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iiijjwq'><tfoot id='iiijjwq'></tfoot></pre>
  • <center id='iiijjwq'></center>
      <p id='iiijjwq'><tt id='iiijjwq'></tt></p>

    1. <tt id='iiijjwq'><b id='iiijjwq'><td id='iiijjwq'></td></b></tt>

      当前位置:首页 > 当前栏目 > 正文

      漫画行业盈利大考迫近:麦萌漫画如何凭借广告营收突围?

      发布日期:2017-07-18 11:46:45


      “漫画平台是一门烧钱的生意”的论断正在被打破。
      2017年7月14日,麦萌漫画“生如夏花”战略发布会在上海召开。麦萌漫画创始人兼CEO孙于淼表示,麦萌漫画从2016年8月正式开始商业化,2016年年底整体营收为1700万元人民币,其中70%为广告流量变现。目前麦萌漫画单月营收介于300—500万之间,预计2017年实现营收4000万以上,净利润500万。
      麦萌漫画成立于2015年9月,基于移动端的原创漫画平台,其商业模式为付费签约漫画家进行内容生产,孵化原创IP。创始人孙于淼曾为手游媒体游戏烧卖创始人。目前,麦萌漫画平台总用户数量已突破2000万,日活用户超过200万。内容储备上,拥有5800多部作品,独家签约作品数百部,数十位签约漫画家。
      与日本以漫画杂志为主体的IP孵化土壤不同,中国二次元IP主要以网络平台为竞技场,市场尚处于早期培育阶段,不论是影视化还是付费阅读均处于早期试水阶段,由此造成市场内的平台型玩家大都处于野蛮生长的“烧钱”状态。仅腾讯动漫一家,2016年支付给内容创作者的报酬便已超过3.8亿元。
      那么,在一片亏损的市场大环境中,麦萌漫画是如何实现正向盈利的呢?
      漫画行业洗牌前兆:盈利大考
      正在迫近,麦萌漫画缘何脱颖而出?
      从2014年电子漫画阅读平台融资加速算起,资本进入漫画行业的时间,已经步入第三个年头。在过去的三年,在经历了盗版清除、条漫崛起、付费阅读日渐成熟等大事件之后,漫画行业的生长土壤已经发生变化:国漫取代日漫成为漫画消费的主力内容,平台间的流量排名日趋稳定,漫画IP开发的产业链条已经打通。
      上述迹象无不表明,漫画行业的盈利大考正在迫近。
      孙于淼在接受数娱梦工厂专访时表示,“做内容平台,没有太多弯道超车的机会。我们能够做的就是,稳打稳扎地扩大自身的体量和IP矩阵。而想要持续稳定地运转这部IP孵化机器,建立一个健康的盈利机制可以规避接下来的很多风险。”
      麦萌漫画的商业化进程始于2016年8月,初期走的也是影视化和游戏化的IP变现道路。但孙于淼很快发现,IP变现受制于题材周期波动的影响,“比如穿越剧火的时候穿越题材就很好卖,题材遇冷之后就门庭冷落”;此外,影视化和游戏化的回款周期普遍偏慢,三到四年才到账结清往往是正常现象。由此造成的结果是,虽然有利可图,却无法以此建立稳定的营收机制。至少在早期阶段的确如此。
      反倒是之前抱着试试看态度的广告业务,随着流量数据的增长异军突起,成为了麦萌漫画的营收主力。目前,麦萌漫画平台总用户数量已突破2000万,日活用户超过200万。2016年,麦萌漫画的整体营收为1700万元人民币,其中的70%由流量广告贡献。
      在孙于淼的规划中,未来麦萌漫画广告业务和付费阅读预计占到营收构成的40%,其余60%由IP开发和衍生品销售构成。“这是一个阶段性的现象,在付费阅读和IP开发尚未形成规模化运作之前,早期广告收入占比偏高属于正常现象。未来的营收比例构成会不断趋向于预测值。”孙于淼说。
      大数据价值变现:
      由流量广告向原生广告转型
      随着麦萌漫画自身体量的快速放大,大数据细分的价值同样开始显现。
      孙于淼告诉数娱梦工厂,“目前我们的用户第一大省是山东省,第二大省是广东省,以二三线城市用户为主;一线城市北上广深中,广州排进了前十,大概是位于第八名的位置。”不断细分的流量,和精准的人群画像,对于品牌的定向传播构成了吸引力,从而助推麦萌漫画的广告业务由传统流量广告向附加值更高的原生广告转型。
