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iiijjwq'><tfoot id='iiijjwq'></tfoot></pre>
  • <center id='iiijjwq'></center>
      <p id='iiijjwq'><tt id='iiijjwq'></tt></p>

    1. <tt id='iiijjwq'><b id='iiijjwq'><td id='iiijjwq'></td></b></tt>

      当前位置:首页 > 当前栏目 > 正文

      这些曾经的风口回归理性后,下半场如何求生存?

      发布日期:2017-05-09 11:26:51

      在喧嚣的互联网创投圈,基本上每隔两三个月就会出现一个新的投资热点。曾经的风口如何在这波新的创业热潮中不被抛弃,又如何在互联网下半场突破自身模式,真正做到创新与最大价值化?这也许才到了考验创业者的时候。
      互联网家装
      互联网家装就是借助互联网思维和互联网工具,改造传统装修存在的问题。通过去中介化、去渠道化及标准化,优化并整合装修产业链,通过线上实现交易和全程监控,线下实现体验和交付的新型家装模式。
      互联网家装自2014年兴起,在2015年被推上“风口”。对于中国装修市场来说,2015年是值得纪念的一年。在这一年,装修这个被认为地球上最难被改造的行业,站在互联网的风口,迎来了被改造的命运,一大波互联网装修公司如雨后春笋般在全国各地生根发芽。
      互联网家装市场经过近两年的发展,企业类型格局也初见端倪,大致可归为平台型、垂直型以及综合类电商平台等三类。
      1.平台型的互联网家装公司,主要是为用户的一站式家装服务,为装修公司、建材商和家具厂商提供入住。
      2.垂直型的企业多有线下装修领域背景,产品和服务都接受用户检验。
      3.电商平台则是家装建材、家具等产品的网络零售。
      经过近两年的发展,行业逐渐回归理性。互联网家装下半场如何求生求变?
      业内人士表示,互联网家装重在用互联网思维完善线下交付,提升用户体验将是行业发展的关键。
      基于此,在2016年,资本市场和用户对于互联网家装的态度都开始回归理性。据公开数据显示,2016年互联网家装公司减至120家左右,整个市场逐渐降温。
      业内人士指出,资本热捧下的互联网家装上半场,传统家装的痛点并没有得到妥善解决。
      因此,互联网家装并没有对家装市场带来本质改变。从这个角度讲,互联网家装逐渐降温也是前期“试错”的必然结果。
      互联网家装在经历了洗牌期之后,规模化发展将是行业发展的必然趋势。建立对施工进度、施工人员、物流配送等全流程的管控机制和行业标准才能彻底填补家装的盲区,互联网家装的步伐才能迈的大而稳。
      VR/AR
      近年来,发展VR(虚拟现实技术)、AR(增强现实技术)等其他新技术的呼声甚高,这些能够在传媒领域应用的新技术尚处于起步阶段,却在给媒体转型带来机遇的同时,也带来了挑战和困惑。
      毫无疑问,VR被炒成了2016年最炙手可热的行业。无论是硬件设备还是VR内容,都引来各方资本的角力。BAT、乐视、奇虎360、小米……,这些数得上的中国互联网公司均将目光转向VR生态布局。
      如果说2015年的VR还是概念炒作,那么2016年,市场关注的焦点聚集在各VR设备的落地。随着令全球瞩目的三大VR头显Oculus Rift、HTCVive和PlayStationVR在2016年正式上市发售消费版,2016年被认为是虚拟现实的元年。
      在中国发展高层论坛2016年会上,Facebook创始人扎克伯格提出:这一年(2016)是消费级VR元年,未来5到10年,VR类移动产品可能会成为市场主流。早在2015年底,美国showtime就播出了首部VR拳击比赛视频。2016年10月,CNN与VR直播公司NextVR合作,首次直播民主党电视辩论。
