伸进老爸背部,感
觉小手下的老爸『抖』了一下。
  「嗯?爸爸,你没睡著?」邹贝茫然的问。
  这都能睡著,真是有鬼,反手拽出小爪子,把棉毛衫扯下来躺好,遮住因女
儿揉搓而滚烫的身体,颤颤抖抖对著女儿讲:「贝…贝,不捏了,睡吧!」
  抱著邹贝的身体也有点发抖,腿间的强大已经起了小帐篷。要快点把女儿哄
睡著,自己好解决这该死的欲望。再这麽折腾,保不准自己对嫩小的女儿会做出
什麽事。
  躺在老爸手腕里的邹贝脑子转得飞快,原来爸爸没睡著?那刚在不和自己讲
话?原来都是装的,坏爸爸!拱拱脑袋,埋进暖暖的腋吱窝,邹贝不高兴的咕哝
著。
  「嗯?贝贝,什麽?」感觉腋下的女儿在小声嚷嚷,只是被欲望支配的神经
没能听见女儿的话,憋著欲望的声音又问了一次。
  「爸爸刚才都不和贝贝说话,还假装睡觉!」像只被丢弃的小狗用喏喏声音
回答著爸爸,无意的想抬起头看看爸爸的脸,却撞进一对在黑暗中发亮的眼神,
什麽都看不见!只有这双布满血丝的眼睛,里面太多的东西邹贝无法理解。刚想
张嘴问:「爸……」脑袋再次被邹丰霸道的压进胸膛。
  女儿问题太多,怎麽还不睡,身体快要爆炸了,需要宣泄的欲望从鼻孔传出
浓浓的气息,把女儿提上来趴到自己颈项间,邹丰单手摸进腿间的硬挺,说不出
的舒爽瞬间从嘴里泄出:「唔!」
  爸爸?「闷哼声从脖子处传来,邹贝只差没给邹丰憋死过去,抱著自己腰上
的手臂好紧,爸爸怎麽了?在小PP後面摸什麽?爸爸好像要哭了?想著就把小
身板转过去看看。
  黑漆漆的屋子里是看不见什麽东西的,唯有的感官就是爸爸好像把手放进裤
子里在动!
  是那里疼?要不爸爸怎麽老是揉搓?还越来越快?扭回去抱住爸爸的脖子心
疼道:「爸爸不疼,贝贝抱抱!」
  抱回女儿,邹丰觉得自己已经在巅峰边缘来回,女儿的扭动和喊声在胸腔在
听觉神经里成了强烈的刺激。手上速度加快,紧绷的大腿成笔直形,不大一会喉
咙狂吼一声:「啊!」
  「爸爸?!」邹贝小身子缩成了一团,颤颤巍巍喊著痛苦的老爸。
  哆嗦一下,瞬间清醒过来的邹丰赶紧擦擦手上的白灼,拍上女儿慑慑发抖的
小身板安慰道:「好了,贝贝,没事,爸爸没事。」
  「55555……爸爸疼,555……」肩膀因为爸爸的安慰话抖得更凶了,
爸爸刚才太痛了,叫的好惨。从没看见爸爸那麽痛苦过,吓得不知所措的邹贝这
会只知道哭。
  「贝贝,爸爸不疼了,乖,不信爸爸给你看。」女儿被自己吓坏了,邹丰才
刚从欲望中解脱出来,心阵阵的揪著疼,伸出手拉开灯,抱著女儿往上蹭,靠在
枕头上,让宝宝看看自己已经没事了。
  朦胧的灯光照在邹丰满足的脸上,欲望刚刚发泄过的男人,黝黑的皮肤上呈
现淡淡的红光,细长的单眼盯著宝贝女儿神似潭水,微翘的睫毛轻轻煽动著,刀
削而饱满的五官,因为宠溺的眼神而变得柔和,扯开嘴角拉开一个弧度,摸摸女
儿发呆的小头颅轻声问:「你看,爸爸说没事了吧?」
  邹贝有点懵,张著水灵灵的大眼转来转去,爸爸真的好好看,为什麽爸爸的
眼睛会发亮?微笑的脸孔看上去好温暖,好想摸摸。不过爸爸好像真的不疼了。
  从新靠在爸爸的胸口,邹贝紧紧的呼出一口气,小心的说:「爸爸,别吓贝
贝!」
  知道女儿害怕自己刚才的样子,邹丰叹了口气,平躺在床上关上灯,安慰著
女儿「嗯,贝贝,没事,爸爸不疼,贝贝乖,睡觉好不好?以後爸爸都不吓你了。」
说完跟著就拍上女儿小小的背部。
  经这麽一折腾,本来很兴奋的邹贝也困了,跟著爸爸拍打的节奏走进了梦乡,
梦里有温暖的爸爸,这就足够了。
  闭上双眼,剑眉紧皱的邹丰,脸上的表情复杂而痛苦,欲望是被发泄了,随