      INMOBI是总部位于印度的全球第二大移动广告公司,也是麦萌漫画广告变现的合作方。INMOBI中国区亚太区副总裁王文祺认为,付费阅读和衍生品电商模式在漫画行业的变现路径上均存在一定不确定性,前者由于各平台间付费启动的时间差,流量会自动涌向免费的漫画平台,从而造成自身流量下滑;后者则是一门纯粹的电商生意,门槛很高且盈利周期长,”中国排名前十的电商平台,除了淘宝天猫与京东,大部分均未实现盈利。”王文祺说。
      相比较而言,广告作为一门经久不衰的生意,自然有其内在的稳定因素。
      事实上,随着漫画行业的高速发展,各大平台已经沉淀了少辙数百亿,多辙上千亿每年的阅读流量。这批消费力最为旺盛的14—22岁青少年注意力的洼地,亟待广告商们开垦。而平台大数据的介入,则使得品牌定向传播成为可能。
      麦萌漫画原生广告营销的逻辑是,通过对读者习惯的精准分析,以品牌原生广告的形式向用户传播,在降低单个用户广告阅读数量的同时,获得更好的品牌美誉度。在这个过程中,读者能够免费阅读到心水的漫画,广告商获得精准曝光,漫画平台获得变现,从而实现三赢。
      站在国漫出海的黄金年代前:
      为什么日韩成为兵家必争之地?
      和中国网文风靡美国的故事一样,国漫出海同样是一门充满想象空间的生意。
      孙于淼认为,海外漫画市场已发生了明显的变化,以日本市场为例,根据日本东京出版科学研究公布的2016杂志图书业状况,日本漫画杂志大衰退,衰退的原因主要在于智能手机的普及、电子阅读习惯的盛行。而目前日本本土的漫画电子阅读平台做的非常少,仅有的几家在内容储备量上也无法与国内平台匹敌。这对于国内漫画平台来说无疑是非常好的机会。此外,日本作为全球漫画大国,一旦在日本取得良好成绩,对于之后海外推广的影响力是非常可观的。
      正是基于上述逻辑,2016年9月,麦萌漫画正式登陆日本市场;2017年6月,麦萌漫画日文版的日活用户成功突破10万,并跻身日本移动漫画阅读平台的前十。
      纵观过去一年所取得的成绩,麦萌漫画已成功向日本输出了《月殇》、《安家有女》等16部人气漫画,并建立了当地的粉丝社群。“今年我们的小目标是,除了与日本本土漫画师、出版社进行双向合作之外,还将在日本推出漫画app并开启付费功能。”孙于淼说。
      相比于登陆日本市场所自带的广告效应,麦萌漫画选择于9月上线韩文版,则更多是出于商业利益的考量。在孙于淼看来,选择开拓韩国市场韩有着市场和创作资源的双重诉求,即依托成熟稳定的付费阅读环境实现盈利的同时,签约编辑与作者,将高质量的作品反输国内。尤其是韩国发达的条漫工业,对于增加漫画平台的内容竞争力有着显著效果。2017年年初,快看漫画率先引入了韩漫《照明商店》,目前的点击率已达14.46亿。这意味着,在国漫出海的商业通路上,各大平台间的混战将不可避免。而凭借韩文版APP的率先卡位,麦萌漫画将有望在接下去的竞争中占据先机。
      孙于淼表示,“新一代的消费者是不可能被引导的,尤其是95后为主的新兴消费主体,他们对于消费观和消费选择倾向都有自己的态度和想法,同质化的产品很难成为他们首选的购买目标,他们更多的是希望为产品本身或者产品背后的溢价去买单”。正如之前孙于淼所屡次提到的那样,“内容行业没有太多弯道超车的机会”,麦萌要做的就是提高内容的品质,以作品去为自己博得更大的版图。
      数娱梦工厂现已覆盖新浪微博、虎嗅、钛媒体、界面、百度百家、新浪创事纪、今日头条、搜狐、腾讯、网易、DT财经、艺恩、一点资讯等。
      内容交流与资源合作请联系:
      shuyumgc@126.com

      上一篇:买东西不结账,拿了就走?记者亲身体验“无人超市”
      下一篇:“双帽”六县(市)阆中建言促进国家历史文化名城脱贫

      相关文章:

      • 2017-03-16

      • 2017-03-17

      • 2017-03-23

      • 2017-03-23

      • 2017-03-25

      Copyright © 2016 66科技网 dhu66.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文章来自网友的提交收录,版权归作者所有
      如有权益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