      VR上半场的痛点取决于视觉虚拟、听觉虚拟、感知系统,目前最大的瓶颈是如何把视觉虚拟成跟现实社会类似的,其次是听觉虚拟还有空间交互。
      我们应当冷静地看到,AR/VR市场和产品技术尚处于初级阶段,目前还面临着诸多难题和障碍需要克服。
      目前AR/VR普及最大的障碍无疑要算内容的匮乏,尤其是对于非游戏玩家而言更是如此。
      VR注定是未来一个新的造梦产业,科技的进步正以更加几何级的迭代速度改变着我们的生活,但任何行业发展的初期都不是完美,需要经过优胜劣汰的进程。
      2017年,VR迎来全新的一年。实际上,VR技术去年在我国经历了由“爆火”到“爆冷”的“极端变化”。VR在“元年”并没有像大家想象地迎来特别大的爆发,而是逐渐从狂热回归了理性。
      短租
      国外共享短租日渐火热,尤其是近日Airbnb宣布完成10亿美元融资,公司估值达到约310亿美元的消息,更是让整个短租市场异常兴奋,不过国内情形就显得相对萧条,无论是资本层面还是各个平台的发展现状。
      据艾瑞咨询日前发布《2017年中国在线短租行业调查报告》显示,2016年中国在线短租市场交易规模为87.8亿元,预计2017年将达到125.2亿元,仅从增长幅度来看确实彰显出短租的市场潜力。
      国人素来将家和房子挂钩,尤其是国内房价日益上涨的外部环境,致使这种意识更加根深蒂固,由此保持房子的私密性和安全性就成了统一认知。
      就目前来看,这或许是短租平台发展的最主要障碍,因为商业模式可以通过尝试来探索,扩展市场可以借助营销手段来获取,可是长久的观念意识却需要相当长的时间来改变。
      其次,国内快捷酒店的价格其实和民宿消费相当,而且入住便利、位置也基本处于中心地区,这和外国的情况就大大不同,国外位置稍好的酒店绝对不会便宜,民宿就占据了价格优势。我国的旅游住宿行业还存在大量的经济性酒店甚至是低端招待所,尤其是在经济相对落后的旅游景区,这将是短租最大的竞争对手。
      再者,涉及到信任问题。短租平台对接的双方都会有这方面的疑虑,入住者素质怎样、租房者信誉如何、甚至是人身安全都要考虑在内,而这些仅靠平台的空口保证是没有信服力的。比如共享单车的破坏乱象,更是印证了在缺乏监管的情况下,用户是如何对待共享资源的。
      短租现状折射的正是共享经济目前的痼疾,即共享双方的信用基础不稳,它一方面影响平台供需匹配的效率,另一方面又阻碍短租市场的规范化。
      对于共享住宿企业本身,探索更加符合中国本土的商业模式极为重要。
      以途家为例,其选择了以B2C的模式切入,房源主要来自大业主和开发商分享的不动产,这种大量的闲置资源保证了房源供应。与此同时,途家也通过收购蚂蚁短租弥补了C2C房源的不足。
      其实资本市场对共享短租保持这种态度是相对理性的,国内舆论对该项产业的认知包含了太多想象空间,尤其是对供给和需求持有过于乐观的心态。
      直播
      截至2016年底,国内网络直播平台超过300家,用户规模接近4亿,腾讯、阿里巴巴、网易等互联网巨头纷纷杀入直播领域,一夜之间,全民直播时代开启。
      艾媒咨询发布的《2016年中国在线直播/网红行业专题研究报告》显示,2015年中国在线直播平台数量接近200家,网络直播的市场规模约为90亿元,网络直播平台用户数量达2亿,大型直播平台每日高峰时段同时在线人数接近400万,同时进行直播的房间数量超过3000个。
      与此同时,巨额资本加持直播行业,从YY、斗鱼、熊猫TV,再到百度、阿里巴巴、小米的纷纷入局,国内资本市场似乎都在遵从着一个共同的认知:“宁可错投,不可错过”。
      日前,国家网信办经核查取证,对“红杏直播”“蜜桃秀”等18款直播类应用下架并关停。今年年初,估值一度达到5亿的“光圈直播”被曝融资困难和拖欠员工薪水,目前其官网已无法正常访问,APP也无法登陆和使用。有人被罚下场,有人黯然退场,网络直播“洗牌时间”开启。
