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iiijjwq'><tfoot id='iiijjwq'></tfoot></pre>
  • <center id='iiijjwq'></center>
      <p id='iiijjwq'><tt id='iiijjwq'></tt></p>

    1. <tt id='iiijjwq'><b id='iiijjwq'><td id='iiijjwq'></td></b></tt>

      科技劫持人类心智“十宗罪”

      发布日期:2017年12月14日 16:00   来源:66科技网



      当你享受着科技带来的便利时

      也意味着你被他们“绑架了”。



      文 | Tristan Harris

      译 | 峰瑞资本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峰瑞资本”(微信号:freesvc),授权36氪发布,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原文标题《科技如何劫持你的心智——听一位魔术师和谷歌产品伦理学家怎么说》。


      技术最吸引我们的地方,正是我们最脆弱的一面。


      “社交媒体似乎带来了更好的人际沟通,实际上却让人们更加孤立。”麻省理工学院社会学教授雪莉·特克尔如是解读互联网时代下的孤独。


      去年11月,18岁的Instagram网红Essena O’Neill宣布退出社交网络,因为她所营造的网络形象已经让她失去了自己。在此之前,她凭借费尽周折拍摄,经由美颜App和滤镜修饰的美图,享受着57万Instagram粉丝的赞美和追捧。


      最近,Google设计伦理学家Tristan Harris用一篇长文解释了人心理上的弱点如何被产品设计师利用,以达到掌控人的注意力的目的。Harris总结了科技“劫持”人类心智10宗罪。换个角度,这篇能给每天为用户活跃度和用户留存而心力交瘁的产品经理带来启发,用作者的话“一旦你掌握这个要点,‘操纵’用户就像弹琴一样优雅简单。



      我对科技如何操纵人的心理弱点十分了解,这也是为什么我花了3年时间研究如何利用产品设计使Google的10亿用户不被技术绑架。


      使用科技产品时,我们总是看到它为我们带来的好处。但我想告诉你的是,这些产品也给我们带来了负面影响。


      科学技术如何利用人们的思维缺陷?


      魔术师的职业习惯让我形成了这种思维方式。魔术师观察人们的感观盲点和局限性,并加以利用,这让他们可以在你不知情的时候完成一个令人惊叹的魔术。一旦你掌握了这个要点,操纵人们就像是弹琴一样简单。

      这是我在母亲生日派对上的表演


      产品设计师对用户行为的影响亦是如此。他们(有意或无意地)利用你的心理弱点来操纵你的注意力。让我来告诉你他们是如何做到的。



      绑架方式1:控制了选项菜单,就控制了选择

      西方文化是基于个体选择与自由的理想主义的。成百上千的人拼命捍卫自由选择的权利,却忽略了其实所有的选项都出自于选项栏,这份选项栏是由上层垄断制定的,因此我们无法参与,也不能改变选项。


      这恰恰是魔术师的魔力。他们先建造一个特定的选项栏,然后给人们创造出能够自由选择的假象,所以无论你选择什么,他们都会赢。这个道理的重要性再怎么强调都不为过。


      当被给到一份选项菜单的时候,人们很少会问:


      • 什么不在这份菜单上?

      • 我能选择的是这些,而不是另一些?

      • 给出这份选项菜单的人,有些什么目的?

      • 这些选项满足我的原始需求吗?还是分散了我的注意力?(例如:一排令人眼花缭乱的牙膏供你选择)

      你的牙膏用完了,这一份选项菜单是否有益于你的需求?


      想象一下,你在一个星期二的晚上和朋友出去聚会,想和朋友们继续聊天。于是你打开Yelp(大众点评的美国版)找到一排附近推荐的酒吧。你和朋友们挤在手机屏幕前比较哪个酒吧更好一点。你们仔细查看每家酒吧的照片,在众多鸡尾酒中比较。那么,这份选项菜单是否满足你们聚在一起的原始诉求呢?


      Yelp通过这份菜单选项,用“哪个酒吧的鸡尾酒照片更漂亮”这个问题替代了你和朋友们最初的问题——“去哪里继续聊天?”


