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挝赌场 | 多窗口浏览图片,且无边框,从此和传统图片查看器说拜拜

66科技网

2016-12-09

  八项规定改变中国,作风建设亮丽明片不断擦亮。在中央八项规定实施五周年之际,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策划一组选题,立体式、多角度宣传中央八项规定精神。表情包是其中一项。这一组16个表情包,既有“巩固拓展中央八项规定精神成果”、“反对特权”等体现党的十九大报告新部署新要求的,也有“禁止违规用车”、“整治公款吃喝”等重申规定的,但由于数量有限,远没有对中央八项规定精神全覆盖。

  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络中心监督执纪信息处有关负责人:用表情包的方式,表达八项规定这一主题,也就是用现代传播手段,通过文字、表情、动作聚合的形式来讲述全面从严治党要求、党风廉政和反腐败的故事,凝聚社会共识,构筑强大舆论传播场,这是创新严肃话题表达方式的尝试。为旗帜鲜明突出主题,八项规定表情包主要传递出主张什么、反对什么的立场,同时也避免过度娱乐化,推动提升官方民间两个舆论场在落实中央八项规定神上的共识度,营造风清气正的网络生态。由于是尝试、探索,在表情包的数量、风格等方面还有提升改进的空间。

  表情包这种传播方式,符合广大网友的需求,现场感与代入感较强,用户体验效果也好。在中央八项规定实施五周年之际,我们坚持“严肃话题百姓视角”,推出一组16个八项规定表情包,供广大网友收藏、转发,用网友喜闻乐见的表达方式来宣传,就是想让中央八项规定精神深入网友、深入网络、深入人心,激发作风建设线上线下全方位正能量。

  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络中心监督执纪信息处有关负责人:12月3日上午11点前,中央纪委网站在头条发布“八项规定表情包来啦!”很快就被包括主流新闻网站、重点商业网站在内的数百家媒体转发,点击量数百万,反映出八项规定表情包倍受广大网友欢迎,更折射出群众对中央八项规定的赞许、拥护、爱戴之情。

  中央纪委网站使用表情包的表达方式,对全面从严治党、党风廉政建设主题进行宣传,是对提升宣传实效的尝试,也算一次对网站新的增长极的探索。

  老董算是经历过“动批”鼎盛时期的商户,“当年真的是赚钱啊!那个时候,每次过年回老家走亲戚,都是‘成功人士’的待遇,嘴上不说,心里还是特别高兴的,给晚辈们的红包都比别人的大。”

△ 11月30日,工作人员在大门贴完封条后,“东鼎”正式闭市。本文照片新京报记者王子诚 摄

  11月30日的北京,气温已经低至零下,西直门外南路上,询问“动批”在哪儿的人比往常多了不少。因为那天“动批”最后一家市场——“东鼎”闭市,这标志着北京正式告别“动批时代”。

  从2015年1月11日“天皓成”市场的关闭开始,“动批”便拉开了告别演出的帷幕;在这一场漫长的告别中,剥洋葱(微信ID:boyangcongpeople)走进了许多“动批”人的故事,关于他们的从前与未来,关于他们的青春和理想,关于那些在“动批”走过的岁月。

  曾经,这条路上集结了“天和白马”、“世纪天乐”、“万荣天地”等多家服装批发市场。

  如今,载着大包小包推车拉货的人少了,司机开着车打听停车场的场景消失了,车水马龙的街道安静了。

  王女士站在街边,脚边放着的四个包,显然都是当天采购的战果,“比平时便宜点吧,毕竟都要走了”。

  女店员收过顾客的货款,大喊一声,“嘿!100块”,转身“甩”给一旁的男店员,后者默契配合着:“得嘞!”