      “大江东去,浪淘尽”,在经历了资本热捧后,直播行业洗牌开启市场竞争淘汰,对于行业、监管、社会来说,都是好事。
      直播行业从喧嚣期,到形成理性期,从乱纷纷的杂乱平台到剩下主流平台或应用,这也有益于减轻监管的压力,也能更好地督促平台做好自律。
      网络直播开启“洗牌时间”,并不是网络直播呈日薄西山之势。数据表明,2016年国内泛娱乐直播市场规模达208.3亿元,预计国内市场规模在2017年将突破400亿元。超过40%的用户至少每天使用一次泛娱乐直播应用平台。
      庞大的市场规模蕴含着诱人的利润商机,高频率和长时间的用户使用背后,蕴含着差异化、多元化的使用需求,对优质内容的呼唤更为强烈。
      正如有人所指出的,网络直播的下半场,实际上就是对精品内容的渴求,是在丰富产品种类和拓展产品链等方面发力,把丰富多元的世界展现在屏幕内外的互动参与中,从而带来更多利润来源,实现可持续的盈利前景。
      票补
      所谓“票补”,是指片方或电商平台让利给电影院低价票的差价补贴,以此招来观众关注,每到各种节庆,就是电影市场的“票补”大战的高峰期。尤其是春节档更是如此。
      2014年和2015年内地票房飞跃的这两年,也正是各大互联网售票平台跑马圈地、自掏腰包掀起票补大战的两年。从去年开始,电商票务平台格局基本已定,“8块8、9块9”的特价电影票随之难觅踪迹。
      处于整个电影产业链的中端,票补就像是一个控制流量的阀门,合理应用可以以最小的力矩撬动起电影整条产业链的资源。
      一方面,可以提升自己主投主控影片的票房,另一方面,也可影响影院的排片,与院线集团形成利益共同体。
      2015年是在线票务平台最疯狂的一年,为了扩大自己的市场份额,每个玩家都大力度补贴跑马圈地,推出低至十几元甚至几元的票价,只为获得更多的用户和市场份额。
      据测算,2015年440亿元的总票房中至少有30亿到50亿元来自票补。著名电影投资人高军认为,如今伴随着票补褪去、泡沫挤出,票房的浅滩开始显现。
      2017年春节档,猫眼电影以33%仍保持第一,淘票票逐渐接近30%,微票儿小幅下滑至16%。数据的真实性难以考证,但是当前在线票务市场猫眼、淘票票、娱票儿三分天下已经是不争的事实。
      过去两年,在总票房只有几百亿的市场里,这几家在线票务平台烧出了几十亿的硝烟。除去阿里影业去年亏损的十亿,娱票儿过去两年马不停蹄四轮融资总额超过了50亿人民币,售票平台市场的竞争强度之大由此也可见一斑。
      票补还在,但是已经很难大规模的出现。对于当前剩下的三家售票平台来说,市场已经进入到一种分角必争的竞争格局。
      新的竞争格局下,谁会出局,谁又能留下来?
      O2O
      近年来,O2O的定义一直在不停转变,更准确的说是不断的扩大所承载的内容。大多数用户第一次开始接触O2O是从团购开始的,一种可线上支付线下消费的形式,当时,餐饮行业是O2O的领航人,后来家政、出行、家装等领域的O2O也纷纷崛起,O2O市场一片繁荣。
      繁荣的背后源于大量的资本投入,各平台背靠“大树”用补贴最大限度的获取C端流量。然而,经过58和赶集、大众点评和美团、滴滴和优步等几次较大的企业整合之后,浮躁的O2O市场终于开始沉淀。
      O2O上半场时,北京各大写字楼内、外充满了各类APP的地推人员,有的还可以免费上门服务,水果、按摩、家政、洗衣……甚是热闹。望京SOHO的扫码一条街,各种APP推广人员聚集在这里千方百计的想要吸引人们掏出手机,下载他们的应用或关注微信公众平台。
      那时,O2O行业里充斥着一种强烈的声音“线下拉新靠地推”。创业公司无论大小运营模式似乎都千篇一律,融资、补贴、拉新、再融资,且先不讲盈利,能真正存活下来的微乎其微。
      在O2O创业的蓝海时代,以外卖行业为例,出现了“百家齐放”的情况,但随着资本的进入,有“后台”撑腰的平台疯狂的用补贴抢占流量入口,导致饭统网、叫个外卖、饭店联盟等一系列小型创业公司停止运营。