之而来的压力,重重的敲打著这个二十四岁的男人,首次在女儿面前露出禽兽般
的行为,邹丰觉得狠难堪,只有四岁的孩子什麽都不懂,因为自己的喊叫而吓得
痛哭,心底的悔恨剧烈增加,颤抖的眼缝顺著发髻流落一滴不堪的清泪。
               第007章
  转眼间邹家姑娘七岁了,幸福日子似流水,云深不知处的邹家村,些许阳光
暖暖照射在稀少的房屋上,看上去好似镀上一层金光,地里油菜花更是迎风而立,
一朵朵,密密麻麻在风中扭动著,五月的天微风徐徐吹过,左右摇摆的小草更是
挥动著细细嫩苗。
  坐在田埂上的邹贝手托著下巴,摇晃摇晃著头颅,目光顺著土里忙活的爸爸,
高大伟岸的身影挥动著土里杂草,额间细细汗珠顺著脸颊流进油菜地里。精致的
小脸上满是幸福。
  站起来吹吹风,邹丰擦擦额头上因为忙碌的汗水,抬头看看女儿,乖巧的坐
在田埂上,小脸上挂满了笑容,一双黑白分明的大眼猛得盯著自己看,小模样咋
长得不像她妈妈呢?小鼻子没事就往上耸两下,浓密的睫毛也盖不住闪闪发亮的
黑瞳。
  可爱的女儿……邹丰瞳孔缩紧,眼里流露出不舍,再过个把月,把地里的菜
籽收完,就该送孩子去读书了,因为私心,女儿已满七岁,童年的孩子都上了一
年级,自己的女儿只会数数,这还是自己平时教她的。自己再舍不得也不能害女
儿,何况不出去赚钱孩子以後用什麽?上次邹勤回来同自己说好了,去他承接的
工地上班,只是,这事自家女儿还不知道,也不晓得以後会怎麽闹腾?
  「爸爸,菜花好看吗?」手里拽著油菜花邹贝睇到发呆的爸爸面前问。
  低下头看著女儿白嫩小手里的菜花,邹丰扯开嘴角宠溺道:「没有贝贝漂亮!」
放下锄头,弯腰抱起长高的女儿,得到夸奖的邹贝很高兴,笑容扩大,乐呵乐呵
笑著:「爸爸也很漂亮!」
  「臭丫头,爸爸又不是贝贝,怎麽漂亮?」叱喝女儿的双眸载满著宠溺。
  「哼!爸爸就是漂亮,爸爸比贝贝漂亮!」说完双手就抱住邹丰的脑袋,用
天籁般的声音反驳著老爹。每次爸爸笑起来的时候真的好暖好暖。
  这丫头,自从夸女儿漂亮的频率增加,经常被女儿反过来说,真真是长大了,
都会看自己的脸色做事,随手掐朵菜籽花插女儿柔顺的辫子中,低头闻闻花香味,
邹丰满心满眼都是不舍。
  抱紧女儿看著自己,板上严肃的脸孔,邹丰带著不舍的语气对著孩子讲:
「贝贝,下个月爸爸送你去上学,到时候你可不能像现在这麽调皮?」
  「哦!爸爸一起吗?」看著爸爸冷下来的脸,邹贝全身有点抖。模糊的记忆
爸爸好像也说过送自己去上学,只是不知道是不是和爸爸一起。
  「……」张张发紧的嘴,邹丰说不出口。
  「一起吗?」盯著前面不说话的爸爸,邹贝再次小声询问。
  「不,不一起!」说完闭上眼睛,男人难得不看女儿可爱的小脸。
  「那……贝贝要去一天吗?」邹贝只知道一天也很长,不是没离开过爸爸,
以前爸爸去镇上,自己都是跟汪奶奶在一起的,等到天黑爸爸就来接自己,爸爸
每次都给自己买了好吃的,也有很漂亮的衣服。只是好像一天也很难过,自己都
不知道要做什麽。
  女儿打破沙锅问到底,邹丰知道这次不能逃避,深吸口气,硬著心肠对女儿
解释:「贝贝七岁了,早该上学,只是爸爸舍不得,多留贝贝在家呆了两年,现
在贝贝要去上学,爸爸不,不一起,要等到贝贝放假,爸爸才会来接你,所以,
贝贝在学校要听话,不能调皮,没有爸爸也不可以哭。」
  一口气说完,邹丰看看听自己说完话的女儿,细嫩的小脸卡白卡白,没有了
往日的红晕,满脸的泪水止都止不住,小肩膀抖得跟筛子似的。
  邹丰很心疼,女儿没接触过外面的世界,我要关住她跟自己在大山里一辈子?