      而且,你们陷入了“Yelp提供了所有选择”的假象。低头看手机时,你们没有注意到街对过的公园有个正在演奏的乐队,也错过了街道另一边提供可丽饼和咖啡的线下活动。

      Yelp很巧妙的将你们的需求“去哪里继续聊天”转变成酒吧鸡尾酒的照片对比


      我们生活的方方面面(信息、活动、旅游、朋友、约会、找工作),技术能够给我们提供的信息越多,我们越会产生这种假象:手机给我们的选择提供了最强大最有效的支持。真的是这样吗?


      • “最强大”的菜单不同于选择最多的菜单。当我们盲目地关注被给予的菜单,会很容易忽视它们的差异。


      • “谁今晚有空出来”变成了最近曾跟我联系的名单列表。


      • “最近世界上发生了什么”变成了一系列的消息更新。


      • “谁目前单身,希望约会”变成了一堆在Tinder(美国陌生人交友软件、探探原型)上可以划来划去的照片(而不是与朋友参加当地活动,或是前去城市冒险)。


      • “我要回这封邮件”变成了要用键盘敲打出来的回复(而不是与人真正有效的沟通)。

      所有的用户界面都是选项菜单。如果你的邮件客户端提供回复建议,而不只是问你“你想怎样回复”,会怎么样呢?(设计源自Tristan Harris)


      当我们在清晨醒来,翻出手机看到一系列的消息通知——这便是“早起醒来”看到的“从昨晚开始我所错过的所有事情”。

      清晨起床看到的一串消息列表,这份列表究竟有多强大?它真的反应了我们所关心的内容吗?


      通过陈列选项菜单,科技操纵了我们对待选择的方式,而且不断用新的选择去更新这份列表。我们越仔细地查看那些提供给我们的选项,我们越会发现其实这些选项与我们的真实需求并不相关。



      绑架方式2:将老虎机放进10亿个口袋


      如果你是一个应用程序,怎样让用户对你上瘾?答案是,变成一个老虎机。


      每个用户每天平均查看手机150次。我们为什么会这样做?这是150个有

      意识的选择吗?

      你每天查看你的邮箱几次?


      随机奖励机制——老虎机的利用人类的一个心理效应。


      如果你想将吸引力最大化,所有产品设计者需要做的是将用户动作(如转动转盘)与不确定奖励相关联。转动转盘,然后你马上会获得一个诱人的奖励(手表、奖金)又或者期待下一次转动转盘。当奖励的几率最不确定时,人们的上瘾程度便会得到最大化。


      这个效应在人们身上真的有用吗?是的,老虎机在美国创造的财富高于棒球、电影和主题公园等其他娱乐产业的总和。据纽约大学教授Natasha Dow Schull(Addiction by Design的作者)的研究,人们对老虎机上瘾的速度是其他赌博形式的3到4倍。


      但不幸的事实是——很多人的口袋里都有一个老虎机:


      • 当我们把手机从口袋中拿出来时,是在用老虎机查看收到了哪些信息。


      • 当我们刷新电子邮件时,是在用老虎机看收到了哪些邮件。


      • 当我们滑动Instagram的页面时,是在用老虎机看哪些照片即将出现。


      • 当我们在约会软件Tinder上,将人们的照片左划右划时,是在用老虎机期待我们是否有配对成功。


      • 当我们点击红色通知的数字时,是在用老虎机查看这些数字背后的消息。

      应用程序和网页们将随机奖励机制散布到产品的每个角落,因为这样有利于营利


      但在其他情况下,老虎机效果只是碰巧出现了。例如,没有任何一家公司恶意把电子邮件变成老虎机。人们在检查邮件一无所获时,没人获利。苹果和谷歌的设计者们都不希望手机像老虎机一样(引人上瘾)。这种效果是意外出现的。


      但是现在,苹果和谷歌有责任通过更好的设计,将随机奖励效应转化成不那么让人上瘾同时可预见的效果,用以削减老虎机的影响。例如,他们可以帮助人们设定一天或者一周中某些固定的时间来查看那些“老虎机”应用程序,并相应地将新消息在固定时刻推送。



      绑架方式3:对于错过重要事情的恐惧(FOMSI)


      应用程序和网页绑架人们思维的另一种方式是帮助用户减少他们“错过重要事情1%的可能性”。


      如果我想让你确信,这是一个重要信息、短信;增进友谊或者发现潜在约会机会的渠道,那么关闭、退订、或者注销登录,对你来说将会很难,因为你有可能错过很重要的事情:


      • 这让我们一直保持订阅时事通讯,即便它最近没有提供有益的内容(“如果我错过了未来的通知怎么办?“)


      • 这让我们与那些很久没说过话的朋友也维持着(社交网络)好友关系(“如果我从他们身上错过了重要的信息怎么办?”)


