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iiijjwq'><tfoot id='iiijjwq'></tfoot></pre>
  • <center id='iiijjwq'></center>
      <p id='iiijjwq'><tt id='iiijjwq'></tt></p>

    1. <tt id='iiijjwq'><b id='iiijjwq'><td id='iiijjwq'></td></b></tt>

      2017上半年最新电商死亡名单出炉!创业不易!且行且珍惜!

      发布日期:2017年11月18日 16:00   来源:66科技网

      网易1元夺宝
      死亡时间:2017年2月28日
      背景:网易1元夺宝是网易出品的夺宝平台,就是指只需1元就有机会获得一件奖品,是基于网易邮箱平台孵化的新项目,花费一元即可参与夺宝的应用软件,操作简单,投资底薪低廉,并有机会获得高回报的奖品。
      死亡原因:
      多年来,一元夺宝业务由于其变相彩票的运作模式,一直处于法律真空地带,也招致了众多负面舆论。有人却质疑,在一个自定游戏规则,且缺乏有效监督的网络平台,推行一元夺宝类活动,无法约束举办方,很难保证公平公正,也很难说平台不会利用不透明的游戏规则坑人。网易一元夺宝也曾被曝出平台暗箱操作、私自更改投票时间等黑幕。在政策与舆论的双重压力之下,网易最终选择了抛弃一元夺宝业务。
      思考:
      目前一元夺宝类电商平台仍面临监管尴尬,国家并未有明确的监管措施,一元夺宝似乎成了“法外之地”,不受任何约束。究竟是聚众赌博还是众筹,没有任何明晰,而一元夺宝”营销模式目前已泛滥成灾,长期下去有可能成为社会发展的不稳定因素。网易关停是正确选择。
      借卖网
      死亡时间:2017年3月16日
      背景:借卖网在2010年10月上线是一家从事外贸货源分销的平台,一站式为外贸卖家提供外贸货源采购,仓储库存管理,产品刊登,订单处理,配货包装到全球配送等服务。
      2011年11月1日,借卖网宣布完成A轮融资,金额2000万人民币,投资方为深圳市创新投资集团有限公司/深创投、福田投资。此后再未有融资消息传出。
      死亡原因:
      借卖网官方称因服务器遭受到恶意的网络攻击,导致网站瘫痪,无法使用。事实上借卖网已经负债2530.09万元,负债率高达390%。
      思考:
      跨境分销目的在于帮助跨境卖家在长尾跨境时代降低库存成本风险的商业模式,但随着介入者越来越多,行业由蓝转红,对跨境分销平台的要求越来越高,根据目前分销平台的现状来看,发展前景并不算太理想。
      彼岸
      死亡时间:2017年5月
      背景:“彼岸”成立于2013年,是一家提供寿衣、骨灰盒等殡葬用品销售和提供葬礼、筛选墓地等殡仪服务的殡葬电商,采用“线上引流,线下体验”相结合的模式。并在同年获得天使投资人徐小平的天使投资。彼岸”曾号称想让“所有人都死得起”。
      死亡原因:
      营销成本高、消费者接受程度不够、不受资本市场欢迎。另外,彼岸并不是真正的互联网思维经营,只是借了互联网的概念,本质上仍然是传统殡葬行业的模式。
      思考:
      殡葬行业是一个特殊的行业,不能跳出这个行业的特殊性,单纯去谈互联网,传统殡葬业强调公益性,互联网殡葬,最大的变革是降低渠道成本。但目前这个行业的基本规范尚未建立,且受中国传统思维影响,线下比重仍然很高。
      酷卖
      死亡时间:2017年6月22日
      背景:2017年2月,京东酷卖平台上线,主营非全新产品,早先采用邀请码注册制度。定位是为企业合作的内购平台,仅向合作企业推荐的客户开放使用,属于合作企业客户内购福利平台性质。所售产品都是非全新产品,且不适用于7天无理由退货。
      死亡原因:
      京东酷卖在官网公布消息称,酷卖的关闭由于业务模式的转型。
      思考:
      二手商品电商近年来成为热点,其逻辑里蕴含着部分“共享经济”的原理。但目前二手商品尚无相关标准保证其质量,相关平台若不能保证商品质量,则存在重大隐患。因此,二手成为一个行业,仍需时间。
      许鲜
      危机时间:2017年6月
      背景:许鲜成立于2014年,是一家鲜食预售平台,用户通过提前预定,即可于次日到店提取新鲜水果、当日生产的鲜食或等待配送上门。2014年9月获得数百万元天使轮融资,2015年获得数千万元A轮融资,此后再无公开的融资记录。从2016年开始,许鲜将自建的门店大面积关停。
      危机原因:
      6月29日,北京商报记者发现,从6月28日开始就无法正常使用的许鲜系统依旧瘫痪,许鲜官方依旧没有公开发声回应。
      许鲜CEO徐晗以开会为由拒绝做出回应,许鲜官方的客服一直处于无人接听的状态。
      有不愿具名的许鲜方面人士对媒体记者介绍,“现在得到高层回复的信息是,会有专人处理后期(会员)维护的事情,”而对于造成许鲜当下这种状况的原因,“对内告知的原因是融资失败,没有合作成功。”
      有业内人士透露,许鲜的供应链出现了问题,难以支撑许鲜当前的业务。
      思考:
      生鲜电商长期以来以烧钱著称,在价格战,营销宣传上不遗余力,但很少有生鲜电商真正解决了生鲜的问题。正如易果生鲜联合创始人金光磊在接受《联商网》采访时说,生鲜电商最重要的是生鲜是背后的供应链体系,不是价格战和所谓的模式。
      优库速购
      优库速购是一家购物网站,宣称购物全额返现,吸引了大量消费者。2月13日,优库速购公众号开始上线运作,3月13日开始出问题,3月15日正式关闭,存活仅一个月。
      倒闭原因:
      3月13日,优库速购平台就已关闭,显示服务器升级维护中。被数千名消费者举报,涉嫌传销,微信公众号被封。
      反思:
      “购物返利”本是电子商务创新,给消费者带来实惠并刺激其继续到购物网站消费。可是部分返利网站挂羊头卖狗肉,做得是传销,欺骗消费者。除了优库速购,类似的购物传销还有“万家购物”“百分百返利网”“博邦商城”等,这些所谓的“消费返利”本身并没有任何的外界赢利点,即使有,也难以有如此之高的回报。
      绿盒子
      绿盒子成立于2010年8月,曾经,绿盒子是淘宝网上连续3年销量第一的童装品牌,发展速度惊人。2015年,绿盒子开始在全国各地大量布局实体店,少数主营,多数加盟,门店总数已经上百家。2016年底,绿盒子CEO吴芳芳申明确实遇到困境。今年1月,绿盒子官网无法访问,在天猫、京东、当当等平台开设的店铺均已搜索不到。
      倒闭原因:
      长期在各网络电商平台低价促销及盲目扩张(开办线下实体店等原因),企业供应链断裂。
      反思:
      传统品牌大举布局电商,淘品牌红利不再;童装同质化现象严重,融资失败以及实体店布局导致资金压力剧增。
      安个家
      安个家成立于2014年,是二手房O2O交易平台,成立之初发力线上平台,侧重用户端App和安家顾问端App,采取无门店的轻资产运营模式。2016年最后几日,其创始人梁伟平承认公司倒闭。
      倒闭原因:
      由于资金问题将停止运营。
      反思:
      虽然房产O2O平台当年以“颠覆”之名出现,却未能实现“颠覆”。房地产交易的这块蛋糕仍然由“传统中介”把持,房产O2O公司所占的市场份额非常少,这种情况下,很难再获得资本市场青睐。
      订房宝
      背景:订房宝是北京长为科技发展有限公司旗下一款专注于夜间酒店预订的手机A+pp,主打高星级酒店(以四五星级酒店为主)每晚六点后未订出的空余客房,以极低的价格卖给用户,主要面向临时性、非全天的酒店住宿者。曾在2016年9月,获得东方富海、浙商创投的1000万元A+轮投资。
      订房宝邀请苍井空入职担任首席用户体验官
      “死亡”原因:
      市场太过低频。1月27日,订房宝宣布倒闭,停止服务。订房宝CEO孙建荣对媒体表示:这个市场确实存在,但是太过低频,导致用户成本一直始终无法下降,对于后期公司运营造成了巨大困难。“一个低频的产品始终无法找到高频产品来做补充的话,对企业来说负担太重,最终决定彻底放弃订房宝。”
      爱生活融e购
      背景:“爱生活融E购”手机APP和微信公众号由蚂蚁金服(深圳)信息技术有限公司(不是阿里旗下的蚂蚁金服)研发运行。采取的经营模式是会员在“爱生活融E购”APP上注册并绑定银行卡,付98元入门费成普通会员,再购买3000元油卡成为VIP会员,即可发展下线,且发展下线的人员数量没有上限。
      “死亡”原因:
      传销。1月10日,“爱生活融e购”因涉嫌传销,700余名骨干及会员在年会现场被警方“一锅端”。“爱生活融e购”App内的所有功能均已无法使用。
      帛澜家纺天猫店
      背景:帛澜家纺隶属于南通帛品纺织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为帛品纺织)。帛品纺织成立于2012年03月,由叶加所独立出资,在职员工200余人,在全国有五百多家销售网点。2012年,聘请演员王紫瑄(现已改名王智,编者注)为形象代言人。同年4月,帛澜家纺天猫旗舰店上线。
      “死亡”原因:
      产品质量不过关。1月,帛澜家纺天猫旗舰店老板疑似跑路,拖欠大量供货商货款和员工工资,欠债高达1600万元。现在,工厂已经停工,帛澜家纺天猫店也已经被关闭。这家天猫商店的产品质量不过关,曾因涉嫌虚假宣传被处罚。店铺销量下滑,加之线上运营成本不断上升,终被淘汰。
      『电商喇叭社』
      聚焦电商江湖 纵论天下大势

      上一篇:直播在洗牌,但也在酝酿新的契机
      下一篇:读懂用户运营体系:用户分层和分群

      相关文章:

      • 2017-11-18

      • 2017-11-18

      • 2017-11-18

      • 2017-11-18

      • 2017-11-18

      Copyright © 2016 66科技网 dhu66.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文章来自网友的提交收录,版权归作者所有
      如有权益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处理