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摆脱美工?这有帮你成为优秀设计师的10个好习惯!

66科技网

2016-06-23

这样的政策给予了地方政府很大的自主权利,因此滴滴这样的大平台公司也不见得能在全国各地顺利取得运营牌照,而这恰恰给了地方一些网约车公司很大的机会。类似于深圳万顺叫车公司的一些地方势力开始崭露头角,这些规模并不大的地方公司拥有当地政策支持和获得牌照等优势,并在各地市场进行了实际运营。他们不仅可以在大品牌的挤压下获得存活机遇,在一段时间内深耕区域市场,他们还会形成网约车地方割据势力,这是当前网约车市场不容忽视的一大发展新趋势。

网约车新政对网约车市场最大的影响之一就是明确提出实行分类管理,由传统出租车、网约车以及各种类型的专车形成了多层次的市场格局,这场网约车行业的供给侧改革也为造就新的市场格局提供了契机,专注中高端人群专车服务的易到最近就接连收获利好,有望掀起新的市场风浪。

11月8日,易到发出公告:提现周期调整为每周提现。易到车主自2017年11月10日起,可在每周最后一个工作日通过易到车主端提交线上提现申请。易到公告还提到,将于近期对公司战略作出调整。未来易到将立足新起点,深耕国内、国际出行市场。一方面通过差异化运营,进一步渗透国内市场;另一方面,易到将融合韬蕴资本在境外旅游、文体方面的投资资源,进入海外出行市场,打造场景化出行平台。此外,易到还开启了“星火战略”,预计年内在80余个核心业务城市开设超过100家“易到之家”,全面纵深汽车后市场。

此外,易到还获得由威海市交管部门颁发的《网络预约出租汽车经营许可证》,实现了在威海地区的合规化运营。至此,易到已在全国获得了20个地市的网约车牌照,分布华北、西南、东北、华东各大区,其他地市的牌照申请工作也已全面推开。

韬蕴资本控股易到后,迅速的资金投入让公司运作短时间内就稳定下来,业务也很快重回轨道。从近期易到这一连串动作可以看出,困扰易到多时的车主提现问题已经得到解决,而易到此次调整国内外市场运营战略,发力汽车后市场,则是在现金流企稳的基础上以差异化服务发力市场,而已经获得全国20个地市网约车牌照则是其深度运营区域市场的最佳武器。

易到目前拥有600万车主和4000万用户,在中高端专车市场建立了良好口碑。可以说,易到最近这一系列的市场动作指向深耕专车市场,明确向外界释放了易到“重新归来”的积极信号。以专车切入细分市场,形成差异化精准服务,易到既能打造品牌影响力,也能形成用户忠诚度,从而有望成为市场格局中重要的一极。

在网约车新政实施一年多之后,尽管滴滴一直领跑市场,但网约车市场从来都不是铁板一块,今年以来,网约车市场增加了很多变量因素,比如主动进击的美团、摩拜等巨头企业,比如地方割据势力的崛起,比如最近强势归来的易到。正是基于网约车新政中提出的满足网约车市场多层次、多元化、个性化需求的理念,最近一年网约车市场格局也在悄然发生一些变化,这当然是市场和用户最希望看到的局面,因为只有存在一个充分竞争的市场,消费者和用户才能享受到更好的出行服务和体验,整个网约车行业才会充满活力和希望。

南方网讯(全媒体记者/谭冰梅)“利用大数据、图算法设立风险标签,然后生成一个复杂关系网络,从一级并联到四级关联,通过各类关联关系,识别出网络上的欺诈团伙。”这是智慧金融联合实验室的一名工作人员正在高交会现场为观众演示反欺诈系统模型及模型训练预测结果,他一边演示一边介绍,该系统模型主要采用人工智能和机器学习技术,实现对欺诈行为的精准防控和智能拦截。

这是记者在第十九届高交会中科院专馆里看到的一幕。作为国内领先的消费金融公司,招联消费金融有限公司携手中科院亮相高交会中科院专馆,并向在场观众展示了双方共同打造的智慧金融联合实验室及其在消费金融领域的创新成果。

在本届高交会上,由招联金融携手中科院深圳先进技术研究院共同成立的智慧金融联合实验室引人瞩目。

随着消费金融行业蓝海转红海,一方面客群进一步下沉,加剧行业激烈竞争;另一方面,客群征信覆盖不足,传统风控又难以奏效,客户被伪冒、盗用及不正当黑产“薅羊毛”问题较为突出,整个行业面临欺诈等风险威胁。对于消费金融公司而言,包括反欺诈在内的、更及时有效的风控手段和策略尤为需要。

据悉,招联金融携手中科院打造的智慧金融联合实验室,主要目的之一便在此。该实验室主要围绕人工智能、大数据、区块链等领域进行深入挖掘,结合各自领域及行业优势,推进消费金融行业健康创新发展。

来自招联金融的工作人员介绍,作为产学结合的先进实践案例,智慧金融联合实验室目前重点应用在消费金融中的交易反欺诈领域,主要是采用人工智能和机器学习技术,实现对欺诈行为的精准防控和智能拦截,不断升级反欺诈评分模型在智能化、自学习、快速迭代方面的技术转化能力。

消费金融公司不断通过Fintech 技术积极自主打造金融科技核心竞争力也是本届高交会的亮点。此次展会上,招联金融展示了多个领域的自主创新,如何利用Fintech打造金融科技核心竞争力。

当前小额分散、渠道场景多样复杂,消费金融公司必须依赖科技创新提高效率,才能满足大规模需求;通过实时、高效、精准识别和拦截风险,才能保障利益和正常交易;依靠科技应用才能不断应对更新的欺诈、伪冒、盗用手段等。