害她一辈子吗?外面的世界是那麽的美好,山里除了自己女儿连个玩伴都没有,
女儿连童年孩子都没接触过,不可以这麽自私,自己更不该剥夺女儿本该拥有的
一切,这样的事邹丰干不出来,更怕女儿长大会恨自己,大手拍上女儿一抖一抖
的肩膀,不知要说什麽好。
  「唔……爸爸,为什麽要上学,咳咳……呜……不,不要上学,爸爸一起,
一起!」痛哭的小人连一句话都说不完整,边咳边哭,双手环住邹丰脖子,小腿
瞪得比那次都厉害。
  为什麽要上学,上学做什麽?不要离开爸爸,为什麽爸爸要送走自己,是不
是自己还不够乖?自己今天又没犯错,爸爸为什麽要吓我?
  「贝贝,不哭,爸爸心疼,爸爸以後会去接你的!」喉咙有点干,嗓子发紧,
强迫著自己忍住的邹丰都有点想哭,女儿的哭声在这廖无人烟的山里敲打著邹丰
的神经,心口痛得都在抽搐,抱紧女儿,按著哭得不能自己的女儿靠在自己颈窝,
邹丰哽咽了。
  「5555555555……爸,爸爸,不要……」
  「贝贝不哭,爸爸到时候给贝贝买好多好多的饼子,最最漂亮的花衣服,好
不好?」再不哄哄女儿,邹丰觉得自己要崩溃了,怀里的小身板又是咬,又是挠
的,直扑腾。
  这劲大得……
  直直身子,抬头看看老爸,眼泪稀里哗啦流满邹贝整张小脸,颤颤抖抖得讲:
「爸爸我不要花衣服,可不可以不上学?」
  「贝贝,告诉爸爸为什麽不想去?」女儿可怜的模样揪著邹丰的心脏。
  「上学就没有爸爸,贝贝不想和爸爸分开!」毫无疑问的回答著爸爸的问题,
邹贝还想哭。
  是麽?女儿也不想离开我吗?自己也不想,可是孩子不读书怎麽成?现在只
要心软就是害她,自家女儿是宝贝,怎麽能害她呢?
  「不听话的孩子,爸爸也不喜欢,再漂亮也不会喜欢!」狠下心对女儿说著
违背良心的话。
  敏感的邹贝轻轻的抽泣,自己果然不听话,要不爸爸怎麽会不喜欢?是不是
自己去上学爸爸就会喜欢?可是要跟爸爸分开?55555555555555
55狠狠的下了个大决定:「爸爸,喜欢,不要不喜欢贝贝,贝贝去上学!」邹
贝要让爸爸喜欢自己,不能让爸爸不喜欢,上学就上学,爸爸说会来接我的,大
不了上学回来,以後再也不分开。
  女儿愿意去上学是好事,可是邹丰很难受,只要上学那是一天两天的事?以
後分别时刻会太多,自己是不是每次都要承受送女儿离开自己身边的残忍?这是
对自己的惩罚吗?惩罚自己作为父亲对女儿抱有龌龊的思想?惩罚自己对年幼的
女儿持有丑陋的欲望!
  可是,只有这样才不会害了她!