      • 这让我们一直使用约会软件,即使我们已经很久都没与其中的任何人见面了(“如果我错过了一个也喜欢我的性感女生怎么办?”)


      • 这让我们一直沉迷于社交新闻(“如果我错过了哪个重要的新闻故事而无法参与朋友们的讨论怎么办?”)


      但如果我们放大去看这份恐惧,我们会发现这个世界是无穷大的:当我们不再使用某样东西时,我们一定会错过重要的东西。


      • 6个小时不看,我们会错过Facebook上精彩的时刻(例如:一个老朋友来到了我的城市)


      • 少划700次,我们会在约会软件Tinder上错过理想中的爱情伴侣。


      • 如果手机断开连接一个星期,我们会错过紧急的电话。


      但是,一直活在会错过重要时刻的恐惧中,并不是我们应有的生活方式。

      而且,一旦驱赶了这份恐惧,我们会非常迅速地从假象中苏醒过来。当我们断开电源超过一天,退订那些信息,或者去野外扎营,我们以为会担心的事,其实并没有发生。


      我们不会错过那些我们看不到的事。


      对于“错过重要事情”的担忧,只会产生在断开电源、退订或关机之前,而不是之后。想象一下,如果科技公司意识到这一点,然后以“有效利用时间” 为由,而不是“会错过什么”的方式帮助我们主动调和与朋友或生意之间的关系,这会有多美好呢?



      绑架方式4:社会认同社会认同是说服一个人最有力的方式之一


      在社会认同面前,我们都是脆弱的。找到归属感的需求、被同辈认可赞赏是人类的最高驱动力。但目前,我们的社会认同却掌控在科技公司手中。


      当我被我的朋友Marc在照片中圈出来时,我以为他是有意识地圈出我来,一开始我并没有意识到这是Facebook等社交网络公司的精心安排。


      Facebook,Instagram或者SnapChat,自动建议功能让用户圈出照片中出现的人脸,控制了人们在照片中被圈出来的频次(如:弹出“圈出这张照片里的Tristan”的一键确认窗口)。


      所以当Marc圈出我时,他其实是在回应Facebook的建议,并不是出于自主选择。但是通过设计如上的选择,Facebook操控了百万用户在网上体验中得到社会认同的频率。

      Facebook用这样的自动建议,使得人们圈出更多的人,来创造更多的社会外部效应和干扰


      这个道理也体现在我们换头像的时候——Facebook知道这是一个用户对社会认同十分脆弱的时刻:“我的朋友们会怎样看待我的新头像?”Facebook 可以让换头像状态在其他人的动态消息中排列更靠前,也会停留更长时间,让更多的朋友点赞并评价你的新头像。每一次他们的点赞或评论,我们便会马上被拽回Facebook查看。


      每个人都会对社会认同做出反应,但是根据人口统计学,青少年相比其他年龄段对此更加敏感。

      绑架方式5:社交的相互性(礼尚往来)


      你帮了我一个忙——我欠你一个人情。

      你说“谢谢你”——我要说“不客气”。

      你给我发了封邮件——不回复则非常不礼貌。

      你关注了我,不关注你则显得不够意思(尤其在青少年之间)。


      回应对方的举动,是我们的弱点。但是,通过社交认同,科技公司如今控制了我们回应朋友的频率。


      某些情况是偶然的。电子邮件、信息和社交软件本就是社交互动的制造者。但在其他情况中,有些公司却是有目的地利用了人类的这一弱点。


      LinkedIn是个很明显的例子。LinkedIn想让人们尽可能地给对方制造社交压力,因为每次的互动(接受好友请求,回复消息,或者为他人的技能背书)他们不得不回到LinkedIn,也因此让用户在网站上花了更多的时间。


      像Facebook一样,LinkedIn利用了信息不对称。当你接受好友邀请时,你以为那个人是有意识地邀请你,但事实上,他们很有可能只是无意识地回应LinkedIn给出的建议联系人列表。换句话说,LinkedIn把你无意识的举动(添加联系人)变成了百万用户觉得有义务作出回应的社交压力。而商家就从人们在网站上花费的时间获利。

