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d id="ymntepi"><q id="ymntepi"></q></td>

              • <u id="ymntepi"><tr id="ymntepi"></tr></u>
                • <noframes id="ymntepi">
                • <tt id="ymntepi"><table id="ymntepi"><button id="ymntepi"></button></table></tt><form id="ymntepi"><p id="ymntepi"><ol id="ymntepi"><li id="ymntepi"><dt id="ymntepi"></dt></li></ol></p></form>
                  <small id="ymntepi"></small>
                  • 网上扎金花平台 | 传明年将有iPhone7s系列 增加红色款

                    66科技网

                    2018年09月19日 12:00

                      李成义直言,“以前村里垃圾成堆,污水横流,鸡鸭猪仔到处跑。别说游客会来,村里有点本事的人,都想往外跑。年轻人宁愿在城里挣两千多的工资,也不愿回家种地。”可是,全村总共才有500多亩的土地,也很难让北仍村在农业产业化上做出文章。

                      转机发生在2013年,琼海市开始推进美丽乡村建设,北仍村按照“三不一就”原则,坚持“不砍树、不拆房、不占田,就地城镇化”打造美丽乡村;2014年紧接着又启动文明生态村建设,坚持“科学规划布局美、村容整洁环境美、创业增收生活美、乡风文明素质美”的整体思路。

                      镇里邀请清华大学设计院对北仍村进行整体规划,在保护生态环境和特色村庄的基础上,投资800万元进行环村绿道和巷道硬化,建设游客接待中心、污水处理排放设施和供水供电系统,实施垃圾分类集中处理。

                      “村还是那村,树还是那树,人还是那人,格局在变,北仍村的内在没变。”李成义说,在专家指导下,家家房前屋后种花种草,村民破旧的老房子按照琼海传统民居的特色进行了修缮,变成了咖啡厅、农家乐;遗弃的老物件被重新收拾、摆放,和周边的环境融为一体。

                      “美丽乡村建设,不是简单的穿衣戴帽,必须要有产业支撑。”李成义召集大伙讨论后一致认为,打造城市后花园,发展乡村休闲游是可行之道。既能发挥村子的交通、生态优势,又能利用周边官塘片区8个城市社区的数万住户资源。

                      北仍村在保护绿色生态环境和保持村庄特色的同时,建成了三环骑行绿道、乡愁味道农家乐、草寮咖啡屋、北仍书屋、北仍大客厅、重教之家等一批景点。每天,村庄都吸引了络绎不绝的市民和游客到此深呼吸,了解当地文化历史,品味特色的农家美食。

                      一进北仍村,满眼的葱绿,扑鼻的槟榔花香和三角梅香,给人以祥和、恬静之感,原汁原味的老琼海乡村风貌让北仍村走上农旅融合的绿色发展道路。

                      不设围墙,不收门票,如何让人流变成收入?北仍村决定走合作共赢之路。村民除了在自家门前摆摊卖农特产品外,还合伙开起了休闲农家乐。

                      在橡胶林下的一处草寮中,村民王秋香正在为客人烹煮咖啡。38元一杯的草寮咖啡比城里还贵,却照样卖得火爆。王秋香说,来得都是熟客,每逢黄金周就忙得不可开交,几乎每天都要卖出一两千杯。

                      生意火爆是有原因的。北仍村是华侨村,当地人保留了下南洋时喝咖啡的习惯。由于当时村里穷,没有公共聚会场所,村民就在屋前树下搭起草寮喝咖啡。慢慢地,去草寮就成了喝咖啡的代名词。

                      2013年回家过年,她看到不少外地老人带着小孩来村里玩,可村里连个歇脚的地方都没有。恰逢村里正准备搞美丽乡村建设,看到商机的王秋香拿出全部积蓄,又从农信社贷款10万元,将自家橡胶林下养鸡养鸭的草棚改造成了“草寮咖啡厅”。

                      树荫下的木桌边,坐着不少游客,或轻声细语聊天,或闲看椰林围绕的田园。2014年开业至今,王秋香草寮咖啡厅一年的经营收入,已超过她17年在外打工的收入总和。嘉积镇宣传委员谢小茜笑着说:“香嫂现在足不出村,一年轻松挣个几十万元。”

                      此外,草寮咖啡厅还帮助7名村民解决了就业,每人每月2000元工资,管三顿饭,节假日加班有补助。农忙时请假,周末去学校接小孩,王秋香都会准假,“在村里上班就是为了让大家方便照顾家庭。”

                      同年,村民王理强以合股经营的方式开起了集餐饮、住宿、健身、体验为一体的“乡愁味道”休闲式农家乐,生意红红火火,还解决了35名村民的就业问题。餐厅食材优先从村民手中高价采购,除了主厨,员工全是本地人。