  收紧抱女儿的双手,眼中聚满雾气,刀削紧绷的侧脸看上去太过悲哀,暖暖
的太阳躲进云层,站在山头有的只是冷风嗖嗖刮过耳边,好冷,邹丰只觉得好冷,
女儿在怀,也温暖不了快要零碎的心。
  太阳下山了,没有阳光照晒的大山看上去阴嗖嗖的,侧过头邹贝看著沈默的
爸爸,高挺的鼻子有个完美的弧度,嘴唇很有棱形咩紧,顺著爸爸的视线看过去,
对面的山头被雾气环绕,白茫茫的一片,爸爸在看什麽?童音响起:「爸爸,你
看什麽?贝贝去上学,不要不高兴好不好?」
  收回思绪,看了眼可爱的女儿:「爸爸没看什麽,爸爸最喜欢贝贝,没有不
高兴,我们回家好不好?晚上要吃什麽?爸爸给贝贝煮。」
  「嗯,贝贝晚上要吃洋芋丝,爸爸炒的好好吃。」还不知离别苦的小人儿现
在没有心思体会大人的心酸,高高兴兴的想著爸爸炒的洋芋丝。
  「呵呵,那贝贝要多吃点,快快长大。」勉强的笑声显得那麽苍白无力,弯
腰空出一只手提起锄头往回走。
  「嗯,贝贝吃大大的一碗,要长得像爸爸一样高!」到那时候就可以不离开
爸爸了,真好。小小的心里种了根,发了芽满满都是不离开爸爸。
  「好,贝贝抱紧了,咱们回家。」
  生活真是滑稽,让自己这个变态爱上自己的女儿,可悲的是女儿还只是孩子,
自己不是变态是什麽?从女儿四岁後,欲望就想禽兽般猛然袭来,每晚等到女儿
睡著自己就会抚慰强大的欲望,强烈的道德感击打著自己的内心,被欲望支配的
神经压下了乱伦的可耻,那时候的自己是在巅峰上游走,也许,如果不是因为女
儿太小,把可人儿撕开果腹的可能都是有的。现在好了,宝贝女儿去上学,去学
知识,远离他这个禽兽老爹,对自己对女儿都是最好的出路,是自己太过执迷不
悟了。
  只是,为何想到放开女儿,自己的心会如此的痛?
  老爸的脸看上去太过严肃,眼神闪过的东西那麽多,自己一样都看不懂,只
是爸爸的样子看上去好可怜的,小小心里也会跟著揪上,无意伸出手摸摸爸爸的
脸颊:「爸爸?你又在想什麽?」
  邹丰用头拱拱女儿,闷声说:「爸爸在想贝贝那麽漂亮,去了学校跟人跑了
怎麽办?」
  「跑?去哪?爸爸乱说,除开爸爸,贝贝谁都不要!哼!」邹贝不高兴的转
开了头,爸爸在说什麽?自己跟谁跑?谁有爸爸好?才不要别人呢!
  女儿生气了:「对不起,爸爸说错了,贝贝最喜欢爸爸,哪都不去。」赶忙
道歉,自己想多了,女儿还小,能去哪里?自己是不是太霸道了点。
  说话的同时,抱著女儿的邹丰已经走到家门口:「贝贝,到家了,下来吧,
爸爸洗手给你烧洋芋丝。」边说边放下手臂上的女儿。
  别扭的邹贝不愿意下来,双脚垫地上,紧紧揪著爸爸的衣领,不吭声。
  「嗯?贝贝?」女儿别扭什麽?
  「爸爸,以後不给乱说。」小声的对著爸爸说。
  「什麽?」睁大细长的双眼看著扭扭捏捏的女儿。
  「贝贝不会离开爸爸的!爸爸也不准离开贝贝!」仰著头,满是可怜的脸上
带著些许的怒气。
  用麽指摩擦著女儿有些红肿的眼圈,邹丰眼里闪著宠腻:「爸爸刚才说错了,
以後再也不说,现在爸爸给宝贝煮饭去,好不好?」
  得到肯定的话,邹贝放开揪著衣领的小手,站在一旁等著爸爸开门,随後跟
著进了屋子,半步都不离开邹丰的身边,前前後後的追。
  「宝贝慢点,别撞桌子上。」天还没大黑,屋子没开灯。女儿屁颠屁颠跟在
後面一阵跑,邹丰腿长,跨一步邹贝得小跑三步,好动、女儿片刻都安静不下来。
  正准备去舀水的邹丰站那里等女儿,生怕孩子摔到哪里,轻声喊道。
  「爸爸,贝贝跟你一起。」站到邹丰脚边,邹贝可怜兮兮蹭蹭手里拉著的裤
管。
  强烈的幸福感打上邹丰的心头:「爸爸不去那里,宝贝去板凳上坐著,别乱
跑。」