      至此,外卖行业三大巨头产生,结束了大规模烧钱模式。在2016沉淀了大半年之后,王兴、姚劲波等O2O行业巨头纷纷表示O2O的下半场已经开始,他们已经转变思路,准备O2O下半场的“套路”。
      下半场,O2O行业开始进入生态竞争时代。资本的进入不再是用来“烧”,而是帮助目标清晰的创业公司良性运营,帮助市场生态化发展。阿里投资的主打一小时便利店的闪电购从自建配送、仓储,改为与第三方合作,在流量上引入了手淘和饿了么,不仅降低了成本、提高效率,也得以专注在产品品质和服务质量上。
      如果说上半场O2O过多的注意力放在C端,那么下半场的精力应该集中在商家。毕竟,O2O平台想要实现盈利,商家是最重要的一环。因此,利用平台商家还可以做什么、怎么做,如何帮助商家做好用户营销等问题,是不得不考虑以及解决的当务之急。O2O行业巨头们已经开始有所动作。
      在上半场拼市场、给商家“引流”之后,下半场更多的是考虑如何用技术帮助商家,包括赋能商户也是要基于一定技术手段才能达到。上半场的技术更多的完成O2O平台所赋予它的使命,搭建平台、能让用户与商家之间完成从线上到线下的交易。
      当喧嚣的O2O市场沉寂下来,当投资者和创业者都冷静下来,回归到商业的本质。以赋能商家为核心O2O下半场,“精准营销”也需要通过技术手段来完成,用户一打开应用软件就能在最短时间内向商家提出需求,商家也能在第一时间满足用户需求。
      物流
      经历2014的预热,2015的爆炒,2016的震荡,2017的理性,当下的物流市场,物流平台已经从新鲜玩意,创新模式,走向寻常人家,常识常态化。
      这是好事,也是坏事,好事在于平台模式作为一种资源有效整合的方式,已经得到绝大多数物流人的理解,并在逐步探索与实践,未来总会有走出来的。
      物流这个行业门槛很低,但水很深,不是做一个APP就能吃透这个市场的,没有在这个领域沉淀十年八年,最终是要呛水的。
      互联网的快递迭代过程中,不是“胜者为王”,而是“剩者为王”。那些第一波抢风口的创业团队,往往缺乏坚持和沉淀。
      此时依然活跃的物流平台们,依然还在探索,科技、金融、产品、无车承运、管理、SaaS工具、跨界合作等成为常见套路,但这一系列探索中可能绝大多数都不成功,甚至是一厢情愿,或者空中楼阁,缺乏落地的基础与物流行业本身的积淀。
      当下车源整合、货源重构、技术投入正在边际效益递减,仅存的物流平台们不能再大规模烧钱了,你需要开源,更需要节流。前期疯狂烧钱,用规模换时间,换空间,换流量的日子一去不返,这带不了利润增长,带不了活跃用户,只会将你带入万丈深渊与更大数据谎言。
      如今的物流平台应该围绕自己的优势做减法,真正为平台上的用户带来价值,提高其效率,解决其痛点才是关键。
      对于当下的相当部分物流平台来说,要想单独发展,必须融入生态,掌握更多在货源、客源、车源及管理等方面的优势,加入巨头生态将大大增强其核心能力与市场竞争力,将是获得重生的机会。
      数材来源:人民网、每经网、今日头条、腾讯网、搜狐网、亿欧网、亿邦动力网、36氪
      创客猫
      创业现场第一媒体
      直播/报道/合作
      加微信:weiyangfan001
      长按二维码关注

      上一篇:(047)颅内植入20170501
      下一篇:中国女篮新帅许利民:重夺亚洲冠军

      相关文章:

      • 2016-06-23

      • 2016-06-23

      • 2016-06-23

      • 2016-06-23

      • 2016-06-23

      Copyright © 2016 66科技网 dhu66.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文章来自网友的提交收录,版权归作者所有
      如有权益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