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xcel中坐拥8项能力的超体,不用就太浪费了!

66科技网

2018年08月20日 12:00

  亲朋好友的慰问电话纷至沓来,表弟开口问她的第一句话是,“姐,你没事儿吧?”

  生活好像微起涟漪,张世婧认真地解释,这只是名头,其实自己就是一个有针对性提供婚恋服务的高级红娘。

  符官洪立即向110求助。桂阳派出所民警很快到达现场。荆棘密布,山路陡峭,加上老人身体虚弱不能行走,民警向消防求助。

  张世婧喜欢穿黑色,从头到脚,且隐没在人群中。扫视、定睛、眼前一亮,这意味着她看到了合适的女孩。像是名星探,也像是猎人,即使是乌压压一片人头攒动,她依旧可以锁定“美色”,果断出手。

  消防官兵带上专业救援工具赶到现场,120急救车同时到达邱家沟水库附近待命。经过艰难救援,晚上9点多钟,老人被送到医院。

  两年的时间,张世婧逐渐熟谙各种寻觅单身优质女的方法。她常常出入国贸、银泰、大悦城、三里屯等场所,这些地方是经她多次踩点后发现的漂亮女孩频出地。而情人节等公共节假日,更是她摩拳擦掌的时候。“这些本该情侣成双成对过的节日,如果有两个漂亮女孩在一起逛街,那么八成她们都是单身。”适龄女性和母亲一起逛街,张世婧也会上前去聊聊,通常对方母亲会和她一起劝自己的女儿考虑婚恋相亲。

  医院检查发现,老人颅内出血,处于半昏迷状态,经过抢救保住了性命。医生通过老人胃肠道和生命体征判断,他至少3天没有进食了。

  但这只是爱情猎头的入门级别,张世婧发现了其中的弊端——漂亮女孩儿有时不太靠谱。她在随便一只包即上万元的商场里搭讪的女孩,前一秒加了她的微信,一转身就会把她拉黑。“漂亮的姑娘戒心都很高,我也理解,所以我现在一般不在街上直接拉人,得创造情境拉近距离,让人家信任我。”这是张世婧的心得。

  医生分析,老人虽然长时间未进食,但因为处于昏迷状态,体能消耗小,加上事发地草丛深干草多,起到了保暖作用,因此得以存活。

  看到一个貌美优雅的姑娘进了公共卫生间,张世婧赶忙跟上。察觉对方有需要,她主动递上纸巾等用品,之后就在门外静静等女孩出来。等到开始介绍时,张世婧毫不遮掩,直白地跟女孩说自己的公司、职业。“我看你长得漂亮,举止大方,挺适合我们家的几位先生,这是我的名片……”张世婧说,在已经铺垫好的特殊情境下,对方一般都不会因陌生人有所图谋而心生抗拒。

  老人出院后,杨文俊的儿子杨光辉去派出所、消防队、公交公司送锦旗致谢。在公交公司,他掏出1万元现金送给符官洪,感谢救命之恩。符官洪说什么都不肯收。

  楼宇林立的大都市里,人们极其注意距离,特别是擦肩而过的陌生人之间。张世婧觉得唯有信任打头,才有之后的水到渠成。

  杨光辉愧疚地说,父亲失踪和他们疏于照顾有直接关系,“今后,我们一定要加强对他的看护,再不让他单独外出。”

  有时,张世婧觉得工作少有乐趣,因为自己工作之余的生活总是被职业本能打乱。

  因为摔伤导致颅内出血,杨文俊部分记忆丧失,他只记得到县城后找不到吃宴席的地方,就在街边饭馆吃了午饭准备坐车回家,糊里糊涂迷路了,不知怎么走到摔倒的地方的。摔下坡后,他隐约记得自己还喝过几次露水。

  休息时间,张世婧逛街想为自己买一条围巾,刚刚开始挑选款式,目光就在不经意间从琳琅满目的商品移到了一个高挑的女孩身上。女孩一个人逛街,手上没戴戒指,拿了好几件衣服独自进了试衣间。她判断对方单身,于是就等在试衣间门口。许久,女孩试完衣服。“这件大衣不错,你在哪儿拿的?”女孩很爽快地给她指了方向。

  购物总是女性之间说不完的话题,在刻意制造的开场下,张世婧和女孩相聊甚欢,自然也取得对方信任,将其发展为客户。即使是在非工作时间,张世婧遇到一同搭顺风车的开朗漂亮的女孩,她也会去搭讪闲聊,进而问对方是否有被介绍对象的意向。

  茫茫人海中的守株待兔已不太符合张世婧的需求。她利用自己积累的客户人脉资源,有针对性地选择。有时,她会化着精致的妆容出席朋友介绍的沙龙、单身派对、企业联谊会。在这种场合,她更容易邂逅谈吐、素质、特长更优的女性。哪怕3小时的活动只遇到一位女孩愿成为她的客户,张世婧也会心满意足。

  她每月会约见30-40名单身女性,优中选优,放进公司资源库。这样的数量远远超出公司对她每个月需提交10名女性资料的工作考核要求。现在,张世婧手中已积累了几百名优质的女性会员,她也因此可以游刃有余地为男性会员提供资料,进行介绍。