  好不容易让自家宝贝消停会,手里抓紧切菜,洗锅,烧火,不一会屋子里飘
出浓浓的香味,女儿应该都饿了,邹丰把菜端到桌子上,就看到女儿在取碗筷,
石板有点高,垫著脚尖也只能摸到边缘,看著小儿人卖力的伸著手也摸不到碗,
邹丰笑出了声:「宝贝还是多吃点饭,长高了在帮爸爸取碗吧。」现在那舍得让
女儿做这些,走过去抱上小儿人,拿上碗筷笑兮兮的说。
  「爸爸笑贝贝矮呢!」
  「没有,心疼都来不及呢。」亲亲女儿的额头,邹丰笑开的牙齿闪闪发亮。
  没有才怪,不理爸爸,邹贝跟桌上的菜较劲,狠狠的咬,腮帮子鼓鼓的好不
可爱。
  剑眉微皱,细长的双眼闪过金光,女儿是个小妖精,无时无刻不在勾引著自
己犯罪,可是。思绪飘远……
  收敛心神,自己应该珍惜现在的每一刻。
               第008章
  我叫邹贝,今年九岁,上一年级,我有个爸爸叫邹丰,可是有没妈妈,老师
说爸爸在外面赚钱送我上学,七岁的时候爸爸送我来到这所学校,我就再也没见
过爸爸了。
  朦胧的记忆已经不是很深刻,好像爸爸说放假会来接我回家,可是没有,没
有等到高大的爸爸出现在学校的身影,没有同学愿意和我玩,要学习的东西也好
多,老师说跟我同年的孩子都上三年级了,我要多努力,赶上其他同学的脚步。
  爸爸温暖的脸孔淡淡的消失在脑海里,偶尔想起,自己忍不住也会哭,为什
麽爸爸要骗我?为什麽不来看可爱的贝贝?爸爸忘记了来学校接贝贝回家吗?
  旁边想起同学的声音:「邹贝,你又在发呆,老师布置的作业你做好了吗?」
叫我的人名叫龙涛,比我矮上好多,还强迫我叫她『哥哥』,想得美,才不要呢,
每次都偷看我的作业,好讨厌。
  可是有时候龙涛对我很好,龙阿姨每次来看他,带来的零食大半都是被自己
吃掉,所以我也没那麽讨厌他啦!
  「没有啦,干嘛?是不是又想抄作业?」撅著嘴不满意的回答著打断我想爸
爸的人。
  「邹贝,你给我抄作业,晚上我给你兔子糖吃好不好?」同桌的小矮人龙涛
凑著头颅就想看我的作业本。蒙住,不给看。
  瞪著龙涛,腮帮子鼓起:「不吃,上次吃兔子糖,把我牙齿都粘掉一颗。」
坚决的摇摇头,上次掉牙可是把我疼上好一阵子。
  「那给你吃苹果好不好?」诱惑的声音再次响起。
  苹果吗?大眼珠闪闪:「老师知道要罚站的。」苹果好甜的,好想吃,可是,
给老师知道就完蛋了。
  「邹贝!不会的,我就抄一点点,真的,就一点点。」说完小小的手指头还
比划著指甲盖那麽长一点,再不把作业写好,明天就不是罚站的问题了,想抄作
业的龙涛急得脸憋得通红。
  「贝贝,好不好?就一点点?恩?」龙涛拼命的挤著大眼睛,想博得邹贝的
同情。
  「不许叫我贝贝,再叫以後都不理你了。」转过头眨眨泛起雾水的眼睛,只
有爸爸才可以叫贝贝,不要别人叫,不喜欢别人叫。
  「好好好,不叫贝贝。那你给我抄好不好?」龙涛黑亮亮的大眼看著我,每
次都会被那双眼珠子拉进去。不自觉的点点头:「那你就抄一点点。」
  松开手,把本子推过去一点,瘪瘪嘴,真是的,每次上课都不听,老师布置
作业的时候又著急,要不是看在对我还算好的份上,才不理你。
  教师里就只有我跟龙涛两个人,其他同学回家的回家,出去玩的还没回来,
跟我们睡一个屋子的还有两个同学,可能出去玩了,还没回来,龙涛是其中的一
个,四个人当中我最大,他们都只有七岁,我经常被同学嘲笑,因为我比他们大,
但是才上一个年级,好多同学都看不起我,所以除了龙涛,没有其他的同学愿意
跟我一起玩,所以我也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