  那边,年轻的男店员站在一张塑料板凳上,拿着喇叭,扯着嗓子大声吆喝,时不时鼓弄着搞笑的面部表情吸引顾客,冷不丁还会来一段“凳子上的舞蹈”。

  穿行在拥挤的过道中,常有种被人推着走的感觉,时不时还能听到身后传来的一声声:

  此起彼伏的推销声中,也有一些特别“安静”的店铺,仿佛周边的这一切都与他们无关。

  眉眼间有些神似邱淑贞的年轻女店员,看了眼顾客刚刚询价的衣服,熟练地报出价格。或许是觉得太贵,顾客就没往下问。

  “我们不打折。卖不掉的话,就运去广州。老板在那里还开了几家店。”问到店铺和她自己的未来规划,正拿着薯条蘸番茄酱的手稍稍停了一下,“08年前后这里生意都不错,现在也比回老家好啊,回去只能种地。可能会跟着去广州吧。”

  三楼的一家店铺中,小伙子一边和同事忙活着打包,一边说,“我们应该今天搬完,去燕郊的市场”。

  老金在“动批”十几年了。当年在北京上学时,老金的姐姐就在这儿做生意,毕业后,他也走进了这里。

  “就‘动批’而言,‘东鼎’的三、四层都是高端货。很多人说这两层的店员颜值高,也许就是高端市场的痕迹吧。

  十多年前,这里的店员每个月能拿到四五千元,所以很多求职者首选都会来这儿。

  老董算是经历过“动批”鼎盛时期的商户,几年前,孩子的出生,让他选择转掉店铺,回了老家。

  “当年真的是赚钱啊!那个时候,每次过年回老家走亲戚,都是‘成功人士’的待遇,嘴上不说,心里还是特别高兴的,给晚辈们的红包都比别人的大。”说话的是老董的妻子,“别看我家这位现在不爱说话,以前可不这样”。

  在老家,老董曾是北上打拼的成功代表,当年,乡里乡亲提起他,都是啧啧称赞的,父母也总是以儿子为傲。

  “后来有钱了,他就飘了,花钱大手大脚,还老是出去打牌。最后就‘一夜回到解放前’了。”

  夫妻俩打拼那么些年,看着同时期商户们买房的买房,买车的买车,自家却什么也没留下,失落是一定的。

  “最开始我也怪他,都吵着要离婚了。但是后来想想,算了吧。嫁给他都这么些年了,对我还是好的。钱没了,可以再挣,他改掉那些毛病就好了。

  现在我们一家三口,在老家做点小生意,赚的肯定没以前在这儿多,但是平平淡淡的很幸福。”

  当地时间3日下午16:30左右(北京时间21:30),位于也门首都萨那的伊朗大使馆在也门前总统萨利赫同胡塞武装的交火中,被一枚火箭弹击中并起火。

  累了一天的她,走在去往地铁的路上,说着这些年打拼的不易,“家里没钱,现在的一点一滴都是靠自己的双手挣出来的,没日没夜的,都是辛苦钱啊。”

  目前尚不清楚导弹来自交战的哪一方,是误中还是有意袭击。也不清楚伊朗使馆被火箭弹击中的时候是否有伊朗外交官在内。( 央视记者 张雨辰)

  “那个时候,动物园的生意有什么不愁卖,只要有东西就行,北京的需求量大,拿货的山西、东北、河南都有。”1993年,丁辉来到“动批”,晃眼的功夫,24年过去了。

  他说,那个时代不同现在,早晨4点钟就必须到市场,到了就是抢货!“这个我要500件”“那个我要1000件”……

  从摆地摊开始,接着进入老“天乐”,然后转战“金开利德”。看似轻描淡写的一句话,丁辉总结了这些年,不过,想起最初来“动批”闯荡的日子,他依然感慨万千。

  那一年,十几岁的丁辉买了张车票,踏上了一条独自“北漂”的路。东北天气冷,他就把身上带的200块钱掖在棉裤里,“这钱是考虑到,什么时候干不下去了,就买返程回家的火车票。过河钱,那得有。”

  由于当时家庭条件有限,刚到北京的丁辉最先以打工为生,之后开始摆地摊,两年的累积之后,赚了些钱,生活就好了些:“自己都不敢想啊!”

  接下来,丁辉准备搬到白沟的“动批”继续干,“我来白沟不下百次了,住了两个多月,周边小胡同都走遍了,辅料和皮革、箱包市场都有多年历史,市场已经成型了,物流也很好,距离北京也不远。”

  老客户开始有些顾虑,觉得“白沟毕竟是个镇”,但是丁辉不这样认为,他说自己想得比较远,新的店铺已经装修完,就等着开业了。

△ 白沟的物流中心,年吞吐量很大,这也是很多“动批”商户选择来这里的原因。

  “咱都是平民老百姓,生活自在就行了。在动批打拼了20多年,留念要说没有,那都是假话,就像我的东北老家,出来这么多年,家乡永远都不能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