      想象一下,成百万人每天被这样的事打扰,像无头苍蝇一样奔走回应——而这全是那些从中获利的公司所策划的。


      欢迎来到社交媒体的世界。

      接受一份好友背书后,作为回报,LinkedIn利用你对社交互动的感激,反过来让你对4个好友进行背书。


      如何让科技公司将社交打扰降至最低?我们可以设立一个独立的组织(一个行业联盟或科技领域的食品药物管理局)来代表公众意识。当科技公司滥用偏见时,对其进行监控。

      绑架方式6:无底的碗,无限的信息,自动播放

      Youtube在倒计时之后自动播放下一个视频


      绑架人们思考的另一个方式是让他们持续消费,即使在他们并不饥饿的时候。


      怎么做?很容易。将有界、有限的用户体验永不停息。


      康奈尔大学教授Brian Wansink在他的研究中解释到:人们在喝汤时,你可以用一个自动续汤的碗诱导他一直喝下去。相比于正常的碗,人们可以在使用自动续汤碗时,多摄入73%的卡路里。


      科技公司利用了同样的道理。为了让你持续翻看,动态会被有意识地设计为自动更新,也会有目的地消除所有会让你暂停、重新考虑或者离开的元素。


      这也是为什么诸如Netflix,YouTube或Facebook等社交媒体会在倒计时之后自动播放下一段视频,而不是等着你做出有意识的选择(以防你不再看下去)。这些网站很大一部分的流量都来自于自动播放功能。

      Facebook在倒计时之后自动播放下一段视频


      科技公司,经常标榜自己“我们只是让用户更容易地看到他们想看的视频”,然而他们却是服务于商业利益。也不能怪罪他们,因为增加“用户所花费的时间”是他们用以竞争的筹码。


      相反,想象一下如果科技公司有意识地限制你的用户体验并为你提供符合 “有效利用时间”标准的内容,不仅仅限制你花费的时间,同时提高所花时间的质量,这会有多好呢?


      绑架方式7:随时打扰vs.有尊重地推送


      科技公司深知,能够即刻打断人们的信息,比那些滞后传达的信息(如电子邮件或者其他延期收件箱)更能说服人们即刻回复信息。


      考虑到这些,Facebook Messenger(或WhatsApp、微信和SnapChat)更愿意将他们的消息系统设计成“新消息随时提醒“(弹出提示窗口),而不是帮助用户保持专注。


      换句话说,打断用户有利于商业利益。


      提高人们对新消息提示的紧迫感和社交互动也是那些公司的兴趣所在。比如说,当信息被收件人看到时,Facebook会自动告知发信人,而不是让你掩饰是否已读。(“既然你知道我看过了,我更觉得不得不回复了。”)


      相反,苹果尊重用户,让他们自己选择是否开启“已读回执”功能。


      问题在于,以商业利益之名,最大化对用户的打扰,制造了全球范围内普遍的垃圾信息的悲剧,也造成了每天上亿次不必要的打扰。这正是一个我们需要通过制定“通用设计标准”来解决的一个巨大问题。



      绑架方式8:将用户的需求和商业的需求绑在一起


      应用程序操纵你的另一种方式是将你访问软件的原因(完成某种任务)与他们的商业原因变得无法分离(一旦使用,便最大化用户对软件的消费)。


      举个例子,线下杂货店吸引人们前去消费的头两名产品分别是药品和牛奶。但是杂货店为了使人们的消费达到最大化,会把药品和牛奶放在商店靠里的位置。


      换句话说,他们让消费者需要的东西(牛奶、药品)与商业利益无可分割。如果商店真的为了方便人们而布置,他们应该将最受欢迎的商品放在前列。


      科技公司以同样的方式设计他们的网站。例如,当你想去Facebook看看今晚都发生了什么时(这是你登录Facebook的原因),Facebook在你看完动态消息前(Facebook的原因)是不会让你接触到自己想看的信息,而且那是有意而为之的。Facebook想将你使用Facebook的每一个原因,转化成他们的原因——最大化你在Facebook上消费的时间。


      然而,设想一下,如果…


      • Twitter为你提供单独发布推文的入口,而不是必须看他们的动态消息。


      • Facebook给你提供一个专有的渠道查看今晚的Facebook事件,而不是强制用户先看完动态消息。


      • Facebook给你一个独立账户,用于创建的第三方应用程序和网站,而无需被迫安装整个Facebook程序、动态消息和消息提醒。


      在时间得到有效利用的世界中,总有一种更直接的方式帮助你将商业目的与自己的需求独立开来。


      设想一下,如果有一份数字版的“权利法案”制定出一种设计标准,使用户众多的产品能够更有效地帮助用户实现他们的目标,这会有多美好?