                      “一个都不落,人人要参与。”李成义说,这是北仍村发展之初定下的规矩,村里希望资源整体打包,营业所得每人都有。

                      村民刘建平早年也在外打工,如今他白天做完农活,就和妻子在村里规划好的摊位上,卖点自家产的木瓜、番石榴、杨桃,晚上在“乡愁味道”做保安,每月1700元工资。刘建平笑着说,“一手端着农业饭,一手端着旅游饭,收入节节高,工作家人两不误。”

                      老支书林宗浩挥笔写下“记住乡愁”几个字。他说,现在北仍村80%的村民都参股旅游项目,大家把“望得见山、看得见水、记得住乡愁”刻在村口的木牌上,就是要记住:要珍爱绿水青山,家园环境变好了,家乡的一草一木都能帮大家赚钱。

                      是在酒店度假,享受优质服务,还是去村里放松,呼吸新鲜空气,不少人都曾为此纠结。而现在,村道改到哪儿,围墙就拆到哪儿。

                      北仍村与官塘片区星级酒店御泉庄之间原本的围墙拆掉了,“要让到北仍村的游客想去御泉庄,住御泉庄的游客想去北仍村。”御泉庄酒店负责人潘进太说,御泉庄拆掉围墙,就是要融合两种旅游形式,也为北仍村提供了发展新模式。

                      在李成义看来,拆掉围墙,拆出了双赢,拆出了城乡互补、农旅融合。在北仍村的发展蓝图里,要进一步完善基础设施,以官塘温泉休闲度假区和白石岭景区为依托,打造乡村旅游休闲区;以官塘附近数万多居住人口的房地产项目为基础,打造候鸟老人健康养生后花园。

                      刚一入冬,63岁的赵海鹰便带着孙子从内蒙古飞到海南,“朋友推荐来琼海官塘,说这里有山有水有温泉,没事还可以去北仍村的林荫小道上散步遛弯,累了就喝一杯‘夫人咖啡’歇歇脚。”

                      赵海鹰说,北仍村就在朋友买的小区边上,走路不过十来分钟,村子不大,但给人一种曲径通幽的感觉,午后闻着花香、听着鸟语来走走路、洗洗肺,舒服得很。没住几天,她就跟朋友说明年还要来,也计划着在这买套房。

                      每次出差开车路过,王宇都会绕道北仍喝杯咖啡,买点水果。“村子刚好在海口到三亚东线高速的中间点,长途开车疲惫,正好适合下来放松休息下。”

                      “北仍村与周边城区的边界正在变模糊,村子给社区居民提供了休憩娱乐之所,社区居民为村民带来了旅游收入。”李成义说,发展乡村度假游后,村里的道路网都进行了优化,进出村的主干道也与城区实现了互通。

                      如今的北仍美名远扬,已成为游客的乐园、市民的公园、农民的家园,模糊了城市与农村之间、城镇与景区间的界线。北仍村为美丽乡村建设摸索出了一条可借鉴的路径,实现了“望得见山、看得见水、记得住乡愁”的中国乡村振兴之路。用李成义的话说,“我们追求的是一种幸福的发展方式,要让村民笑意写在脸上,幸福发自内心。”

                      “这个奖项对我来说是莫大的殊荣,更是一份责任。管理像国际食物政策研究所这样的研究机构既富有挑战性,也让我受益匪浅。”近日,国际食物政策研究所(IFPRI)所长樊胜根荣获“复旦管理学杰出贡献奖”。该奖项被誉为“中国管理学界的诺贝尔奖”。

                      在接受《中国科学报》记者采访时,樊胜根表示,看到中国在过去几十年里的腾飞,特别是在农业与减贫方面所取得的成就,他深感自豪,未来将为中国和全球农业发展贡献更多的管理智慧。

                      樊胜根自2009年起担任国际食物政策研究所所长,是第一位担任国际农业研究组织高层领导的中国籍雇员。“樊博士深为自己是中国人而自豪,他从不错过任何一次机会为中国人民及中国农业、食物和营养的发展机遇去发声。”联合国副秘书长兼“联合国增强营养运动”(SUN)协调员Gerda Verburg评价道。

                      从事农业经济与公共政策相关的研究工作30余年,樊胜根主要的学术成果包括率先使用生产函数法研究中国农业快速增长的根源,并提出制度创新和改革对中国农业增长贡献巨大。他所创建的经济计量系统模型可以对各类公共投资对经济增长的贡献进行测算,不仅为我国制定相关政策提供了有力依据,也被国际机构作为范本在发展中国家广泛使用。

                      樊胜根对中国西部地区进行了长期追踪研究,围绕公共政策与农村贫困建构了动态均衡的分析框架,探讨中国区域间发展不平衡的深层原因以及资源优化配置的规律,为政府制定并及时调整区域发展政策提供了有力参考,也为中国的经济转型和农村发展提出了建设性的意见。