招联金融在此次展会上介绍了其自主研发的“风云”风控系统如何进行攻击风险预警、蛛网自动识别、实时风险预警等。

为了更好的实现风控管理,招联金融联合中国联通,为联通的存量用户打造沃信用分,成为国内首个运营商信用评分体系。从3亿联通用户中筛选出近亿白名单客户,通过沃信用分价值评分,将其运用到现金分期、手机分期、话费充值等联通后付费业务中,将客户信用与优惠直接挂钩,信用好的客户可以享受到更多的优惠。

目前,招联金融构建了包括“好期贷”、“信用付”、“零零花”在内的三大产品体系,将产品嵌入到购物、旅游、装修、教育培训、医疗美容等消费场景,满足普罗大众的小额需求。截至2017年8月,招联金融累计批核用户超过1300万,累计放款超过1600亿元,户均贷款约6000元。

2月3日,《纽约时报》发表了一篇名为《China Gains on the U.S in the Artificial Intelligence Arms Race》的文章,翻译成中文是“中国在人工智能的军备竞赛上正在赶超美国”。

美国白宫披露的数据,中国在最近五年内的人工智能的学术论文呈现出绝对赶超之势,而在2014年第一次超越了美国,进入到领先位置。

在人工智能领域,中国正在奋力追赶美国。就在刚刚,冲锋的号角正式吹响。

15日,科技部召开会议,宣布首批四家国家人工智能开放创新平台。其中阿里巴巴将负责城市大脑相关技术的研发和攻坚,这也是所有项目中最复杂、最庞大的。

首先恭喜马云,这代表了国家对阿里巴巴人工智能技术的认可,ET城市大脑正式成为国家项目。

马云曾说,在人工智能技术方面,弯道超车不如换道超车,为未来制定标准,走出中国自己独特的道路,而不是去填补其他国家发展的空白。

而现在正是中国弯道超车的好机会。中国正在经历前所未有的城市化进程,其中遇到的城市病是世界级的。世界难题,催生世界技术。

阿里云ET城市大脑目前是全球最大规模的人工智能公共系统。在杭州,ET城市大脑已经接管了128个信号灯路口,试点区通行时间减少15.3%, 120救护车到达现场的时间可以缩短一半。

这次人工智能国家队的选出,代表了国家向世界之巅冲锋的决心。对于马云来说,也是一份沉甸甸的压力。

为此,马云在宣布拿出1000亿投入研发,成立达摩院。他密会全球顶尖科学家,周游列国,不断游说华人科学家回国效力。

阿里巴巴技术委员会主席王坚说,今天中国碰到的问题,世界上已经没有现成答案了,必须要靠自己创新。未来,中国将为世界贡献更多真正的原创,全世界都要纠结如何准确的把中文翻译成英文。

这个科技狂人王坚的故事想必大多人都已经知道。正是九年前他坚信云计算是未来,才有了现在阿里云雄霸亚洲第一,同亚马逊、微软分庭抗礼。

关于城市大脑,他的观点依旧振聋发聩,未来数据将会成为比土地更为宝贵的资源:

“如果有了足够的数据,有了机器智能,总有一天每一个城市会觉得修地铁不是解决交通问题的方法,大家会选择在城市里面修一个大脑,而把地铁这件事情放到一边去。有一位观众在笑,这不会是天方夜谭的事情,是我们有生之年能够看到的事情。”

2016年,在自动驾驶还没有生长为全球汽车业第一热词的时候,谷俊丽已经在硅谷参与特斯拉Autopilot 2.0的核心技术研发。也是在这一年,相距一万多公里以外的中国北京,小鹏汽车用首款Beta版车型,带着自己的互联网汽车从概念走向了现实。

上个月,雷锋网·新智驾报道了前特斯拉Autopilot核心研发成员加盟小鹏汽车的消息,故事的主角正是谷俊丽。谷俊丽于2016年2月加入特斯拉,并成为Autopilot 2.0机器学习模块研发的带头人,到2017年,谷俊丽告诉雷锋网·新智驾,团队已经完成了Autopilot 2.0产品的“0到1”。

2017年也是小鹏汽车飞速落子的一年,从肇庆工厂揭幕,到落定A轮融资,从何小鹏高调“归来”,到紧锣密鼓的中美人才招募,小鹏汽车在赛道上的野心已经显现。

谷俊丽的加盟也多少佐证了这一点。但在新智驾与谷俊丽长达一个余小时的对话中能看出,“野心”绝不是谷加入小鹏,以及对小鹏未来征战中国智能车愿景的唯一解释。

「选择离开」10月23日,官方对外确认原特斯拉Autopilot机器学习骨干、著名机器学习专家谷俊丽出任小鹏汽车自动驾驶研发副总裁,加入后,谷俊丽将全面负责自动驾驶研发团队搭建,并带队技术研发和应用等环节,直接向何小鹏汇报。

“打造中国的智能车”,这是在被问及加入小鹏汽车的缘由时,谷俊丽斩钉截铁给出的初衷。

谷俊丽:坦白讲,我个人在两个方向上都有思考和挣扎。一个方向是,我意识到AI核心算法上很多是没有被突破的,比如Level 4和Level 5做不出来。另一个方向是,在自动驾驶的落地以及中国本土化问题上,随着中国新能源车的崛起,能看到它非常迫切的需求和空白。

后续小鹏找我的时候,我跟他的理念是非常能契合的。对我来讲,做中国化的智能车,是我迟早都要去做的事情;对他来讲,他要把车做成新的高科技产物。所以我就决定用这个机会从头开始,去做这样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