      绑架方式9:不便捷的选择


      我们一直被告知,商业的最终目标是实现“自由选择”。


      “如果你不喜欢,你随时可以换一个不同的产品。”

      “如果你不喜欢,你随时可以取消订阅。”

      “如果你沉迷于我们的应用程序,你随时可以卸载。”


      商业总是将利于它们的用户选择设计得更为便捷,相反,把不利于它们的选择变得更为困难。


      举个例子,纽约时报让你“自由选择”是否取消订阅。然而却不会在你按取消键后直接取消,在选择“取消订阅”后他们会发来邮件,告诉你如何在一定的时间内拨打电话来取消账户。

      纽约时报声称取消订阅是你的自由选择


      相较于使用选项的实用性,我们应该依据制定选择时的阻力来观察世界。想象一下,如果这个世界的选项都以满足难度(类似于摩擦因数)来标记,并且我们可以设立一个独立机构(一个联盟或非营利组织)来衡量这种难度并设定通用难度标准。



      绑架方式10:预测无力,得寸进尺

      Facebook做出了点击便可“看照片”的承诺。但在得知点击后的代价,我们还会点击吗?


      最近,应用程序在利用人们无法预测点击结果的弱点。


      当点击按钮出现时,人们无法通过直觉来预测这次点击的实际代价。销售员们从一个毫无恶意的微小请求(如:点一下看哪条推文被转发了)开始,之后得寸进尺(你为什么不多呆一会儿?),这就是他们“先进门”的技巧。几乎所有社交网站都使用这种技巧。


      想象一下,如果这些选择的按钮、浏览器和智能手机,能够真正为用户着想,并且帮助人们预测点击结果(基于点击收益和代价的真实数据)?


      把选择的实际代价呈现给用户,这才是对他们真正的尊重。在一个善用时间的网络中,选择会被预计的代价和收益约束,因此人们可以在默认情况下做出有意识的选择,同时不用付出额外的精力。

      TripAdvisor利用“先进门”技巧,征求用户评价(“你给打几星”),然而却在按钮背后隐藏了3页的调查问卷



      To Sum Up:我们如何面对


      你是否在为科技绑架了你接触世界的媒介而沮丧?我也一样。我列举了一些手段,但事实上这样的手段有不下千种。想象一下,还有更多把这些技巧教给科技创造者的书籍、讨论研习会和训练;想象一下,如果成百上千工程师每天的工作就是发明让你沉迷的方法,是多么可怕。


      终极自由是思想的自由,我们需要科技帮助我们自由地生活、感受、思考以及行动。


      首先,我们需要智能手机、通知和浏览器成为能够展现完美价值而不是冲动的思想和人际关系的外骨骼。并且,人们的时间是宝贵的,我们应该像保护隐私和其他数字版权一样保护它。


      本文翻译自《How Technology Hijacks People’s Minds — from a Magician and Google’s Design Ethicist》。原文作者是谷歌的产品哲学家Tristan Harris。


      原文链接:https://medium.com/swlh/how-technology-hijacks-peoples-minds-from-a-magician-and-google-s-design-ethicist-56d62ef5edf3#.1wp6cguxb




      推荐阅读

      点击下方图片即可阅读



      周末漫谈
       |  里约奥运会上的十项“黑科技”,你都注意到了吗?



      上一篇:滴滴大兼并背后的资本霸权:烧钱规模堪比战争
      下一篇:将无人机变成「拖拉机」,极飞开始占领农民伯伯们的天空

      相关文章:

      • 2017-12-14

      • 2017-12-14

      • 2017-12-14

      • 2017-12-14

      • 2017-12-14

      Copyright © 2016 66科技网 dhu66.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文章来自网友的提交收录,版权归作者所有
      如有权益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