  但工作压力并没完全消除。按照往年经验,年底是最难约见潜在客户的时候。“很多白领年底时工作会特忙,不太有时间和我们见面细聊。”周六午后,张世婧刚刚约见完一位朋友介绍的女性,“真人和发给我的照片还是有差距,但长相甜美,条件也能入资源库备选。”话音未落,张世婧又开始在微信上联系另一位要见面的女士。这一周内她还未“开张”。

  爱情猎头的工作,始于男方的私人定制需求。有不少物质条件优越的男士,在张世婧供职的百合网里注册会员。男士需求越高,公司提出的服务费用也会水涨船高,进而根据其要求为男会员寻找合适的另一半。当客户选择高端定制服务时,张世婧的工作就要开始了。

  猎女孩,只是第一步。遇到合适的潜在客户后,张世婧会进一步和她们联系,预约见面时间,深入聊天。还有不少女孩慕名前来,或托朋友介绍,或主动联系。见多了,张世婧已不太相信女孩们主动提供的照片上的样子,她必须得亲眼过目。

  阅人无数,张世婧觉得自己眼睛很毒。瞄一眼对方的背包、手表、饰物、穿戴,不同的品牌、式样组合,她就可以判断出其品位、生活档次以及性格低调与否。“才20岁出头,拿着爱马仕,开着路虎,但自己月薪只有6000元,普通工薪家庭长大。那高消费从何而来?这样的女人,我是不会介绍给我们男客户的,最起码介绍前一定会把情况悉数告知。”张世婧说,她得有责任感地去牵线。

  除了在约谈中了解女方样貌、性格、谈吐,还有6页A4纸大小的表格需要她填写完毕。大至女孩的学历、家庭、恋爱次数、分手原因、是否同居,小至汗毛密度、双眼间距、腰部赘肉、罩杯胸围……都需在已定表格中一一打钩注明。

  “其实我们对男方的条件审核更加苛刻。你说你开公司,年薪五百万以上,空口无凭啊!”张世婧介绍,男性客户,除了要缴纳高额定制服务费,还要提供身份证、户口本、毕业证、学位证、房产证、劳动合同、公司营业执照、纳税证明、婚恋证明书……

  至此,男女双方开始了匹配的漫漫长路。不同的要求,因人而异,被排列组合,分区连线。有时,好不容易遇到彼此条件吻合的男女双方,见面一聊,回答一句“没感觉”,张世婧的工作还得从头再来。

  来找张世婧的女生,大多谨慎而低调,独自前来。“别拍照,我朋友会认出我的。”张世婧知道很多客户,在找到满意的另一半后,很避讳提及是通过婚恋网站的服务结识的。“她们觉得,让别人以为是自己找到的高富帅,也是一种能力的体现。”张世婧已习以为常。

  11月底,一同健身的朋友发来一张截图,“姐,你火了。”张世婧发现自己上了头条。这并不是张世婧第一次被媒体采访,之前她接受过某著名女性杂志的专访,照片还挂在办公室的墙上。

  而这一次,网上的评论谩骂铺天盖地而来。“不就是个拉皮条客,把自己说这么高尚”、“做这种工作坟头要长草吧”、“帮富豪找女人的老鸨子还认证学历证”……一开始,张世婧恼了,逮着评论回复对掐。几番后,她不回击了。她将手机上的报道一页页截图保存,还发到自己的朋友圈里,半调侃着写道“据说网红都不看评论……我改!”

  报道出来第二天,张世婧像往常一样,坐着10块钱一趟的顺风车去上班。一上车,私家车司机朝她嘿嘿一笑,接着对一旁的乘客说,“我认识她,她是相亲网给富人找女人的。我觉得我应该开个小三公司,比相亲找对象更挣钱。”张世婧一路没怎么说话。

  远在澳洲的老友记挂她,打来电话,张世婧笑笑说没事儿。男朋友劝阻她不要看评论了,可她却把评论保存,在朋友圈貌似没有受到丝毫影响似的连发了6个“哈”。

  但是,在聊天的不到3个小时内,张世婧话语中提了7次“正经”,强调自己是正经人,做正经事、是五险一金的正经工作。

  报道照片里,她穿了一件黑色大衣。可自那天起,她再没穿过。“他们会认出来我。”

  她曾在家乡哈尔滨学美术装潢,因对化妆造型感兴趣,一度去影楼里给人化妆打扮。初生牛犊不怕虎的年纪,2003年,张世婧一个人来北京闯荡。在雍和宫附近,她看到路边有人在撕着一条一条纸片,发影视公司招聘演员的信息。“当时自己也没什么事儿,就填了一下基本信息,没想到真给我打电话了。”她群演的第一部影片就是《十面埋伏》,做章子怡身后的配舞。

  零度以下的冬天,张世婧和伙伴哆哆嗦嗦地缩在车后座,有戏就上。虽然很快从群演做到特约演员,但心直的她受不了圈子内的规则,脱身而出。

  之后,她开始做电视节目制作、艺人选手统筹。从2000元的月工资开始,一做就是7年。

  如今业绩好时,她月入过万,但不济时仅五六千元。张世婧不知道自己回了老家能做什么,家人也支持她留在北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