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acronym id="zlygtr"></acronym>

    <dfn id="zlygtr"><optgroup id="zlygtr"><q id="zlygtr"></q></optgroup></dfn>

      1. 天天牌九游戏 | 亏损门后,酷派再被曝高层贪腐,一万美金换15套房!

        66科技网

        2018年09月19日 12:00


        去年,乐视+酷派这对新组的CP会擦出什么样的火花,成了手机圈的一大焦点。然而,2017年刚刚过半,生态奇兵+通讯老炮儿的组合却濒临覆灭。

        裁员、亏损、新品乏力……自从错上了乐视这条船,负面消息一直围绕着酷派。今日,蓝鲸TMT又曝出酷派高层贪腐,2013年,其执行董事蒋超为获取深圳市南山区政府企业落户资金扶持和奖励,行贿深圳市南山区原副区长纪震,以此获得落户奖励人民币300万元,建立实验室及研发自助人民币400万元,以及人才安居房15套和150套住房补助。而在这份材料的证据部分也能够看到,蒋超作为证人已证实该情况属实,同时纪震也供述了有关事情原委。
        据悉,2017年5月,深圳市人民检察院以涉嫌受贿罪、贪污罪,依法对深圳市南山区原副区长纪震提起公诉。
        另据此前报道称,博雅互动CEO兼董事会主席张伟也涉及此案,遭到司法机关长达半个多月的调查。目前,这些事情都已在蓝鲸TMT出示的材料中被证实。
        一时间,酷派又被迫站在了风口浪尖上,而其作为一家经营超24年的老牌国产手机厂商,从流水几百亿的手机企业,到如今市值只有36亿港元,不免有些令人唏嘘。不过,究其根源会发现,也许从一开始搭上乐视,进行“分猪肉”式的改革,就已经选择了“错误”这条路。
        酷派的营收分水岭是在2014年。2014年以前,蒋超的加入,使得酷派从一个无人所知的小公司到最后领先众手机厂商的上市公司;2014年之后,小米迅速走红带来互联网的冲击,酷派被迫选择变革。或许是野心太大,或许是目标过高,酷派带着大神以侵略者的心态冲进电商领域,并与乐视展开了合作。然而,资本领域讲究的从来不是感情,而是利益,在乐视经过两次收购酷派的股权,成功控股酷派之后,乐视的一系列负面消息难免会使酷派受到严重影响,大神也成了酷派在电商领域一年之后的牺牲品。
        大神的覆灭,就如同酷派失去了一只电商臂膀,实体手臂成了酷派保住地位的重要手段。然而,由于高层决策的失误,加之乐视负面的影响,没有旗舰店爆款的酷派,终于开始动摇。并在今年5次延迟公布财报,与300名应届生解约,巨亏42亿港元的结果中收场。酷派陷入了最艰难的时刻,外界也纷纷猜测,酷派已经到了生死存亡的境地。
        梦想是美好的,现实却如此残酷。犹记得曾与乐视高调出场,并且贾跃亭亲自宣布,酷派会成为其生态发展中的重要一环,并由前荣耀总裁刘江峰亲自挂帅操盘酷派的时候,“乐视+酷派”的饱满信心,更是豪言2017-2018年实现销量破1亿台的目标,力争行业第四。
        然而2017年尚未过完,两家公司却均以陷入自顾不暇的境地。原本以为可以依靠的“救命稻草”,最终似乎也要轰然倒塌。
        酷派靠错了墙,上错了船,给自己带来了如此大的改变。而乐视也因入股酷派,将其作为乐视全球化落地的关键一环,也就是所谓的生态化反模式,也在仅仅2个月后便遭遇挫折。
        乐视和酷派的相互依托,似乎成为了一个互联网领域内最失败的一次结合,时至今日,乐视与酷派的亏损还在继续,双方的合作也并没有终止。但被神话的“生态化反能力”已无法再给酷派助力。乐视+酷派的发展就像抛物线,前半段神采奕奕,后半段却困难重重,而最终二者是否会归于平滑,也成了一件值得期待的大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