                      他还积极倡导建立以营养和健康为驱动的国际食物新体系,并从全球视角出发,探讨了在新常态经济与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背景下,中国如何在食物安全和营养问题的全球治理上发挥更大的领导作用。

                      在担任所长期间,樊胜根为国际食物政策研究所从研究项目到对外合作都提供了独一无二的战略指导。他认为管理不仅对企业来说至关重要,对研究机构也是如此;而提高管理效能对中国乃至世界的农业发展和食物体系转型也有着举足轻重的影响。

                      深度贫困地区,是脱贫攻坚中最硬的“骨头”。在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历史征程中,深度脱贫难度最大、战线最长,也最需要研究战略战术。让深度贫困地区群众享有更多获得感,要紧扭住共同富裕的牛鼻子。

                      “从宏观经济政策的角度来管理农业部门、食品工业和农村发展,妥善管理农场和企业,以促进农业和食物部门更有效地增长,这对实现消除贫困、饥饿和营养不良的目标来说是至关重要的。”他说道。

                      十九大报告强调,要提高保障和改善民生水平,加强和创新社会治理,缩小收入分配差距,这为深度脱贫工作指明了方向。记者长期在一线采访调研,走访过上百个贫困村,深感只有共同富裕才能真正改变贫苦群众的境遇。

                      谈及国际食物政策研究所在中国的工作,樊胜根表示,“近几年,我们主要侧重于中国农业和食物系统转型。过去中国的农业发展强调主粮(如大米、小麦、玉米)的自给自足。通过科研投入提高产量,目前这个目标已经实现了。现在我们在和国家有关部门探讨中国食物系统转型的重要性,要给全国人民提供健康、安全、有营养的食物。”

                      要脱贫,先要分析贫困成因。从贫困者自身角度分析,可概括为五因五缺:即因病、因残、因学、因灾、因婚,缺地、缺水、缺技术、缺劳力、缺资金。从外因分析,经济禀赋不足、交通和能源等基础设施制约,属于共性困难。

                      “去年习近平同志提出了‘健康中国2030’,把全国人民健康放在优先发展的战略地位。我认为,健康中国不仅仅限于医疗、卫生,或者锻炼身体,同样重要甚至更为重要的是我们的饮食。如何保障饮食健康、营养、可持续,这是未来IFPRI在中国和全球的研究重点。”樊胜根进一步补充道。

                      深度贫困的特殊性在于,它是一定范围内的整体贫困,面积广大,且集中连片。诸如西藏和四省藏区、南疆四地州、四川凉山、云南怒江、甘肃临夏等地区,基础设施和公共服务缺口大,贫困发生率普遍在20%左右。据统计,全国12.8万个建档立卡贫困村,居住着60%的贫困人口,而这些最为艰难的贫困村,大多分布在集中连片区域。

                      “显而易见,中国农业农村的发展对国际农业政策研究具有重大的借鉴意义。”樊胜根表示,没有中国的农村改革,联合国千年发展目标中将极端贫困人口比例减半的这个目标就不可能实现。其他国家可以借鉴中国的经验主要有如下几方面:

                      首先,保障农民生产自主权、激发农民的生产积极性和活力。其次,开放农业市场,保证城乡地区之间流通,对国际市场保持开放的态度。再次,对农业农村进行公共投资,包括科研、基础设施和农业教育投资。其四,改善政府管制,加强各级行政部门之间的责任制。

                      这些生存环境恶劣、致贫原因复杂的贫困区域,区域经济相对滞后,靠个体经济示范带动发展,往往缺乏市场基础。如果不谋求长期共同富裕,只对建卡贫困户施策,那些收入刚刚超越贫困线的群众,随时有返贫的风险。

                      将来中国与国际农业市场会更加紧密结合。“中国现在面临诸如食物安全等方面的挑战,我认为行之有效的方法是,在提高国内粮食生产的同时,通过在其他发展中国家投资并培养国际市场来满足中国对食物安全和营养的需求。”樊胜根说。

                      有这样一件事,某贫困村2016年宣布“脱贫摘帽”,村里一名非贫困户曾忧心忡忡地问记者:“我们村脱贫之后,如果村里再有穷人怎么办?”其他人笑他杞人忧天。然而,这句话代表了群众对脱贫后续工作的一种焦虑情绪——他们能脱贫是有人帮扶,如果贫困户没能真正掌握脱贫本领,想到脱贫之后的路怎么走,他们不免心中发慌。

                      他同时表示,随着中国在海外投资增加,中国先进的技术、理念和管理方式给当地带来了巨大利益,但也有很多经验教训值得借鉴。在这方面,国际食物政策研究所可以提供丰富的国际经验和视野,与中国以及其他国家开展三边合作,使南南合作更加有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